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收徒记(二)
作者:可爱的小喜 更新:2018-04-22

    司徒长乐带着赞赏和为难看着眼前的少年,十五岁的年龄已经有了令人不敢随意违抗的气魄。和他相比,只长一岁的罗杰虽也有少年老成的稳重,但气势上明显弱了不少。

  东方师侄说这是世交之子,从京城慕名而来想拜在他的门下。可从这少见的霸气以及与东方师侄几分相似的长像来看,司徒长乐猜测这位方公子决非一般的世家子弟。

  “方公子骨骼清俊,想必早年也曾得遇良师,若再能得高手指点,将来的修为不可限量。”

  司徒长乐就是个真正的高手,这番话决非刻意讨好,所以听惯了阿谀奉承的东方思棋心中也升起了一丝得意,只是脸上神色并没有变化。

  司徒长乐暗叹这皇家人果然都是深藏不露,若是他那个徒儿,一定会厚着脸皮再自夸两句。但即便如此,这个徒弟他也是不能收的。

  “可是,东方师侄你也知道……”

  听到这里,东方思棋的眉头一皱,心想这清辉道长八成要说他只能收一个徒弟。这一点,七皇叔已经和他说过,但他不信。玄天宗从未有过只收一徒的前例,再说习武之人谁不想多几个优秀的传人,也可以帮自己添些名声。自己虽不敢说资质最佳,但有着无人能比的家世,谁会拒绝他呢?

  “……师叔我发过誓,此生只收多多一个徒儿,所以……”当年金多多为了此事当真一天一夜颗粒未进,那丫头倔起来比罗杰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师叔,师妹虽然资质出色,但终究是个女儿家,只怕不能将小师叔的一身绝学发扬光大。”东方静永也有些为难,他也是个讲信誉的人,但太子一再坚持只会拜在司徒长乐的门下,何况他也觉得小师叔只收一徒实在是可惜了。

  “可是……”

  东方思棋没有让司徒长乐把话说完,说道:“道长不必担心,不语入门后,必将敬奉师长,对于师姐也定当用心爱护。”东方思棋心想司徒长乐可能是担心那个叫多多的弟子会受欺负,虽然叫一个比自己小的女子为师姐确实为难,但这是武林中的规矩,他既要入门就必须遵守。

  司徒长乐笑笑说:“方公子果然是个心胸宽广之人,可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贫道既然发过誓,就实不能违背。”开什么玩笑,要是那小丫头再来次绝食抗议可如何是好。

  东方思棋听到这里有些恼怒了,心想:“我堂堂当朝太子,甘心隐姓埋名还屈居人下,你司徒长乐居然还不肯收我。既然如此就休怪我心狠手辣,到时你唯一的徒弟也没了,看你还能不收我。”

  “美人师父!美人师父!”金多多欢叫着跑了**,却一眼就看见了板着脸的东方静永,忙止住步子,乖乖地说了声:“五师兄也在啊。”

  看见宝贝徒儿,司徒长乐脸上不自觉地绽开了笑容,问道:“回来了,今天又买了些什么?”

  见美人师父问起,金多多又开始大呼小叫:“买了好多好东西!都在悦悦宝贝那儿呢。悦悦!悦悦宝贝!”

  司徒长乐看见跟在**进屋的君子悦时又笑了,这个徒孙也真是可怜,每次和师父下山既要出钱又要出力,不过**力倒是见长,如今提着大包小包也不会气喘嘘嘘了。

  “多多,五师兄给你的书看了没有?”东方静永冷冷地问道。每次看见这个小师妹他都会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不知小师叔怎么受得住。

  “什么书?哦,五师兄说的是那本《女诫》啊。看了,看了,我还让悦悦宝贝帮我抄了一遍呢。”

  东方静永的嘴角抽了抽,希望将来三师兄不会找他麻烦。

  从金多多一进屋,东方思棋就在打量着这个可能成为他师姐的小丫头。和十八皇妹差不大的年纪,姿色长得也还可以,只是他看惯了后宫佳丽,自然不会把这点姿色放在眼里。一想到就是这个小丫头阻挡了自己的拜师之路,心里未免有些恨意。

  金多多也在留意着这个没见过面的少年。看他和大哥差不多的年纪,不过模样要好看得多,可脾气看起来不大好,脸上的神情也有些可怕。挠了挠头,心想:“我何时欺负过他?”

