第三十七章 小孩子
作者:香烟盒子 更新:2018-06-19

“呵呵,你好,林小项小朋友。”

林语显然对这个眼睛又大又亮,说话声音还很萌的小女孩很有好感,笑呵呵的回了她一句,说着便又转过脸看了一眼小陈泽,很是促狭的眨了眨眼睛道:“小泽,你们班这个林小项小朋友可是个很漂亮的小女生哦。”

小陈泽年纪尚幼,又哪里听得懂小妈妈话来的调戏促狭之意,他点了点头:“嗯,林小项是我们班里最漂亮的女同学呢。”刚说完,却又很认真的补充道,“不过我还是觉得我的几个妈妈们才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呢,别人谁都比不上,林小项也比不上的。”

“呵呵,你这个小家伙,专会拣些说些好听的话逗你小妈开心呢!”

小陈泽天真无邪的话语逗得林语开心不已,纤手轻掩着朱唇,咯咯的娇声大笑起来,她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一时间竟又再次惹来了不少家长和小朋友们的目光。

家长们自然不必多说,看到林语这样的一个大美人言笑晏晏的娇媚模样,都不禁暗自感叹起来,世间竟有如此佳人,只是不知却是谁家的娇妻美眷了……

而小朋友们则天美,尤其是这附近大多都是小陈泽班里的同学,大家看到他有这样一个漂亮妈妈时,小小的心里难免都会生出一丝淡淡的妒忌之意,只希望自己也能像陈泽一样,也有这样一个漂亮温柔的妈妈呢。

就连站在一旁略有些拘束的林小项这时也是睁大了漂亮的大眼睛。扯了一下小陈泽的衣袖,轻声说道:“陈班长,你妈妈可长得真好看呢。还有,你妈妈好年轻哦。”

对于旁人对自己家人的赞美,小陈泽心里自然是很受用的,他满脸骄傲之色,很认真的点头回应道:“嗯,那当然了。”

林语开心的笑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重新又轻轻牵起小陈泽的手道:“呵呵。好了,小泽。咱们也别在这里站着了,赶紧去那边找个位置坐下,不然待会儿姐姐来了找不到咱们,少不了又得训你几句呢。”

“啊?”小陈泽闻言顿时脸色就有些垮了下来。“妈妈她不是没时间吗?”

“呵呵,谁说姐姐没时间了,是你老爸工作太忙才来不了的呢。”林语笑着给他解释了一句。

“哦,这样啊。”

小陈泽情绪不是很高的应了一句,他心里其实最希望看到的是老爸老妈一块来开家长会的,真要是就只有老妈一个人来,那他准没什么好果子吃,在家里的时候,老妈可不像小妈这么好说话。什么都得讲规矩,而且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心里头门清得很。知道老妈也就是待在老爸身边的时候才会显得温婉大方秀外慧中,真要是只有他们母子两个,老妈扮演的绝对是严母的角色,他只要稍一不留神做错点事指定就会被老妈训斥,有时候,他小小的心思里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老妈拿来当老爸的出气筒了。

天地良心,若是他这番没有良心的小心思被他老妈知晓了。恐怕等待着他的就不是几句训斥,而是陈家的家法伺候了。

不一会儿,林语便领着两个小孩子来到了一年一班的座位区,这时候这地方人已经很多了,林语便只能在后面找了几张空位置坐了下来,而她这么一坐下,倒是很快又有不少家长也纷纷在附近坐了下来,而且基本上都是些男性家长居多,至于这些男家长们打得什么算盘,那就不得而知了。

林语看到会场里渐渐有安静下来的趋势,似乎这次校方组织的全校家长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而这时候还没看到陈若男过来,她心里顿时就有些着急起来,毕竟她也是一个多钟头前接到陈若男的电话才赶过来给小陈泽开家长会的,而且在电话里陈若男也说了她也会赶过来,可现在都快开始了还没见到陈若男的影子,该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想到这里,林语心里越着急起来,正要从包里取出情况时,正巧她包里的手机倒是先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正是陈若男给她打过来的,她没多想,赶紧接通了。

“姐,你现在到哪儿了?你不会碰到什么意外情况了吧?”接通后,她就急急的问道。

“呵呵,小语,我没什么事儿,你别担心,对了,你到了小泽学校了没有?”

