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小楼
作者:烛见 更新:2018-04-22

  云水笙是云家的太上长老,但是她练功法却并非出自云家。年轻的时候,云水笙算的上是中洲大陆的风云人物,她和八荒派的秋水仙子和魔教的黎媚仙子并称为中州的三大美人,各有千秋。

  其中秋水仙子温婉大方,与人相交,让人如沐春风,仿若无暇暖玉,被人称之为“玉美人”,黎媚仙子魅惑千变,气息不定,犹若九尾灵狐,被人称之为“狐美人”。而美貌不下于二者的她则冷傲孤艳,一身冰肌玉骨,如冰雪般高洁,被称为“冰美人”,虽然清冷的气息拒人千里之外,却依旧引得无数豪杰倾心不已,一任群芳妒。

  那时,她年轻气傲,不满意家族定下的婚约,负气出走,哪知却在云游之时,路遇高人,由于根骨奇佳,被传授了闻名天下的轮回天女功,从此,童颜永驻,升仙有望。外面传说,轮回天女功是云家的功法,那真的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习得了功法之后,这位水笙仙子仿佛转性了一般,不再外出云游,回到家族,与家族尽释前嫌,家中也不再提婚约二字。云水笙从此不问世事,潜心修行,果然,不出百年,已是化神期的高手,成为当之无愧的太上长老,只不过她这个长老一向当的有名无实,不过问家中世务。

  如今百年又过百年,当年之事已成尘埃,唯有云水笙一身功力越发精湛,修行到了什么地步,无人知晓,面对着她,总像隔着一层薄纱,却始终穿不透,看不清。这大约就是轮回天女功的奥妙所在。

  云水笙性子古怪,云家这些小辈中很少有人能讨得她的喜爱,但是依旧有很多人在她的面前各显神通,只求得她青眼,一切皆因轮回天女功太过诱人。不过,能入了她眼的世间唯有两人。

  一个是乐峰的母亲云姬,另一个则是神医这个外姓人。

  云姬自不用说,家主的女儿,从小就送到云水笙座下伴同修行,云水笙有一点轻微的颜控,事事喜爱追求完美。云姬长相恰恰就是那种完美无瑕,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的舒服面容。再加上性子外柔内刚,里子外子都有一种云水笙当年的冲劲,十几年朝夕相处,护犊之情自然而生。是以她只见了乐峰一面,就将玉佩赠与。云姬出事的时候,她正好不在家中,此事是她心中一大遗憾,否则,有她相护,云姬当年定是另一种处境。

  至于素素,神药谷和云家虽然早有往来,但是关系并非表面那般融洽,尤其是素素父母双双离世之后,云家对神药谷的态度一落千丈。但不知为何,云水笙对神药谷颇多照拂,对素素更是喜爱有加,有着她的一力坚持,云家才没有在神药谷最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

  虽然并不知晓原因,但是对于云水笙所表达出的明显善意洛素素还是能感觉的到的,所以才会为了她的一句嘱托,把乐峰带到云家。

  夜色如水,青墙斑驳,却是已到了水笙闭关的院落之前。

  只见洛素素熟练的将手附在一块不起眼的砖墙之上,一推一转,就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金色阵纹,中间没有纹理的位置正好是一个玉佩的大小,素素巧手一迎,玉佩自然而然的落入阵法中央。玉佩一印即回,神医又取了乐峰的玉佩做完了同样的动作。

  一层与青墙一样颜色的柔光泛起,几不可查,神医伸手拽过乐峰,直径撞墙而入。

  竟然是上古穿墙术和战阵的结合,乐峰此时才开始正视云水笙遇到高人的传言,这种结合的阵法有点类似上古惯常使用的看门仙术,虽然只算的上一种伪仙术,但是光凭这一种高明的手法,就知道所传不虚。

  进入以后,是一个很安谧的小院,院子不大,但是灵气十分稠密,深吸一口,身体却是说不出的通泰,就连元婴巅峰的瓶颈也有了一丝要松动的迹象,这让乐峰大吃一惊。当他的目光落向一旁的院子里,方才浮现一丝了然。

  刚才这一切都归功与小院中那一亩二分的灵药田,里面的草药估计都是化神期所需,它们逸散的药性每日浸染着这一方的灵气,让这里的灵气也有着改造身体,提升修为的作用。对云水笙而言,这点灵气自然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实力并不算高的乐峰而言,却是难得的大补之物。若能在此地闭关个一年半载,就算是直接迈入分神也不无可能。

  不过此时,显然不是闭关修行的时机。乐峰稍一愣神,便压制住了心中的诱惑。

  回头看去,只见洛素素微微蹙眉。水笙前辈应该一早就收到了自己的飞鸽传书,为何此番前来,却依旧一副闭门谢客的模样,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原来平日里,这个小院中会笼上一层轻雾,若是有客相迎,水笙前辈门前的雾气就会散去,如今门口禁制未变,这轻雾却迟迟不散,却是何解?

  “水笙前辈,神药谷素素前来看您来了。”

  洛素素张口喊了几声,空有余音,寂静的古怪。

  没有办法,二人等了半响,已是月行中天,照理说,刚进来那会前辈就应该有所觉察了才对,怎么到了如今依旧没有反应。洛素素心中焦急水笙前辈的嘱托,想到明天以后。。。唉,虽然麻烦,但是今天已迟,只能回去了。

  思量间,正待转身回去,却听得正房方向依稀轻响,一道黑影从雾中闪过,素素是知晓如何破解雾阵的,也顾不得规矩了,拉了乐峰,直接顺着黑影追了出去。

  水笙居只是一个不大的小院,两人追进雾中,却什么人也没有发现,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了。既然进来了,索性就上前查看一番。

  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乐峰盘膝坐下,素素护法左右,不一会儿,稀稀疏疏的识蚁开始向四周查探而去。

  这么晚了,估计前辈不会在炼丹房,炼器房之类的,最为可疑的就是正中的二层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