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梁加梁落不等于爱情【三】
作者:苏唯碎 更新:2018-04-22

梁远威见梁落哭就格外担心,一直追问慕梁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个我也不清楚……”慕梁为难道,“我们去看电影的时候落姐遇到了她的一个男同学,那个男人跟落姐单独说了几句话,落姐就哭着跑回来了。”

梁远威将信将疑地看了慕梁一眼,又担心地看了看梁落紧闭的房门一眼,重重叹息一声下楼去了。

慕梁这才松了一口气,正想回房间休息,梁落突然打开了门,红着眼睛看向慕梁,“你看见了是不是?”

慕梁不由回忆起在电影院里看到的那一幕,一个高大霸道的男人不由分说地拉着梁落就走,他追过去的时候就看到那男人在大街上搂着梁落亲吻。

梁落看上去没有反抗的意思,慕梁也不想煞风景,转身要走的时候,谁知道梁落突然一把推开那个男人,一路哭着跑回来。

那个男人愣在原地,慕梁慌忙跟着一路追回来。

但是梁落是想问他看见了什么?

慕梁猜不透她话里的意思,一时沉默着没有回答。

梁落见他这样心里更是难受,眼里蓄满了泪,“慕梁,这么久以来我对你什么样你还不清楚吗?我知道你心里有别人,我可以等,但是你怎么就可以这样把我推给别人?”

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固执地仰头看着慕梁,高昂的头颅却再也没有了平常的骄傲。

慕梁心底不忍,却还是别过头去,一字一句道,“落姐,我只喜欢顾浅,不管她喜不喜欢我。”

这话在梁落听来格外残忍,所以他的意思是她梁落一点机会都没有?

什么近水楼台,什么日久生情,原来只要你喜欢的那个人心里有着另一个人,不管你和他住的多近,也不管你是不是天天在他身边,你就永远走不进他的生命里,永远和他有着难以跨越的距离。

梁落心里大痛,脸色惨白地捂着胸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慕梁见她这样慌忙去扶她,她却挣开他的手,从他面前跑下楼,一路跑了出去。

梁远威正在客厅里坐着喝茶,见状慌忙去拦她,“落落,你怎么了?这么晚你跑出去干什么?”

梁落跑的极快,等梁远威追到门口早就没了她的身影。

“我去找她。”慕梁从家里追出去,但又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打她手机也关机。

慕梁将梁落平常喜欢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一直找到半夜十一点多,直到梁远威给他打电话说梁落回家了,慕梁才打了车焦急地往家赶。

回到家的时候梁远威还在客厅里等他,见他回来冲他招招手,“慕梁,过了喝杯水歇会儿。”

慕梁坐过去在他对面坐下,“落姐回房间休息了?”

梁远威点点头,喝可一口水才接着说,“她喝的大醉,被她朋友送回来的。”

慕梁皱紧了眉头,不自觉地抬头往楼上看,却听梁远威问她,“慕梁,你觉得落落对你怎么样?”

慕梁收回目光,轻笑,“落姐对我很好,是个很体贴的姐姐。”

梁远威目光深沉,“你明知道落落没有对你的想法,你把她当姐姐,她却没有将你当成弟弟,何况你们有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就算这样我和落姐不可能在一起。”慕梁语气肯定。

梁远威声音不自觉冷下来,面色看上去相当威严,“如果我非要你跟落落在一起呢?”

慕梁皱紧了眉头,无奈地看向他,“舅舅,强扭的瓜不甜。”

梁远威冷硬道,“强扭的瓜不甜,但是总能结成瓜!”

气氛忽然就冷凝了下来,慕梁皱紧了眉头,低下头看着地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梁远威嘴角藏了一丝得逞的笑意,慕梁,舅舅不信还拿不下你!

沉默良久慕梁终于出声,却是叹息地看着梁远威,“舅舅你何苦逼我,你明知道我不喜欢落姐,我给不了她幸福。”

梁远威目光冷下来,“你不喜欢落落,不就是因为她吗?”

梁远威不知道社么时候将慕梁画画的册子拿了出来,翻开指着里面的素描画像冷笑,“你知道这个顾浅的女孩喜欢谁吗?你就算为了她谁都不在乎她也不会喜欢你!”

慕梁脸色惨白,像是心里的疤痕又被人揭开又拿鞭子狠狠抽着一样。

他也不回答梁远威的话,只伸着手说,“舅舅,你把它还给我。”

梁远威冷笑着看他一眼,“东尼……”

老管家从来没见梁远威发这么大的火,见他叫自己忙战战兢兢地坐过来,“先生……”

梁远威冷声吩咐,“去把它烧了!”

老管家看看脸色惨白的慕梁一眼,又看看盛怒的梁远威一眼,最终还是屈服于后者,接过笔记本,低低应了一声“是”,就默默退了出去。

梁远威看着慕梁惨白的脸也是心疼,却还是有态度冷硬,“最近这几年不要想着回国,什么时候想清楚了,我什么时候再放你回去。”

梁远威冷着脸说完之直接伤口休息去了,只要慕梁一个人傻傻站在客厅里,想着那本被烧掉的画册,眼底的慕梁忧伤得如同窗外轻薄的月色。

第二天一早,梁落起床一下楼,梁远威就吩咐佣人端了醒酒汤过来,“你昨晚喝了那么多酒,喝点这个省得头痛。”

梁落笑着道谢,“谢谢爸爸。”

这边餐桌上正父女情深,就见慕梁拿着书包下楼了。

梁落假装没有看见他,低下头猛喝汤。

梁远威则笑着招呼他,“过来吃早餐吧,有你喜欢的小米粥。”

慕梁头也不回,“我不吃了,去上课了。”

他说完径直出来门,骑着单车去学校了。

梁落不解地看向梁远威,“爸爸,慕梁怎么看上去那么不高兴?”