林语闻言才松了口气,倒不是她过于敏感紧张,实在是因为去年闵柔出了那档子事之后,她才会变得敏感起来的,毕竟她现在也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单纯小女孩了,对于陈扬现阶段的身份地位以及国内政坛的一些见不得光的斗争,她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她心里很清楚,没错,陈扬现在是身居高位,但同样可以这样理解,陈扬待在这样的一个高位上现在所面对的对手或者说敌人显然更加的强大以及危险。记得家里的几个女眷凑在一块聊天的时候,项谨姐姐就曾经说过,陈扬现在这样一天到晚的忙着工作忙着跟人算计,累死累活的还真不如抛开一切,一家人逍逍遥遥的去她早买下的那个太平洋里的岛上生活来得舒坦呢,反正家里的财富足够全家人生活几万年了。虽然知道项姐说的是玩笑话,可她心里却真的很认同项姐的这句话。

“小语,怎么了?”没听到林语的回应,陈若男便又问了一声。

“哦,我没什么。”林语这才回过心神,忙回道,“姐,我倒是早就到小泽学校了,也看到小泽了,只是学校这边家长会没几分钟就要开始了,你大概还得要多久才能过来呀?”

“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跟你说一声。我学校那边突然有点急事要回去处理,恐怕一时半会还来不了,你先在那里听听小泽他们学校有什么安排吧。”

“哦。那行,姐,我知道了。”林语虽然有些意外陈若男怎么也临时有事来不了了,不过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正以自己的身份,给小泽开开家长会什么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对了,小语。若是开完会我还没能抽空过来的话,你记着一定得找小泽他们班主任问问小泽在班上的学习情况。你也知道的,这小学的课程对咱家小泽其实没多大意义,我就怕他仗着自己都学会了在学校就不认真上课了。”陈若男有些不放心的又多嘱咐了一句。

“嗯,我会的。姐。”

“呵呵,那好,也没其他事了。”陈若男说完刚要挂电话,紧接着却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还有,小语,真要是咱家这臭小子在学校里闯了什么祸,等你回来可得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不许帮这臭小子打掩护哦。”

林语俏脸微微一热,显然陈若男也是知道她是全家最溺爱小陈泽的人,这让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赶紧答应下来:“姐,我知道了,我不会瞒你什么的。”

“呵呵,那行,先这样吧。”

电话那头传来了陈若男轻快的笑声,跟着电话就挂断掉了。

“呵呵。小泽,这下你可开心了。你妈妈单位也临时有急事,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来不了了呢。”林语有些无奈的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对一旁瞪大眼睛关注自己打电话的小陈泽笑道。

小陈泽闻听此言,差点没当场欢呼出声来,好在这时校方的领导们已经在主席台都就坐好了,整个大会现场已然彻底安静了下来,他才勉强忍住自内心的雀跃,然后故意做出一副有些遗憾失望的表情道:“哦,我妈也来不了了呀,怎么他们都这样啊,还是小妈你对我最好呢。”

“呵呵,你这小家伙,假模假样的,还真当我不知道呢,真要是你妈妈一个人来了,我看你小子才真会头疼呢。”林语笑呵呵的揉了揉小陈泽的脑袋,揭穿他道。

“嘻嘻,小妈,你知道就行,可不许告诉我妈妈听哦。”小陈泽也不继续装出一副苦样儿了,亲昵的拉着林语的胳膊笑道。

两人说说笑笑的时候,倒也没有避讳旁边坐着的小丫头林小项,以至于这丫头在边上听得一阵云里雾里的,她都快被绕晕头了,陈班长的妈妈到底有几个呀?他还有妈妈没有过来开家长会吗?

这时,主席台上的校长已经开始表起长篇大论来了,林语便没再跟小陈泽说话,倒是很认真的听起校长的言来,毕竟她是带着任务过来的,可不希望漏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的话,回去就算大姐不怪她,她也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趁这个工夫,林小项才拉着小陈泽说起了悄悄话来,她很小声的悄悄问道:“陈班长,你是不是有好几个妈妈呀?”

“嗯,是啊,怎么了?”

