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六路大军
作者:闽南愚客 更新:2018-04-26

赵子龙丝毫不惧怕,大吼一声冲了上去,一枪刺死冲在最前面的一人,然后又是一扫,直接扫翻五六人。

袁谭挺枪杀了上来,战不五个回合,被赵云一枪刺中右腿,直接滚落下马,在地上哀嚎。

这一番动作下来,就连袁谭都落马了,其余的那些人又岂敢再造次?!竟然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赵云心中不屑,暗道:这袁绍的军队果然不过如此!那日便是他自己坐镇在场,那大军也没能杀了自己,眼下这几百人果真是更容易震住了。念及此,他心中十分不屑,但却没有因此而轻敌,只是以枪指着袁谭道:“袁绍何在?”

“要杀便杀,我是不会说的。”袁谭将头扭向一边,冷冷道。

赵云道:“你到是有些义气,杀了你岂不是有损我赵子龙的威名。我饶过你,自逃跑去吧。”说着也不管袁谭,直接向前追去。袁谭带着人刚要逃走,背后赵云的部下又杀到,两军免不了又是一番混战,袁谭最终带着二十余骑兵杀出重围,巡着密林而去。

而赵云一骑当先追了过去,绕过一个山岗,见到一个白衣白袍的年轻将领被一波军队围住,仔细一看,发现正是辛爱奴。

赵云大吼一声,杀将上去,连续刺死数人,又抽出腰间宝剑将他们军旗砍翻。袁绍散军顿时乱了,舍弃赵云和辛爱奴各自逃散。

正此时,张远也带着卫兵杀到,三人合兵一处,向前追杀而去,一路上多次遇到逃散的袁绍小军团,可是都丝毫没有能挡住三个人的进攻,三人纵马直追,一直到了一个峡谷口,见前面一阵混战。

三人对望一眼,立刻杀将上去,这一波军队却正是袁绍的死士部队,而缠住他们的正是张预。

张预见到是哥哥张远和赵云、辛爱奴等人来了,心中狂喜,从袁绍军中杀了过来,和他们三人一起,问道:“哥哥,你们有见到袁绍么?”

张远道:“我们听说袁绍逃亡这边来了,便追了过来,你不是负责截住他的么,没有看到袁绍么?”

张预疑惑说道:“我看到有一支军队杀了过来,立刻就率领众人杀了出来,确实是打的袁绍旗号,可是却不见袁绍本人,你们从后面追来,难道没有见到他么?”

张远等人尽是摇头,辛爱奴更是心中郁闷,直接就看着另外一个方向杀了过去。赵云和张远见辛爱奴走了,交代张预继续留守这里,他们二人则追辛爱奴而去了。辛爱奴是祖昭未过门的爱妾,若是她有什么事情,这可真不是什么好事。

赵云张远两人追着辛爱奴,让她不要孤军深入,等部队到了在追击不迟。可是辛爱奴报仇心切,现在不见了袁绍了那个江月明,心中苦恼,又哪?又哪里听得进去,依旧向前冲杀。

赵云张远两人十分无奈,只能追着去了。

行的近五六里,前面隐隐约约有一支逃兵。辛爱奴更不打话,直接就冲了上去。转过一个山梁,忽然前面一声抛向,四面伏兵尽出,为首之将,正是袁绍现在得力大将麴义。

此人能征善战,屡建战功,早年在凉州,精通羌人战法,率领着袁绍的精锐部队。见到麴义在此,赵云有些明白,袁绍估计也就在这里不远了,可是他们被麴义带着军队包围了,敌人足有四五百精锐,想要脱困继续追,却是不易了。

麴义道:“来者应该就是祖昭麾下的大将张远和赵子龙吧,至于这位女将,应该就是辛爱奴吧?素问你们都是有万夫不当之勇,今日我就带领五百士兵会会你们。居然三个人就敢这样追来,真欺我们无人耶?”

辛爱奴道:“我管你是什么人,我只想抓住江月明。他到底在何处,只要交出他,我可以不追究其他人!”辛爱奴一心要报父仇,眼下更是毫不遮掩自己的目的。

麴义笑道:“辛家是名门贵族,你的口气果真也是不小。你这么急着要找他,是什么原因呢?哦,我想起来了,是他建议主公杀了你父亲的。可惜了,这主要还是因为你父亲太过于愚笨,才导致如此。你家死了人你就要报仇,那么其他人死了是不是也要报仇呢?你这一路追来,一定也杀了不少我军士兵吧?那么是时候我跟你算算了!”

