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曲终
作者:小裳 更新:2018-04-22

仁爱医院的病床上一个小女孩醒了过来。她看着身上扎着的针头、软管惊慌失措。拔掉身上的所有针头不顾及顺着针眼冉冉流出的鲜血女孩子翻身下床光脚下地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这是什么地方阿玛、额涅你们在哪里?用手摸索着那个带小窗户的像是门一样的物件东珠使劲一拽门开了。外面熙熙攘攘的都是人只是他们穿着的衣服很奇怪。东珠跑出屋子沿着走廊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走着。

正要顺着楼梯下去就看见一群人抬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正上来东珠吓坏了忙沿着楼梯向上走去。越走人越少到了顶楼已看不见什么人。推开顶楼的门东珠到了医院的露台上。上面晾着一些被子和床单。东珠站在宽阔的露台上看着四周的高楼大厦浑身直打哆嗦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哪里?

天空阴沉沉的像要吞噬整个大地一样。大雨倾盆而下。

一道闪电在浓黑的乌云中亮起了夺目的身影。

与此同时游荡在三百多年前的小萱正从一架被疯马颠簸散了架的马车车厢里钻出来。看着打在身上的雨水落在身边的闪电小萱边跑边喊:“不许劈我!我才刚做皇后!”

似乎是没有什么商量闪电也是一直追着小萱小萱开始跑起“s”型。边跑边回眼看着闪电骂道:“早不来晚不来该我享福了你就来。”啪。”随着响雷闪电正打在她的脚后不到一米的地方。玩的!打个商量”小萱加快跑步的度。边跑边回头对闪电喊道:“再让我当两年皇后再来劈我!”

看来是没有什么商量地余地了高高在上的闪电似乎长了眼睛。终于集中了目标。而此时仁爱医院露台上乖巧的东珠没有任何地闪避也被击中。

时空再次扭转小萱与东珠再次在时空扭曲的隧道里被互换。

听说小萱地马车被闪电击中。马匹受惊拉着小萱乱跑出城惊坏了容若他飞身上马一路奔出城门寻找着小萱的马车。

浓厚的乌云渐渐散去。瓢泼的大雨却没有停止。

奔出城外大概十几里就碰上了都在四处寻找马车的护军们。您来了?”侍卫们见来地是一等侍卫纳兰性德忙上前打着招呼。娘娘了吗?”容若急着问。还没有目前只找到拉车的四匹马都疯似的在这四周乱跑估计是被雷电吓到了。”找!”容若说道。说完骑着马在四周奔跑着。疯的马匹在这周围的话那么她也一定在这附近。

纵马狂奔。..昭萱昭萱。你在哪里?远处一抹白色的身影映入容若的眼帘。

容若跑过去看到了昏倒在地的东珠。看着她身上奇怪的衣服。容若皱了皱眉头。可能是被吓坏了跑出车厢时。将外衣刮坏掉落了。她全身衣服上、脸上都是泥水头凌乱、手腕脚腕上似乎在出事时被什么东西刮到、刺到正流淌出斑斑血迹。

抱起东珠容若上了马:“昭萱你坚持住我这就送你回皇宫。”

一阵马蹄声响容若抱着东珠穿行在大雨里。

东珠再醒来地时候眼前有位陌生的男子。他穿着明黄色的衣服上面绣着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米粉、黼、黻十二个图案。这是皇上才能穿着地衣服他是谁?谁?”东珠脱口问出。究竟怎么了?是朕!你仔细看看朕。”玄烨听到东珠莫名其妙的话语吓地心里直哆嗦。

朕他称呼自己是朕我这是在哪里?究竟生了什么事?正在思量身躯已经被眼前地男人抱了起来他的唇落在她地脸上嘴上让她更觉心慌:“都怪朕不好朕该陪在你身边才对。昭萱别吓朕朕知道这阵子忙冷落了你可是千万别吓朕。”耳边听着这男人的呢喃嘴里在还未出声前已被一股温柔的热浪袭入遂即几乎窒息在这个自称是“朕”的男人的漏*点中。

他是皇上!他怎么会在我身边我在这里做什么?东珠被玄烨热吻着脑子里却在拼命的回想究竟生了什么事。她不敢拒绝这个男人因为他说他是皇上对他正索求的她都默默地给予。睁开眼看着雕花的床帐描金的屋顶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似乎不想被她睁开的眼睛看到他的伤心他将唇移至东珠的眼皮上轻啄直到她乖巧的闭上了双眼他才又吻回到她的唇瓣。

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玄烨心里似乎担心着什么他轻解开东珠的衣扣在身下那浑身战栗的女人身上得到了他想要的。

昭萱对不起可是朕控制不了自己。

一夜之后第二天的傍晚玄烨听着御医李德聪的汇报。皇后的病情如何?”玄烨问道。娘娘当前已经意识模糊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怕是大限将至。”李德聪回道。派胡言一派胡言。全都是庸医给朕出去。”玄烨怒喝道。他不相信御医的话怎么会这样。都怪自己要是那天没有让昭萱出去的话就不会出事。他落下泪来昭萱的情况真的有那么差吗?不会的。她会好过来地。