小陈泽点头回道。其实家里人,尤其是奶奶曾经很认真的告诫过小陈泽,让他在有外面人在的时候不许说任何家里的事情,不过他理解的不够到位,还以为是对外面世界的大人们要小心说话呢。而且对于自己有几个漂亮妈妈的事实他可是一向来觉得骄傲得很,平时没法跟别人说起就够郁闷的了,这时候在这位同学兼好朋友跟前,他可是早把奶奶的嘱咐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林小项不过是个小丫头,哪里懂得大人的世界有多么复杂,这时听到陈班长证实了她的猜测,心里有的只是满满的羡慕,倒也不会联想到其他地方去,再联想到自己的父母,她小小的心里便又开始纠结起来,也难怪,她虽然出身家庭也算不错,但其实她是她母亲改嫁之后才跟着她母亲一块到养父家生活的,养父家里有个比她大四岁的哥哥,平时对她不是,老是嫌她这样那样,是以她小小年纪就有了自卑的习惯,平时动不动就容易悄悄的掉眼泪。刚才在教室里的时候她其实跟陈泽撒了谎。她的母亲不是没有时间,而是去给她养父的儿子开家长会去了,并且就坐在离这儿没多远的五年级二班的地方。

看到林小项垂着小脑袋不再说话了。小陈泽就有些奇怪起来,正要询问她时,他们班的班主任秦老师走了过来,招呼他道:“陈泽,快点出来跟老师去准备一下,待会儿就该你到台上言了。”

陈泽只好先把要问的话搁下,朝外面的秦老师应了一声:“好的。秦老师。”然后便赶紧从座位上起身,对林语道:“小妈。我得跟我们班主任去准备一下待会儿的言了。”

“呵呵,去吧,记住在台上不要太紧张,好好表现。待会儿小妈就拿dv帮你录下来,回去让你爸爸好好看看咱家小泽的风采哟。”

林语笑着给小陈泽加油打气道,她来之前就听陈若男提到过小陈泽会在大会上代表低年级新生言了,这时倒也不会觉得意外。

很快,小陈泽就跟着班主任秦老师离开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不到的样子,小陈泽就出现在了主席台上早就准备好的演讲席上,小小年纪的他在面对台底下几百号学生及家长时,倒是一点也不怯场,很是从容大方的把早就精心准备好的言用他那稚嫩的童声大声的说了出来。这一点上看,他倒真不愧是陈扬的血脉,洋洋洒洒好几百字的文稿念下来。一点也不带结巴的,随意洒脱得很,至于内容倒不怎么新鲜,毕竟有老师给把关的,无非都是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内容,乏善可陈。

而台底下的林语身为小陈泽的家长。这个时候却显得格外的兴奋激动,站起来举着只迷你小dv机。从小陈泽出现在主席台上的第一秒钟开始,便一刻不停的开始录制起来,瞧她现在这副模样,倒是像极了以前她那些粉丝们,真要是被在场的其他家长们认出来她就是前几年红遍亚太的歌坛天后林语的话,恐怕真的是要跌碎一地眼镜。

好在小陈泽的表现时间不多,还没等到林语露馅被人给认出来小陈泽就已经下台了,林语这才心满意足的把dv机重新放回了小挎包里,一脸笑意的自顾自的嘀咕起来:“呵呵,咱家小泽还是很不错的嘛,小小年纪就这么淡定大方,一点都不怯场紧张,嗯,回家可得赶紧把这个视频多拷贝几份,让仙儿姐、谨姐她们也好好瞧瞧咱家小泽的风采才行。”

“陈,陈妈妈,我,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能不能问您一下。”

就在林语兴高采烈的自言自语时,边上的林小项忽然怯生生的很小声的问了她一句。

林语先是一奇,跟着便很是和蔼可亲的伸手摸了摸小女孩光滑柔嫩的小脸蛋,笑眯眯道:“呵呵,小朋友,你想问阿姨什么问题呢?”

“嗯……”小女孩有些害羞的垂下了脑袋来,很小声的问道:“陈妈妈,您,您是不是林语阿姨呀?”