他本就是要激她一激,辛爱奴听了果真大怒,直接一拍马背,对着麴义就冲杀上去。

可刚走没两步,麴义部下就全部包围上来,辛爱奴被两人前后夹击,居然进退不得,情况危机。赵云见了,心中吃惊,之前袁绍就是用麴义的私人精锐多次偷袭公孙瓒,打得公孙瓒的精锐军队都有些狼狈。赵云也是多次与这支军队交战,知道其单兵作战能力和整体配合能力都很强,和祖昭的精甲骑兵和重甲步兵有得一拼。

见到辛爱奴危机,赵云和张远杀开围住他的人士兵,前去援助辛爱奴。可是其他的精锐又冲了上来,他们擅于使用铁链式武器,在马背上往来穿梭,能打乱敌人阵法,也能轻易擒住敌人将领,这让张远和赵云都很是吃惊。两人大战一阵,皆是不能得脱,好在辛爱奴虽然有些式微,可是还能抵挡,没有什么重大的危险。

麴义似乎也是看出了赵云和张远要支援辛爱奴,命令更多的人围住两人厮杀,让他们不能得脱前去援助,而麴义本人也抽出腰间宝剑向辛爱奴杀去。眼看辛爱奴危机,赵云大吼一声,抽出腰间宝剑,向麴义投掷而去。麴义见了,举剑将其格挡掉了,冲着赵云看了一眼,继续上辛爱奴杀去。

他一剑挥出,辛爱奴直接从马背上滚落下去,马鞍立刻就被斩烂,马背上也出现一道伤口。

麴义纵马上前,想要应马蹄踩辛爱奴,却被她在地上一阵滚动躲了开去。赵云和张远被缠住,完全不能得脱身。这是麴义所率领的死士部队,他们只攻不守,协同作战,以他人之攻作自己之守,完全就不将自己的生命放在眼中,所以赵云张远纵使再有杀人无形的能力,面对这样的死士部队的纠缠,还是不能很快得脱。

就在辛爱奴危机时刻,忽然一波军队杀了出来,正是张预。他见到辛爱奴有危险,直接就指挥着自己所带领的精甲骑兵无脑往里面冲,麴义的军团到时也瞬间被大乱了阵容。

张预更是直取麴义,一枪直取他的脑袋。麴义见是张预来了,心中也是一惊,战不足十二个回合,头上兜鍪被张预一枪勾掉。麴义大惊,调转码头逃走。张预想追,却被一批死士缠住,眼睁睁看着麴义带着一批死士逃离战场。

众人厮杀了一阵,麴义的死士部队死的死逃的逃,没有人你能阻挡赵云等人的追击,而辛爱奴更是心切,一直冲在前面。可是追杀了一天,仍然不见袁绍的踪影。辛爱奴其实最想要找到的是那个谋士,可是一直没能知道。夜里,赵云等人一起点燃了火把,就在原地过夜。孰料祖昭却派人前来,说江月华已经被抓到了,而袁绍也在一批死士的护送下没有走寻常路,而是从一山崖中逃走。最后乘着河流而下,投曹操水军去了。

辛爱奴得知江月华被抓住,心中很是激动,快马加鞭的回到营寨中,果然看到里面有许多个五花大绑的人,其中几人还被士兵解开了绳子,看样子他们是选择投降祖昭了。

辛爱奴进了营寨,向祖昭姓李之后,立刻就很是愤怒的看着江月华,狠狠问道:“你就是设计害死我父亲的江月华?”

江月华颤抖着说道:“我们各为其主,这不能怪我啊。现在我已经投降了,你们就绕了我吧,我愿意带着你们一起去剿灭袁本初的所有基地,我知道他所有兵种的配备了粮草所在,只要你们能饶我不死,那么我一定会给你们带来最大的收获的。”

辛爱奴呵斥道:“本来我们可以死生死与共的盟军,可是你却背信弃义,做出那种事情来,实在是不可饶恕,我不要什么袁绍的军队,也不要什么天下,我只想看着杀死我父亲的凶手能死在刀下,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愿。”

“可是,你的父亲不是我杀的啊,我只是作为一个谋士提供了我应该提供的建议而已,这建议采用或者是不采用,这决定权全都是在主公手上,这怎么能怪我呢?”将月话狡辩道。

辛爱奴道:“你显示谋害盟军首领,现在又为了自己的活命而愿意出卖自己的主公,像你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就算我不杀你,你问问这里的所有将领,如果有人同意你可以活着,那么我就不追究。”

江月华听了,似乎是看到了一丝希望,他先是向祖昭求救,祖昭不理,他又一次向赵云等大将求救,可是那些大将也没有一个人为他说情,像张预这种脾气暴躁的人,更是直接踢了他一脚,让他死开些。

最终,江月华看到了从外面进来的沮授和田丰,于是向他们求情,说辛爱奴已经答应了,只要这里面有人愿意放过他,那么他就可以不死。沮授听了江月话的话,心中也是感伤,毕竟是同僚一场。可是他心总对于这个家伙也之后怨恨,特别是他为了争宠,居然陷害了袁绍身边的多个谋士,就是沮授自己,也差点被他害死,不禁叹了一声说道:“我倒是也向帮助你,可是我就是一个降将,我说不上话的。”说完默默的离开了他的身边。

田丰是最后一个江月华奢求救命的人了,他哭哭啼啼的向田丰求救,说他从来没有得罪过田丰,希望看在大家同僚一场的份上,说句可以放了他之类的话。

谁知道田丰听了却态度冷冷,说道:“本初身边就是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所以才让他有了优柔寡断的性格,否则按照他的实力,早就能夺得天下了。可惜因为你的愿意,他总是不肯听我们的话,现在你落得这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的或者说是命中注定的。你还是安了天明吧,像个男子汉,别哭哭啼啼的。”说完也站到一边去,没有多加理会他。