  “美人师父,他是谁啊?”金多多凑到司徒长乐身边悄悄问道。

  “哦,这位是京城来的方不语方公子,是你五师兄的世侄。方公子,这就是小徒金多多。多多,子悦,快给方公子行礼。”

  东方思棋看出司徒长乐对金多多的疼爱,心想如果能过了金多多这一关,也许就能如愿拜在司徒长乐的门下。于是压下了恨意,露出开朗的笑容说道:“公子二字叫起来太过疏远,多多,以后就管我叫师弟好吗?”

  东方思棋原指望金多多小孩子心性,见到比自己大的人还管自己叫师姐会觉得新奇。他哪知这样的情形对金多多已是习以为常。金多多如今最怕的就是美人师父不要她,当下垮下脸说道:“美人师父!你答应过多多只要多多一个的,你现在不要多多了吗?”

  司徒长乐忙说:“师父答应过你的当然不会食言。”又转向东方思棋说:“小徒顽劣,方公子切莫见怪。其实公子想求良师并不是非清辉不可,掌门师兄更是德高望重,有东方师侄的推荐一定不会有误。”司徒长乐一心只想推走东方思棋,也就不去想他和东方静永的关系。

  东方思棋气得鼻子一歪,他本就是看中司徒长乐年轻有为,武**卓越,既是想给自己寻一明师,也是想为以后掌权之时有一得力助手。那个已近半隐的清云道长怎么成?

  金多多却在一旁说道:“师伯是个老头子,一点也不好玩,哪比得上我家美人师父。对不对,悦悦宝贝?”君子悦忙在一旁点头称是。

  “金多多!”东方静永怒喝一声。虽然师父并不介意小师妹的嬉闹,可他却不能纵容她目无尊上。

  金多多吐了吐**,东方思棋却听出她话里有话,便顺着说:“是啊,我也觉得还是你家美人师父好。若是能跟多多在一起就更好了。”

  金多多眼珠子一转,问道:“叫你声师弟有什么好处啊?”

  此话一出,司徒长乐和东方静永都是一惊,知道这丫头又有了鬼主意。司徒长乐心想:“这方公子分明就是东方家的人,多多啊,你可千万别胡来啊。”

  “当然有数不尽的好处。我们方家在京城里是个大家族,也有不少权势。将来你去京城,又或是到其他地方,有我方家的照应必定是好吃好喝,享乐不尽。”东方思棋看见君子悦手上的大包小包,猜想这金多多还是脱不开好吃好玩的脾性,便用此**她。

  东方静永乐见其成,便不说话。司徒长乐却是有些紧张,他并不介意收下方不语这个徒弟,可金多多如果是为了那些好处而点头……

  “呵呵,这样啊,听起来挺不错的。你们方家比悦悦家的揽月山庄还要有钱有势吗?”

  “那是当然!不信你可以问你五师兄。”不要说揽月山庄,就是玄天宗也比不过。

  金多多看了眼五师兄,然后笑着说:“既然如此,我们就来比试一下。”

  “比试什么?”东方思棋跟不上她的脑子。

  “当然是比武了!十招之内,如果你能赢了我,我就让美人师父答应收你为徒。”

  东方思棋闻言大喜,他虽然没有正式拜过师,但一直以来都是高手**。金多多天资再高,也比自己年少,怎么可能在十招之内打败他呢?

  “不过,要是你输了的话……”

  “要是我输了,就决口不再提拜师之事。”这点魄力东方思棋自认还是有的。

  “哪能这么简单?若是你输了,你就要拜我为师,管我叫声师父!”