梁远威叹息一声,“我让人烧了他的画册!”

“爸爸你怎么能这么做呢?”梁落皱眉,“你把慕梁的画册烧了慕梁该多伤心啊?”

梁远威轻笑,“那你就不伤心了?”

梁落一时语塞,但一想到慕梁刚才的神情,纵然梁远威是出发点是为了慕梁跟自己在一起,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将梁远威说了一顿。

甚至晚上的时候梁落故意晚睡了一会儿,在客厅等着慕梁跟他道歉

慕梁今天回来的很晚,进门的时候就看见梁落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他看也不看她一眼,径直往屋里走,还是梁落出声叫他,“慕梁……”,他才停下脚步。

“落姐,什么事?”他说话的时候故意咬重了那个“姐”字,梁落听得心头一颤,嘴角的笑都有些僵了。

见梁落不说话慕梁转身正想往屋里走,“对不起”,闷闷的三个字忽然从背后传来,慕梁的脚步就又停在那里。

“我昨天晚上喝醉了,可能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所以爸爸才让管家烧了那个画册。”梁落满心愧疚的再次道歉,“对不起。”

慕梁淡淡道,“反正都已经烧了,再说对不起又有什么用。”

梁落脸色一白,强笑着开口,“这个没有了,你还可以接着再画呀。”

“不画了。”慕梁浅笑,“反正我都已经把她记在我心里了,这个怎么也烧不掉了吧!”

他说这话时嘴角微笑像是一把利剑,狠狠刺进梁落心里,她此刻忽然嫉妒起那个叫顾浅的女孩子,能被一个人这样全心全意的爱着,那该有多么幸福?

见梁落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什么,慕梁想有些事还是说开比较好,便继续说,“落姐,在我心里一直是把你当做姐姐一样尊敬的,我从来没有过什么别的想法,如果我们之间一定要有个什么关系,我也只是希望我们永远只是姐弟,而不是别的什么。”

“你就那么喜欢顾浅?”梁落苦笑,“喜欢到一点机会都不给别人?”

“落姐,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的,反正我是这样。”慕梁低低叹息,“难道爱一个人不就应该是一辈子的事吗?”

初夏夜晚的还很清凉,将他这句话吹进梁落心里格外的凉,一下冷彻全身。

但梁落还是笑着开口,“那么,以后我就也只把你当成弟弟吧。”

慕梁张张嘴想说什么,却被梁落笑着打断,“太晚了,进去休息吧。”

她说完转身就进屋了,慕梁笑了笑跟在她身后进来。

“晚安。”

两人笑着在房间门口互道了晚安,进到房间梁落脸上的笑终于跨了下来,她无力靠在房门上,顺着滑落在地上,禁不住泪水横流。

慕梁,你说爱一个人应该是一辈子的事,难道我就是那么薄情的人吗?对一个人的爱怎么能说忘就忘呢?

时间悄悄在梁落隐藏的喜欢里走了三年,在这几年里慕梁对顾浅的喜欢喝思念愈加浓烈,梁远威看在眼里,但是还是想让慕梁跟梁落在一起,一个人在那又撮合了好一阵子,后来看两人都是淡淡的样子,她干脆也就直接放手,再也不管两人的事了。

直到梁落有天突然领着一个男人回来说要结婚,梁远威才知道梁落是真的放下慕梁了,但是到底是不是真的放下,也只有梁落自己知道了。

而这几年梁远威的身体却是越来越不好,甚至还在回国谈生意的时候晕在了会议室里。

慕梁知道消息的时候立刻就收拾东西准备回过照看梁远威,梁落硬是要跟着一起回来。

慕梁就在电话里劝她,“落姐,我先回国看看,如果真有什么事你再回来不迟。”

梁落还是不放心,“不行,你一个大男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又怎么能照顾爸爸,还是让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慕梁耐心地劝着,“有那么对医生护士,落姐,你刚结婚一年,现在就抛下老公回去实在不方便,我一定会照顾好舅舅,一有什么情况我就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电话那头忽然沉默了,许久梁落才低低出声,“慕梁,你这么急着回去,还不让我跟着,是不是还想找她?”

慕梁突然也沉默起来,握着手机的手却用力到指甲都泛着白。

比沉默梁落自然是比不过慕梁的,她低低叹息一声就挂了电话。

就是回过她们也见不到的吧?梁落坏心的想,也许顾浅早就结婚了,也许慕梁见到她会死心也说不定。

但是领梁落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些也许一个也没有实现,慕梁回国的第一天竟然就遇见了顾浅,后来两个人竟然早早就同居住在了一起,最后竟然还要结婚。

梁落后来一直忘不了那一天,那天天气晴好,在那个庄严而神圣的教堂里,粉色和白色的玫瑰花瓣洒满了天空,慕梁脸上有着她从未见过的笑容。

那一刻梁落才真正明白了原来她的喜欢一直是自做多情,慕梁加梁落原来从来都不等于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