江月华又求了一遍,都没人愿意帮助他,就是那些降将,也都不是敢说话,他们知道,其实他们能活命已经是祖昭的大量了,可是这江月华却设计害死了辛爱奴的父亲辛常道,现在要杀他的是辛月奴,而不是祖昭,所以,就算有人说情,其实他最后都是难逃一死的,只是死法会不一样而已。

最终,江月华在大哭声中被拖出去斩了。辛爱奴本来满心的愤怒,恨不得亲自斩了江月华,可是最终她却看都没有去看一眼,只是一阵的摇头叹息,让后向天空跪拜,述说她已经为父亲报仇了,希望他在天有灵也能瞑目。现在她决定嫁给祖昭,而辛家势力也将会任由祖昭调用,一起和他争雄天下。

袁绍打败之后,一直逃亡曹操水军部队求助,后来又辗转来到许昌,希望曹操能出兵灭了祖昭,现在祖昭后方灭了公孙瓒,前面又被拖了一年多,现在他已经是元气大伤,是出击的最好时机。

曹操口中答应着,可是他却在忙着对付北方那些不属于祖昭的势力,想要在北方和祖昭抗衡,而且江东也一直在找机会行动,他现在可不希望被祖昭拖住,至于后面如何对付祖昭,他自然心总有想法的。

袁绍在许昌,曹操倒是也对他以礼相待,不过就是只是将他看作是一个客人而已,什么事情都不和那他说,甚至十天半个月不见一次,袁绍心灰意冷,最终离开了许昌,回到了渤海。

这时候袁绍气其实还是有很多的势力的,虽然官渡一战被祖昭打败,五十万军队也是半数被祖昭收编,可是冀州的大部分城市都是属于他的势力范围,而且冀州的百姓也都爱戴他,支持他,毕竟就对预冀州来说,袁绍还是做了不少的贡献的,而且在讨伐董卓一事上,虽然没能直接的灭掉董卓,可是怎么说也算是立了大功的。

袁绍回到渤海之后,得知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在失败回归的途中被人杀了,日日夜夜的伤心哭泣,也不想什么东山再起,只是想要就在渤海度过余生。大将麴义见到袁绍这样,心中生可变意,想要将袁绍杀饿了从而代替他的位置和天下争雄。

可是这个机会被袁绍的人给探知到了,袁绍知道之后,立刻就以自己身体不适,有军中大权要交付麴义的借口召见麴义,而麴义也没有防备,一个人去见袁绍,没曾想刚进了屋子,就被一众人给扣住,他苦苦挣扎一翻,不能的脱。最终被袁绍派人拖出去给斩了。

后来,袁绍日夜伤心落泪,在渤海病故。袁绍逝去之后,他都的势力被祖昭顺利吞并,让张预镇守冀州。而经过多年的发展,天下格局也逐步形成,刘备得了诸葛亮之后,野心勃勃,骗了东吴的荆州,本来是两个盟军,却貌合神离。而曹操依旧操控着天子,挟天子岭路诸侯。不过此刻他能要挟的都是一些小军阀,如同祖昭刘备和江东孙仲谋之人,却都无法命令。

曹操看到了祖昭的威胁,他决定先灭了就在家门口的祖昭,选择从孤军镇守的冀州下手,命令大将夏侯惇夏侯渊和典韦三人带着二十万人马偷袭冀州。祖昭的大将祖平奋力抵抗,最终却战死,和冀州共存完。

曹操得了冀州之后,更是野心勃勃,似乎是看到了独霸天下的曙光,他以天子的名义,让江东孙仲谋,徐州刘备、西凉马超、南方孟获和常山黑山军共无路大军围攻祖昭,而他自己也派出一支军队参加,形成六个集团包围祖昭的气势。

祖昭因为祖平被杀一事正恨曹操呢,想不到他居然还对付自己,这正是出兵的好机会。于是在陈宫的建议下,直接就独立为国,国号为华,拜陈宫和沮授为左右丞相,田丰为大司马,苏德为大司承,陈有志为校尉总领,其余武将,全部升级,拉开了和其他集团抵抗的能力。

祖昭派赵云、于禁去抵抗刘备,让赵孟去抵抗马超,让韩当去抵抗黑山军,让张颌、张远防备东吴,同时他带着大军亲自对抗曹操。虽然六路大军声势浩大。可是都是各怀鬼胎,祖昭离间东吴和刘备,让阿蒙偷袭荆州,杀了关羽,之后刘备又出兵复仇东吴,失败。

六路大军最终都没有给祖昭造成伤害,而马超更是投降了祖昭,刘备病死后势力也被祖昭吞并。之后祖昭发动被曹操额攻击,曹操不敌,败走东吴。后来祖昭决战东吴,在赤壁之战后,诛灭了曹操和东吴,统一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