两个月后刚开始还能下床的东珠已经虚弱到天天卧床的地步。即使是玄烨天天地陪着她她地身体状况还是每日俱下。失去记忆的东珠只知道自己现在是大清地皇后。不要在待在我身边了。”东珠虚弱的说连翻的惊吓。让本来身体就不好的她更加虚弱。“现在三藩之事这么紧要你还总围在我身边男人大丈夫志在四方。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吧。不要总挂念在我身上我不想拖你地后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做你的翅膀帮你飞翔让你的梦可以成真。”说到这里东珠咳嗽了两下。昭萱乖别在说话了。”玄烨眼里噙满了泪水。昭萱自知没有多少时日了我死后不要让百官穿孝服、摘耳环、散。现在正是对敌作战的紧要关头穿孝服、摘耳环、散的举动。势必会降低士气。恐对我大清不利所以昭萱走时。望皇上就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让昭萱也走得安心。昭萱在天之灵必保佑皇上旗开得胜成就千秋大业。”抱着东珠的身躯玄烨哭喊道这个女人对他了解的一清二楚她让他心疼。

夜里钟声响起传遍了紫禁城的每个角落。

长安寺后山一位和尚伫立在山尖。他身后一位老和尚喊着:“了野!你要做什么?自从你进了咱们长安寺之后就终日神情恍惚。你究竟有什么心事说给为师知道。”解决不了我地困惑的。”了野说道。

看着山尖上的了野长安寺地老和尚心里焦急万分这个了野来了寺里以后每日拼命的干活甚少说话没有任何地劣迹。非但如此对医术及草药似乎知道地颇多经常帮寺里的僧人医治身上地疾病。所以他对了野非常在意今日看着他神情恍惚的一路走向后山不由担心也跟了出来。来听听。”老和尚说道。的东西已不存在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了野说道。不清静招惹俗世之事才有这想法的。”老和尚说。家是不是一定要六根清净?”了野问道。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世上所有都是幻都是空等你想明白了自然就不会再留恋这世间的俗事纷争。”方丈说道。请教你佛家都讲究慈悲为怀。连只蝼蚁都不愿去伤害怀着这样的慈悲心肠真能做到六根清净吗?”了野说道。

方丈闻言蹙眉不语。

就听了野说道:“我曾经对她说过我愿今生再不吃肉换来世与她白头偕老。我愿今生再不饮酒换来世与她通宵畅饮。我愿今生再不婚娶换来世她的深情相对。如今她已不在这世上我还留恋这红尘有什么意思?我想对她说不能同生的话但求同死来世换个相见。”话音一落了野纵身跃下山尖。方丈追上前去。只看到一个身影在他的眼睛里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纳兰府的书房明珠不知眼泪是怎么流出来的。擦去泪他的耳边又想起那句话:我家门外的萱草正盛所以就给我起名叫种萱。萱草!为什么你来得急走得也急?

南书房的玄烨看着奏折强忍心里的伤痛他脑海里传来的是她的声音:不管在哪里遇到什么事情或是困难决不能胆怯退让放手一搏那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如果爱情是场战役的话那么这场战役究竟谁是赢家。

仁爱医院急救室里正在进行着抢救原本被确定为植物人的病人在昏迷了十天后竟自己醒来跑上了医院的露台被人现时她已经昏倒在露台上。

最弄不明白的就是本该穿着医院病服的女孩现时却穿着一件衣衫褴褛的戏装似乎是刚拍完戏回来。顾不得那么多众人将她推进了急救室进行着急救。当种萱被推出急救室送进病房的时候医生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的父母说明情况。生”看着小萱的妈妈那位抢救小萱的大夫说:“好消息排出了植物人的可能性。现在她的身上所有的神经系统都有反映应该很快就能苏醒过来。”说完扭头离去。

看着病床上的小萱她父母眼中流出了欣喜的眼泪。刘露坐在病床上摸着女儿有些苍白的脸庞哭道:“小萱快醒醒吧你把爸爸、妈妈吓坏了。”

一夜之后清晨再来临之际种萱睁开了她的大眼睛。疼!”

刘露闻言睁开自己还有些睡意的眼睛看着眼前已经在伸着懒腰的女儿。怎么还不去上班?咦这是哪儿怎么一股你单位的味道?”院这就是你老妈我上班的医院!”刘露恢复了日常的口气。医院?老妈!”我?你被闪电打中晕倒在地幸亏一位老人家看见将你送进医院里你整整昏迷了十天给你检查的医生都怀疑你会成为植物人。”刘露说道。闪电打中?变成植物人?有没搞错?”种萱不相信她老妈的话从床上翻起身来身上穿着的还来不及更换的戏服在她起身后化为灰烬。鬼!快给我找件衣服!”病房里传出种萱的嚎叫声。

三百年前那十年的沧桑已被封印在历史的长河里。三百年后这十天的记忆已被留在时空的扭曲中。如果有人曾为我落泪我希望那泪滴能融进我的心里让我记起你的容颜。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