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第五十七章 炸开锅
作者:明月 更新:2018-05-21

第四篇第五十七章炸开锅

而眼见到青城一派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自顾自的在这里忙活起来,场中另外一位顶尖级别的高手———‘崆峒派’宇文诚便略有些不满的走上前来,微作一揖的询问道:“见过姚掌门,但不知阁下如此作为,究竟是何打算,还望告知一二。..”

“哦,原来是宇文兄啊。”姚天门身为一派之长,地位超然,纵然对方的武功未必在自己之下,也不需要多加客套,闻言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轻描淡写的回答道:“也没什么,只是觉得兜兜转转的挺浪费时间,不如直接把谷口炸开,从中间进去来得便捷。”

“什么?”宇文诚闻言眉头微皱,当即转头向着谷口正在忙碌着的一群人看去,果然发现他们正从木箱内取出了一根根用坚竹作成的圆筒埋设堆砌,内里若有若无的散发出了一股颇为刺鼻的硫磺气味,不用问也知道里面所装的肯定都是烈性火药,看分量估计至少有五六十斤。

“姚掌门三思啊。”想到众人先前的种种遭遇,宇文诚一时之间只紧张得冷汗微冒,赶忙焦声道:“此地机关精巧隐秘,期间又埋藏着无数未知的毒物,姚掌门这一炸倘若有什么闪失,又触动到了那些………………”

“宇文兄”姚天门听到这里大手一挥,颇有些不耐烦的沉哼道:“斩妖除魔,本是我辈份所当为,纵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若是连这么一点风险都不敢冒,那和缩头乌龟有什么两样,干脆回家抱孩子去吧,哼”

姚天门当了十几年的掌门人,在派内一向作威作福惯了,面对地位低于自己的人物,说起话来根本一点都不留情面,直指宇文诚胆小如鼠,不敢有所作为。

被人这样指着鼻子侮辱,别说是血性极强的练武之人,纵是一个普通的农夫怕也难免会忍不住怒吼几声,可谁想宇文诚闻言只是咬了咬牙,便一言不发的转身回到了己方的阵营,完全没有一点要和姚天门争吵乃至干架的意思。

究其原因,除了是忌惮姚天门的武功以及其掌门人的身份以外,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在于青城派那极为广阔,远胜过崆峒派不知道多少倍的交际网络。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青城一派虽然武功平平,但是财力却十分雄厚,再加上历代掌门的头脑都十分灵活,很懂得如何善用这笔不小的财富去交朋识友,广结各大门派,因此经过数十年的努力,中原最负盛名的九大门派,几乎全都与青城派有生意上的往来,其门下弟子也多有通婚联姻之举,彼此之间可谓是同气连枝,利害一致,就连韩广堂堂一代宗师,当年剑法尚未大成之时,也不免要前往青城派去当几年的挂名弟子,以求将来行走江湖时可以多些方便,可见青城派交友之广阔,在武林中绝对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了。

也就是说,青城派的武功虽然不高,但是有分量的靠山可绝对不少,纵然如今声势大减,依然还是没有多少人愿意随便招惹他们,否则万一惹来好像武当、少林这种航母级的大派报复,到时候可就悔之晚矣了。

而眼见到连崆峒派的代表都只能灰溜溜的刹羽而归,场中其他派别自然也不会想要强充好汉的来自讨没趣,干脆便对青城派的一番所为来了个不管不问,只是所有人都开始有意识的撤离谷口位置,以免得万一有什么变故会被殃及池鱼。

“哼,真是一群胆小鬼。”眼见众人一个个都选择了避退三舍,姚天门登时只感到不屑已极,尽管对于众人先前的种种遭遇,多少也让他感到有些心虚,不过对于生性眼高于顶的姚天门而言,更多的还是认为这只是各派众人太过无能所致,只要由他上场,便一定会马到功成。

说起来,这份自信倒也不是全无底气的。

青城派近年为了扩建门庭,专门从‘霹雳堂’购入了大量开山用的烈性火药,威力巨大,只需要几斤的分量就可以将一般的岩石炸得粉碎,其破坏力较之一般火药远胜过不止十倍;尤其在得知到姚天门此行的目的之后,本就与赵飞云有着血海深仇的‘霹雳堂’又免费提供给了他好几百斤这样的烈性火药,其威力之强就算是想要炸平一个山坡都是绰绰有余,更不用说只是将一条通道炸开,在姚天门看来这根本就没什么难度可言。

至于那些可能会触动的机关毒物,姚天门也已经做了相应的准备,蜀地之中本就多擅使毒物的门派,尤其唐门更是其中的佼佼者,青城派与唐门同处蜀中,数十年前就已经结为姻亲之好,此行为了以防万一,姚天门特意向唐门中人要来了几瓶辟毒丹药,对于任何毒物都有一定的抵抗能力,自信绝对是万无一失。

再说了,之所以要动用火药这等大规模杀伤性利器,本就是为了避免自己以身犯险;机关暗器再精妙又怎样,毒物异品再可怕又何妨,只要‘轰隆’一声炸个干净,余下的也只会是一条康庄大道,任凭自己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了。

所以,干吧。

为确保这一击万无一失,姚天门也拿出了他一贯的豪爽作风,毫不吝啬的在谷口处摆下了上百斤特制的开山炸药,堆砌得好像一座小山似的,粗略估计至少价值好几万两白银。

没办法,‘霹雳堂’精制的特殊炸药,就是这样价格不菲。

接下来,在小心翼翼的连接好了一条长达二十丈的火药引线之后,已经率领着所有门下弟子撤退到远处得姚天门便立刻下令点燃引线,将埋设的炸药全部引爆。

片刻之后,一道震天动地,直令得整个山谷摇撼不止,以至在场众人全都恍惚以为末日降临的巨大爆炸,便陡然升起了。

尽管对于青城派目中无人的行事作风感到不满,但是先前已经吃够了苦头的众人却全都深深明白,要破解‘万生谷’那几乎可以用‘鬼神难测’来形容的机关毒器,最为有效的方法,很可能就是这种最直接的暴力破坏,除此之外再也无计可施。

因此,眼看着那一蓬蓬炽烈的火光冲天而起,在场的每一个人在紧张之余都禁不住兴奋起来,一个个全都双眼通红的注视着已经被滚滚浓烟遮挡的谷口位置,深信此次一定可以有所建树,让那些可怕的装置全都见鬼去了。

除了一个人以外…………………

隐藏于簇拥在一起的人流之中,冷漠的注视着谷口那狂涌蒸腾的火焰黑烟,‘赵飞云’的心里一时之间竟然充满了怜悯之意,因为他知道身边的这一群人马上就要倒大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