林语闻言不由得就是一惊,其实她也不指望靠着一副蛤蟆墨镜就能不被人认出来,虽说她退出歌坛已经有些年头了,可毕竟她还是有很多死忠粉丝在苦苦追寻她的踪迹的,别的不说,光是各大小论坛上关于她的话题热度这些年下来也依旧不减,并且每年娱乐圈里都会像抽风一样,时不时就会突然冒出几条关于她准备复出歌坛的假新闻,而往往这些假新闻一旦爆出来,立刻就会成为各大娱乐媒体的头条新闻,由此可见,她在圈内的影响力并没有随着她的淡出而彻底消失掉。

但问题是,眼下认出她来的却是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这就让她不得不大吃一惊了。

“林语阿姨,我真的认识您的,还有,我听过好多您当年唱过的歌曲呢,您的好多歌我都会唱呢,我妈妈就是您的歌迷,还有,我也是您的一个小歌迷哦。”

小女孩忽然间不知道哪里来了勇气,抬起头看向林语,很认真的说道。

林语闻言这才恍然明白过来,敢情这小丫头的母亲也是自己的粉丝呐,这样一来,她能认出自己倒也不奇怪了,毕竟小孩子的记忆力总是特别强的嘛。

正好这时小陈泽也快要走回到他们的座位这边了。林语便微笑着压低声音对小女孩说道:“林小项小朋友,改天阿姨让你们陈班长送你一张阿姨的签名唱片做礼物,不过。你今天认出阿姨的事情可是咱俩之间的小秘密,不许告诉别人知道哦,好么?”

林小项没想到会收获这样一份大礼,一时间小脸蛋激动得红扑扑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能是一个劲儿的使劲点头,“嗯。嗯……”

林语这时候不过是一次善意的小小的无心之举,却没想到她送给林小项小朋友的这张签名唱片却成为了这个自卑的小姑娘未来生活的精神动力和精神支柱。从此以后,小姑娘渐渐的自信开朗了起来,并且在长大之后考上了燕京音乐学院,毕业之后更没用几年时间就成为了红遍全球的华人女天后。成为了她们那个新时代最当红的女明星。

而更让林语万万没想到的时,很多年之后,当她再次看到这个小姑娘的时候,这个小姑娘却是一脸幸福的依偎在了陈泽的身畔,她当然不会是陈泽的妻子,事实上,陈泽的婚事以及他未来的老婆谁属,早就已经被他那个利欲熏心的老爸给当筹码给交易出去了,以至于多年之后当林语看到林小项这个小姑娘跟了陈泽之后。虽然免不了数落了花心的陈家大少几句,但心里却还是禁不住生出了许多感慨来。

至于是不是因为她托小陈泽转送的那张签名唱片起到了媒人的作用,她就不得而知了。当然了,那已经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是关于下一辈年轻人的故事了,这里就不多说了。

而等小陈泽回到林语身边时,心思很敏锐的他立刻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就一脸奇怪的问向林语道:“小妈。您跟我同学刚才都悄悄说了我什么呢?”

“呵呵,还能说什么。”林语亲昵的搂着小陈泽道。然后悄悄向林小项眨了眨眼睛,“还不是在夸咱们家小泽刚才在台上的表现咯,嗯,落落大方的,一点也不怯场,很有大将之风嘛,是不是啊,林小项小朋友?”

林小项此刻还沉浸在被巨大幸福击中的激动心情中,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嗯,嗯,是的,是的。”

小陈泽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摸了摸后脑勺,不满意道:“小妈,您瞎说什么呐,我哪有您说的那么镇定,我刚才可是紧张坏了呢。”

“呵呵,你这小子,也知道不好意思呀!”林语笑着习惯性的又掐了掐小陈泽的脸蛋。

全校统一组织的家长会开的时间也不长,也就不到四十分钟就宣告结束了,接下来就回到各自班里头,由各班班主任再组织小会了。

这个环节跟其他学校的也没多大分别,无非就是由班主任介绍一下班级里的情况,表扬一些平时在学校里头表现比较好的同学,另外再批评一下表现不行的差生,要求学生家长在课后多多配合校方搞好教育之类的内容。

在这个环节里,班主任倒是大出风头,一帮有头有脸的学生家长们都得老老实实的听她一个人摆布,让她多少收获了不少虚荣感,而她点名表扬到的优秀学生的家长自然是脸上光彩照人,至于每每被她点名批评的差生家长,则无不都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纷纷把恨铁不成钢的恼怒目光瞪向了窗口外面,就好像自己家里的宝贝儿子或者闺女此刻就待在那里似的。

林语本来还多少有些担心小陈泽会不会在学校里闯祸而被在家长会上点名批评,可一通会开下来,班主任秦老师却是对小陈泽不吝溢美之词,直把小陈泽这个班长夸得简直就是天上有地上无的人物了,这让除了感觉到林语大为讶异之外,心里头却溢满了自豪兴奋的情绪。