  司徒长乐和东方静永都是倒吸一口冷气,直觉东方思棋要倒霉了。君子悦却觉得挺好,这位方公子比自己高大,将来由他背东西正好。

  东方思棋却是继续大笑,心想:“这丫头真是有趣,既让我如了愿,又不让她师父没了面子,还算有些小聪明。”

  十招之后。

  东方思棋盯着已经是空无一物的右手,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小丫头!

  “啊!我赢了!我赢了!你得管我叫师父了!”

  他怎么可能真的认一个小丫头做师父!想到这,东方思棋羞愧之意与怒意一起涌上,甚至有了杀人灭口之意。侍卫已经捡回被挑飞的宝剑,却踌躇着不敢上前。

  聪明如司徒长乐也不知该怎么打圆场,只能干笑几声说道:“方公子别在意,不过是小孩子玩闹,作不得数。”

  一句“小孩子玩闹”,更是深深地刺痛了东方思棋。

  “美人师父,我才不是玩闹呢!”金多多不满师父的误解,听了那么多好处,她可是很认真地想收这个徒弟。

  东方静永也出来说好话,说道:“太……不语啊,胜负乃是常事,不必过虑。走吧,我带你去拜见掌门,让他给你推荐个好师父。”

  “五师兄……”金多多刚想抗议,却被美人师父的怒视压了回去,只得委屈地撇了撇嘴。

  看见小师父受委屈,君子悦不高兴了,说道:“师公和五师叔说的都不对,方公子输了就要拜小师父为师,事先都是说好了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怎能出而反尔?说话不算话,那是、那是……”

  “是赖皮小黄狗。”金多多插嘴道。

  “对!是赖皮小黄狗!”

  司徒长乐和东方静永闻言语塞,说不出话来。几个侍卫正要斥责君子悦出言不逊,却被东方思棋拦住了。

  “这位小兄弟说得没错。君无戏言,之前是我亲口许诺一旦输了就要拜多多姑娘为师,如果连这都做不到,还有何面目去见世人。”一句“赖皮小黄狗”敲醒了东方思棋,自己将来是要君临天下的啊,怎么能变成臣民心中的赖皮狗?

  “不语……”

  “七叔不必担心。父亲常劝诫我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小师父以幼龄得习上乘武**,可见实是在我之上。能以她为师,又怎会有损于我?”

  司徒长乐和东方静永都是暗自点头,心想:“此子能有如此胸襟和见识,将来必能成大器。”

  金多多高兴地问道:“你是答应拜我为师了吗?”

  “是!”东方思棋也不含糊,当下便以师礼相见。

  “太好了!我又多个徒弟了!”

  “又?”东方思棋心里一惊,却见金多多揽过那个叫悦悦宝贝的少年,对着自己说:“来,见见你大师兄。”

  “什么?”东方思棋的惊讶不亚于刚才发现自己技不如人。他一直没留心君子悦对众人的称呼,听到他叫东方静永五师叔,只以为是七皇叔其他师兄的弟子。

  “这不可能!他还没我大,我怎么能叫他师兄!他管我叫师兄还差不多!”他可以忍受打败他的金多多做他的师父,但不能忍受这个唇红齿白的小娘娘腔做他的师兄。此时的东方思棋就是个耍赖的十五岁少年。

  “那怎么行!悦悦在你先入门,当然是你的师兄。师父我不也没你大。”

  “那……那我和他也来比一场,谁赢了谁做师兄。”他就不信他连这小娘娘腔也打不过。

  金多多可不敢答应,她喜欢欺负悦悦宝贝,却不喜欢别人欺负悦悦宝贝。而悦悦宝贝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师弟的。

  金多多把君子悦拉到一边,悄悄地说:“悦悦,师父不是对你没信心。只是你想,如果你做师兄,就还要照顾他;如果他是师兄,就可以让他照顾你,你觉得怎样好些?”

