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四不相 更新:2018-04-22

一个月后,中原皇帝赵佶和东夷皇阿布纳在临界之城签订协议,互不侵犯,永世和好,两国全面通商。

以临界之城为中心,划出了大片海域归妖族栖宿,中原与东夷也都在大陆上划出了一块人烟稀少的深山大泽供妖族发展,都开设人、妖交往通商城镇。

此后不久,中原与黑辽国、云蒙国、哈迷国等都重新划分了国界线,并签订友好条约,大开商业之门,中原开始呈现一片繁华景象。

太上教开始大幅削减门下弟子,特别是外系弟子,并且出人意料地将紫金山送给了祖宗教,作为祖宗教的驻地。

三个月后,各国的修真门派代表齐聚紫金山,商讨李飞提出的结盟共治方案,达成了初步共识。

数日后,云雾缥缈的玉屏峰顶,李飞与云如霜并立崖边,望着云海感慨万千,这儿正是李飞在幻境中看到与薛可儿见面的地方,今日真的一起站在这儿了。回想起两人之间所经历的种种磨难,又怎能不感叹?

只是云如霜真的是薛可儿的转世吗?其实李飞有一点疑惑,后来他才知道,晦明积极地帮助他是另有目的的。晦明早已看出他潜力无穷,将来大有作为,所以一直对他特别好,想要借助他使得大乘禅宗重回中原并兴旺起来。

这也不能怪晦明用心良苦,他完全是为了门派着想,并且确实也对李飞付出了许多。但是他为了使李飞与太上教产生更大矛盾,削弱太上教,有可能会故意假称太上教最美最优秀的弟子是薛可儿的转世,反正当时法术是他操控的,李飞也没能与云如霜真正沟通前世,谁能确定这里面没有水分?真的一次没勾通成功,就永远不能再打开前世记忆了?

两人望着云海出神,后面一个独臂道人飘了过来,手里夹着一个尺许见方的精美玉盒,正是太上教的掌教大愚。

“掌教师兄安好!”李飞和云如霜忙回身以晚辈之礼拜见,这儿是太上教,李飞这时不能算是祖宗教的教主,只能算是太上教的女婿。

大愚笑道:“据说你们在找三生石,可有这回事?”

“这……确实在找。”两人都望向了他手中的玉盒。

大愚道:“贫道年轻时无意中得到了一面石镜,上有‘三世轮回’四个古篆,曾有识得的前辈说这就是三生境,可以照见前世今生。但贫道从里面什么都没见到,叫了几个百姓来瞧,一看便晕倒了,也没见到前世今生。这面镜子留到今日,却是什么用处都没有,不如就送给你们了。”

大愚说完就抛了过来,李飞只好接住:“那就多谢掌教师兄了。”

大愚道:“贫道之前并不知道大乘禅宗的大师助你与师妹相见,却被任师伯无意破坏之事,所以也没想到送给师妹这面境子。直到前几日在宴会中听得有人议论,才知道你们在找三生石。”

李飞暗骂,一定是母老虎喝醉了把这事给抖出来了。

大愚哈哈笑着驾剑走了,李飞望向云如霜,这也许正是两人苦苦寻找的,可以让她记起前世的宝物——但是他的心里却有一丝不安。

李飞把玉盒递了过去:“不知有没有效果,你看看吧。”

云如霜显得很紧张,接过却迟迟没有打开,低声道:“你是希望我看还是希望我不看?”

李飞笑道:“你不是说不找回前世记忆就不跟我结婚么?你要是不看,我不是要孤枕难眠?”

云如霜脸上绯红:“我已经不再坚持了。我还不是一切为你高兴么,你要是喜欢我有以前的记忆,我就看,要是无所谓我就不看。”

李飞愣了好一会儿:“其实你现在已经很可爱了,我与可儿间的事你也都知道了,只要你肯跟我结婚,看不看都无所谓。还是你自己决定吧。”

云如霜咬了咬牙,将箱子朝悬崖外丢了出去,转眼就没入云海深处。

“我觉得现在就很好,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没有必要追究,还不如好好珍惜现在和以后的每一天。”

“好霜儿,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我爱死你了!”李飞一把抱住了他,狠狠亲了一口。

“啊……有人看到了呢!”云如霜大羞,转身急逃,李飞立即追了上去。

……

半年后,李飞在阳城举行大婚,与三个未婚妻同时结婚,各派齐聚一堂,各国也都派了代表来,皆大欢喜。至于当晚李飞是轮流与三位娇妻进洞房,还是三个一起入洞房,洞房内发生了什么,外人就不得而知了。以李飞的神通,谁敢去偷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