可不是吗,她向来对小陈泽就视若己出,而小陈泽也特别粘他,眼下听到班主任老师对小陈泽的夸奖,她当然也绝对脸上有光,欣慰无比。再说了,这下子她倒是不用担心回去之后怎么跟陈若男说小陈泽在校的学习情况了,就照实说就行,也省得自己因为心疼小陈泽被大姐训斥而不得不在大姐跟前撒些小谎话了。

接下来的家长会里。班主任秦老师又按照校方安排对学生家长们提出了几点要求,林语都认真记下来了,并且很贴心的多帮没有家长参会的林小项也记录了一份。算是兑现了之前小陈泽给人家的承诺了。

大概也就一堂课左右时间,这个家长会就圆满结束了。而林语做为小陈泽的家长,在会后还受到了秦老师的格外关照,被多留下来聊了几句,当然了,从秦老师口中,林语听到的可全都是些好话。又多拖了五六分钟的样子,林语才算是真正完成了今天的任务。不过直到会议全部结束了,陈扬和陈若男这两个正主儿都没有出现,这让林语这个自己家里人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出了小陈泽他们班的教室,林语就一边朝教学楼外走去。一边赶紧给陈若男去了个电话,电话里陈若男说她刚忙完,正准备赶过来呢,林语就赶紧告诉她家长会已经开完了,让她别过来了,待会儿自己就跟小陈泽一块回家,然后又简单的在电话里跟陈若男说了一下家长会的情况,她自然是把秦老师的溢美之词实话实说了一遍,陈若男虽有些将信将疑。但听到自己宝贝儿子在学校表现很不错,她倒也是很欣慰的,当然了。等回家之后,她肯定还是要好好再仔细盘问一遍的。

就这么一路打着电话,不一会儿,林语便下了教学楼,来到楼下时,却没看到在这里等她的小陈泽。顿时就有些奇怪起来。

这小泽,跑哪儿去了?我不是让他就待在这棵大树底下等我出来的吗?

林语暗暗嘀咕了起来。在教学楼前的一颗百年大榕树树坛旁四处张望了一下,却始终没有在来来往往的学生及家长的人群中找到小陈泽。

小陈泽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林语却是知道小泽打小就很听话的,不怎么调皮捣蛋不说,更加从来不会让大人着急,一般来说,平时也就是在自己这个小妈跟前才会偶尔显露那么几分孩子特有的心性。

今儿个这小泽是怎么了?难不成他在学校里就疯惯了吗?在外头等得太久了先自己跑去其他地方玩儿去了?

林语虽然有些着急,但毕竟是在学校里,而且又是这样的一所红色子弟学校,安全方面的问题根本用不着担心,因此,她这时倒也不会太过于担心小陈泽,只是等不到人,她便只能是自己先在校园里四处找了起来。

其实小陈泽确实如林语了解的那样,他这时候并没有跑到其他地方玩儿去了,就在林语下楼前的几分钟,他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树坛边上等着林语的,只是后来出了点岔子,他看到林小项哭哭啼啼的跟在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后面朝校门口走了出去,心下奇怪的同时,担心林小项被人欺负,便也赶紧跟了出去,若不是林语被他们班主任秦老师又多留了几分钟,他也不至于连一声招呼也不跟长辈打就离开了。

而小陈泽的猜测果然不假,他一路跟着那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出到校门口外面之后,就看到林小项哭哭啼啼的扯着一个男孩子的衣角,哽咽着不停说道:“你快还我,那是我爸爸留给我的东西,我求求你了,你,你快还给我好不好……”

“臭丫头!你烦不烦啊!给我撒手啊!”

那个被扯住的高个男生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胳膊,想要推开扯住他衣角不肯松手的林小项,林小项一下就被推得有些站立不稳,但依旧是两只手死死的拽住了高个男生的衣角,一副打死也不松开的架势,哭啼声不止的同时,口中来来去去念叨着的也还是刚才那几句“快还我东西”的话。

这男生没想到小丫头还挺倔的,他这一下子没推开小丫头,反倒是因为用力不均的缘故,被小丫头再往回用力一扯,顿时就听扑通一声,两个人一块摔到了硬邦邦的地板上。

林小项毕竟还是个小丫头,顿时疼得不行,坐在地板上哇哇大哭了起来,而边上被她扯住衣角的那那男生也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

这场面多少显得有些滑稽,顿时就让站在旁边观望的另外几个同样是高年级的男孩们嘻嘻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还在边上指手画脚起来。

这几个男孩估计都是一个班里的同班同学,他们这一通取笑,立刻就让一屁股摔坐在地上的那男生气得够呛。他一把推开了边上犹自紧拽着他衣角的林小项,然后飞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先生恼火不已的冲几个班里的同学嚷了一声:“你们笑什么笑!”

