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在那之后
作者:衣落成火 更新:2018-05-20

阳光温暖的上午,在一片院子里,苏策坐在一把木椅上,手里拽着柔软的织物用骨针缝补着。

如果是几年前,苏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有一天亲手为自己的孩子缝制小衣裳……以“母亲”的身份。

他缝着缝着,目光温柔地落在了几个小孩子身上。

一个小小的嫩嫩的孩子站在一个只能容纳他一个的木头圈里,双手把持着边儿,有点不太稳当地站在那里,却安安静静的。

而在这个小小的孩子所在的木头圈外,三个稍微大一些的小狮子正用脑袋轻轻地拱着木头圈,直到里头的小孩儿用小手拍打木头边的时候,才一跳而起,飞快地在小孩儿的脸上舔一舔,然后转身就跑。

距离学长生蛋,已经过了半年了。

谁也没有想到,从那颗蛇蛋里钻出来的,不是一条小蛇——不是雄性,反而是一个可爱的小雌性。

苏策家的小崽子们对小雌性很好奇,总是喜欢围着他团团转,后来考虑到孩子们,坦图和阿尔森这两个“一家之主”决定把两家人的房子连起来……也就是将中间相隔的树木全部砍伐,建成一些独立的房屋,一直连绵,成为一个独立的院子。在这中间,杨翰和苏策也提出了许多建议,就是参考了地球上四合院的建设方式,把这整块的地方圈起来。

几个人考虑过了,等小崽子们长大以后,都会有一个伴侣,而且以后说不定家里还会有新成员的出现,房子当然是越多越好。

苏策表面上不明显,但是心里真的很高兴。

当他们的屋子相连之后,两家人可以说就合为了一家,当更多的家人出现之后,这个院子里的气氛,也就会更加日闹了。

想着想着,苏策的视线又重新回到了孩子们身上。

他家的三个小崽子,现在已经两岁了,变形的能力已经很熟练,又调皮不过,时常这个时候变成小孩子到处跑,在被追到的时候又突然变成小狮子,一溜烟窜得更远,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却也舍不得怪罪。

而杨翰家的小雌性,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名字了——被阿尔森取名为“乌亚”,在兽人语中,是“珍贵”的意思。

的确,现在的小乌亚,对于苏策他们一大家子而言,真的是最珍贵不过的宝物了。

作为一个小雌性,真的要比当初养小狮子们的时候困难多了。

比如说,在初期的两个月连出门都不行,就是怕一旦受风,就立刻病倒甚至死亡了。而小乌亚所食用的也不是简单的直接挤出来的兽奶,而是要先把奶水煮沸,而后稀释到一定程度,才能缓慢地喂食——并且小乌亚的食量实在是太小了,跟其他脆弱的小雌性们简直一模一样。

为了能够养好小乌亚,杨翰和苏策甚至还特意去拜访了部落里有过养育雌性幼崽经验的几户人家,仔细询问需要注意的事项——这个是没有切实养育经验的卡麦尔都无法提供的帮助。

小乌亚也很争气,虽然在喂养方面确实要比三只小狮子麻烦一些,可是性格却很温顺,一点也不调皮。杨翰喂食,他就乖乖地吃,也不会撒娇耍赖地总是要人抱抱,更不像小狮子们一样一言不合满地打滚,让人看了就心疼和爱怜。

苏策也是很喜欢小乌亚的,除了他的学长将小乌亚爱若珍宝之外,他也会时常变着花样弄点什么健康又美味的东西给小乌亚尝尝,得到了小乌亚很可爱的笑容一个之后,就在他的小脸上亲一亲,彻底享受到了养“女儿”的乐趣。

他一边这样想着,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不管是小雄性还是小雌性,幼崽们的肌肤无疑都是很娇嫩的,其中又以小雌性为最。为了让他们能够更加舒适一些,苏策从部落里最擅长饲养红蚕和手工最好的雌性们手中得到了蚕丝织成的柔软布匹,以及一些用比兽皮柔软却比丝布粗糙一点的麻布……他拿麻布给小狮子们缝出了许多小衣裳,给小乌亚则是用了丝布,一切,都只是希望让他们能够更加舒适一些。

杨翰其实也在这方面做过努力,只可惜,他远远没有苏策的细致和耐心,以至于忙了很久,也只是浪费布匹而已……到后来,苏策只好让他做一些裁剪的工作——这个倒是没有让他太过为难。

苏策很快地做好了一件,是类似于肚兜的小衣裳——给三只小狮子用的,就算他们突然变成了兽型,也不会从他们的身上掉下来——反正是系上去的嘛!