  君子悦心想:“这还用说吗?照顾师父已经很辛苦了,再多个师弟怎么行。再说自己估计也打不过师弟。”便点点头说:“我做师弟好了。”

  金多多又拉着君子悦回到东方思棋面前,说道:“好吧,就让你做师兄。可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师弟哦。当然也别忘了照顾师父。”

  东方思棋斜睨了一眼有些怕他的君子悦,心想:“是要好好‘照顾’,如果让人知道当朝太子的师弟没一点男子气概,可真是太丢人了。”

  东方静永看了看司徒长乐,说:“小师叔,这样也行?”

  司徒长乐苦笑着说:“你有更好的法子吗?”

  东方静永无语。司徒长乐却想:“看来我也要绝食抗议,不准多多再收徒了。”

  得到消息的君不凡自然有意见,可等冲到缥缈峰来见过化名方不语的东方思棋后就没话说了,只是偷偷嘱咐儿子说:“以后要多听师兄的话,少听师父的话。”

  两年后的一日。

  东方思棋带着愧疚拍打着金多多的后背,面色苍白的君子悦递上水馕。

  金多多含水漱过口,扭回头苦着脸说:“你骗我,还说你家有权有势,以为跟你下山会有好处,却想不到竟是这等好处。”一想起刚才的血肉横飞,金多多又是一阵恶心。

  东方思棋有些恼怒,心想:“若非你嫌无趣,一定**甩下侍卫,又怎会让大家身临险境。”可刚才若非她武**高强、挺身相救,只怕自己现在也是一具死尸了。想到这儿,又是一阵愧疚,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贴身侍卫已经寻了上来,东方思棋也不敢再甩下他们,三人坐上护卫森严的马车。

  “我没有骗你。我父亲真的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之人。”

  “还说没骗我,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是当今皇上。”金多多撇了撇嘴,她最恨被人骗,她骗人当然不算。

  “我父亲……我父皇就是当今皇上。”

  “啊?”金多多和君子悦两人都是一愣。

  “我的真名是东方思棋,是当朝太子”

  “原来你说的不是真名。”金多多在乎的不是“太子”二字,而是“真名”二字。君子悦忙拉拉她的衣袖,和太子可不能这么说话。

  “身为太子,我不能不……小心些。”

  “小心什么?难道我们会害你?”金多多不高兴了,她可是一直把两个徒弟当作自家人,现在才知原来东方思棋根本没把她当自家人。

  “师兄你别生气,师父他只是……”君子悦也不知该怎么解释。

  东方思棋笑笑说:“我明白。”十二岁的师父终究还是个孩子。“我不是担心你们,可你刚才也看见了,这个世上想害我的人很多,所以我不能不小心。”

  金多多抬起头问道:“为什么?就因为你是太子吗?”

  “大概是吧。”东方思棋叹了口气。他虽是嫡长子,实则排行第九,前前后后窥伺那个位子的人不知有多少。

  “那你就不要做太子了,跟我还有悦悦宝贝一起闯荡江湖好吗?”

  “那怎么行!那是我应该得到的东西,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做个比父皇还要贤明的君主。”东方思棋攥紧了拳头。就算他肯放弃,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的。

  金多多低头想了想,说道:“那我们去皇宫吧,我去和你父皇说说,要他好好保护你。他不是最有权势的人吗?”

  东方思棋哑然失笑。他的父皇为了那个女人连母后都许久未见了,他还有心要保护他们母子吗?

  “不必了,如果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今后又如何去保护我的臣民呢?”

  金多多不是很明白东方思棋的话,但她不喜欢看到他脸上的神色,下定决心说道:“师父一定会保护你的!还有悦悦宝贝也会的!”

  “嗯!我也会保护师兄的!”君子悦全然忘了自己刚才是如何被吓得失魂落魄。

  东方思棋又是一阵失笑。他也一定会保护好他的师父和师弟的。

  过了一会儿,车厢里突然响起一阵欢呼,“太好了!太子爷是我的徒弟!”

  “你又想干吗?”东方思棋知道这样的欢呼意味着麻烦。

  “徒弟,可不可以叫你父皇给我找个好夫君。”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