然后紧接着就见他重新转回头来,恶狠狠的冲犹自坐在地板上哭泣的林小项吼了起来:“臭丫头,你哭个什么劲儿,什么你那个死鬼老爸留给你的东西,我告诉你。你这臭丫头在我家里白吃白喝的,没有我老爸。你跟你那老妈早去大街上要饭去了!”边大声骂着,他一边从兜里摸出只碧绿色的翡翠镯子,高高举过头顶,“哼。你不是要我还你这破玩意儿吗?好,我现在就还给你!”

“求求你,不要啊!”

林小项一惊,再顾不上啼哭,忍着疼痛从地板上爬起来,疯了一般的冲向了举起镯子作势要摔的那男生。

但很可惜,她阻止得还是晚了些,又或者说她其实根本就阻止不了对方的任何动作。

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这只也不知价值几何的翡翠镯子就重重的掉在地上。一瞬间就彻底碎成了十多块碎片,散落得一地都是。

这一下变故来得太快,林小项这小丫头一下子就彻底愣住了。她甚至都忘记了伤心流泪,一脸茫然的蹲了下来,然后变飞快的开始从地上拾着那些散落的手镯碎片,一块一块的,有大有小,她都小心翼翼如珍似宝的放在她小小的手掌心里。而直到此时,泪珠儿才仿佛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扑簌簌的夺眶而出,滴落了下来,也掉入了她的手掌心里。

那做了恶事的男生看到这一幕,不仅没有流露出丝毫同情,反倒是满脸鄙夷之色,撇了撇嘴哼道:“哼,一只破镯子罢了,能值几个钱啊?瞧你这臭丫头一副哭哭啼啼的讨嫌样,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拖油瓶!要不是我老爸太罗嗦又管得太宽,我汪少还用得着抢你这个臭丫头的东西啊!”

“哎,我说小东,瞧你妹妹这样子,我看咱还是算了吧,别再跟她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了。”

这时,边上总算是有个男生说了几句人话了。

但这自称汪少的高年级男生却依旧是不依不饶,口中咋呼着说道:“切,你给我少来,我可没这么cheap的妹妹!这臭丫头不过是我家里新招来的拖油瓶而已,什么妹妹啊,哼,等她以后长大了就是哥们我的一个暖床丫鬟罢了!”

汪少果然是来自高年级,居然还会几句英文,损人的话说起来也是朗朗上口,显然是从小就被长辈们惯坏了的纨绔子弟了。

当然了,在四中附小这块地面上,像汪少这样的纨绔子弟并不鲜见,并且这也是有传统的,只不过随着社会展,现在的纨绔公子哥们越来越有向低龄化展的趋势,最起码在陈扬还念书的那个年代,他的小学生涯还是比较单纯的,班里的高官子弟们顶多也就是调皮捣蛋一些,还不至于会展成汪少这样一个连小女孩都不肯放过的彻头彻尾的小垃圾。

很明显,汪少可不是光说不练的主儿,他看着还蹲在地上捡着手镯碎片的林小项,顿时没来由又是一通火气涌上心头,恶狠狠道:“我让你别再捡这些个玻璃渣了,听到没有!”

林小项却仿佛没听到一样,失了魂一般,依旧是一边默默掉着眼泪,一边小心翼翼的拾着散落在地上的碎片。

只是这样一来,汪少更觉没面子了,恼火无比的他也懒得再去想其他事情,朝前走近了些,然后抬起脚,一脚就朝着林小项的手踢了过去。

哗啦一下,林小项好不容易才拾起来的镯子碎片再次散落了一地。

林小项认命般的没有吭声,再次重新开始拾起地面上的碎片。

可是她再拾,汪少就再踢。

这样来回数次之后,终于,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几人身边响了起来。

“你们玩够了没有?”

……(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