跟着,他就喊了一声:“斯盖!到这里来一下!”

他的话音刚落,“刷”地一下,苏策只觉得眼前黄光一闪,就出现了三只小狮子,并成一排蹲在他的面前,一个个都歪着脑袋,真是要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苏策叹口气,捉住其中两只的颈子,拎起来放到一边,然后说道:“弗莱,兰德,不要胡闹了。”

可爱归可爱,这几个小崽子却还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因为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大人们都不记得是谁最先爬出了苏策的肚子,所以三只小狮子都觉得自己才应该是作为老大的那个,并且常年为此而打架,却总是分不出胜负。

但孩子都这么大了,平常总该有个称呼吧?争来争去,最后还是苏策一挥手,随便给三个小崽子排了顺序,之后就用调好的草汁给小狮子染了毛——就算是变成人形,小狮子们的也都分别有一束、两束或者三束黑色的头发,才分出了不同。

当然,只有一束黑头发的,就是老大斯盖,之后以此类推。

所以,就算是小狮子们外形脾气动作完全一样,苏策还是一眼就分了出来。

于是,被拎开的两个小崽子沮丧地低下了头,而剩下的那个却高高兴兴地曾起了苏策的小腿。

觉得有些好笑了,苏策一把将斯盖抱到膝盖上,给他在肚皮上系上了肚兜。跟着斯盖龇牙一笑,就变成了一个胖嘟嘟的小娃娃,坐在苏策的膝盖上甩他的小脚丫。

苏策摸摸斯盖的头:“喜欢吗?”

“喜欢!”斯盖蹭蹭苏策的手掌,眯着眼说道,“谢谢母亲!”

苏策的嘴角抽了一下。

好几年了,他还是不能习惯“母亲”这个词冠在自己身上……就算他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承认这个,却每当听到的时候,也是有点不自在的。

弗莱和兰德也开始围着苏策转圈圈,那边的小乌亚似乎也被吸引了注意,拍着小手口里“啊啊”地叫唤,斯盖听到了,从苏策身上跳下去,跌跌撞撞地跑到木头圈外,抓住了乌亚的小手,也跟着“啊啊”起来……

苏策先是好笑地看了看那两个小孩儿,而后伸出手,在弗莱和兰德的小狮子头上用力地又揉了两把。

这时候,有人从外面推门进来,开口就在笑:“嘿,阿策,你们在干吗,玩得很开心嘛!”

是刚刚出去摘了些蔬菜回来的杨翰,手里端着个大簸箕,里头是许多鲜嫩的青绿色的菜叶。等他进来以后,苏策才看到,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阿尔森和坦图一人扛着两头野兽走了进来,往旁边走了几步后,就顺手将猎物往院子的角落里一甩。

今天正好轮到阿尔森处理猎物,所以坦图迅速地去洗过手,就窜过来,在苏策的额头上亲了亲,之后紧紧盯着不放。

苏策叹口气,站起身,坦图立刻高兴地坐下,把苏策抱进怀里。弗莱和兰德抬头看了看,一纵身跃上了坦图的肩头,在他颊边舔了舔,而后也变成肥嘟嘟的小孩儿,跳出去找小乌亚和斯盖玩儿去了。

杨翰朝苏策挥挥手,转身进了厨房,阿尔森这时也处理好一头猎物,将弄好了的肉块扛进了厨房里。

这一顿饭,由水平比较进步了的杨翰来做,阿尔森协助,到明天,就该换成苏策和坦图了。

苏策感受到自己肩窝里埋了个毛茸茸金灿灿的大头,心里很是温暖。

日子一天一天都这样过去,他们越来越亲密,家人们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

再过些年头,孩子们就要长大,到时候,他们需要操心的,可能就是其他的事情了。

不过……苏策微微地笑着,他想,他们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