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章
作者:叶碗 更新:2018-06-19

炙热的利器在她身体里不断的深入浅出,频率从极慢到极快,刺激着她所有的感官。

霍青玉明锐的感受到随着这厮在她身体里每一次深入浅出的刹间,便有一股细细的热气流导入她的体内。

这股细细的热气流从一股两股三股到无数股的窜到她体内的五脏六腑四肢八脉,它们从细到粗,从少到多,从弱到强,从低热到高热的在她体内横冲直撞,似在找寻纾解的出口。

比她体内更热的是这厮身下的利器,这厮的躯体,这厮的一双手。

他身下的利器像是炎热的烙铁在她体内肆无忌惮的穿行,他的身体像燃烧的炉火不断烘烤着她,他的一双手像是火球在她身上肆意游走。

体内体外都感到热,热啊,热啊,真的好热。

极致的痛苦和极致的快乐并存,躺在张明岘身下的霍青玉,承受着他一次次扎入到*深处的侵略,渐渐地,她的嗓音从愉悦的低吟声辗转为痛苦的喘叫声。

当极致的痛苦代替了欢愉变为磨人的酷刑,霍青玉真想一脚踢了他,离他八丈远,可是,她得忍着,即使痛到浑身颤抖,泪水和汗水模糊了视线,她也得生生的忍着。

“大人,属下有要事禀告。”门外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打破了一室旖旎。

那是风三的声音。

张明岘的动作微微一滞,转过头,对门外的风三道了一句“等下”后周身功力疯狂地运转,将女子体里的阴毒吸入到自己身体里。

也许是一霎,也许是恒久,她只感到流窜于自己体内的无数热气流忽然产生暴动,纷纷汇集涌向某一处...

“啊——”霍青玉一声尖叫,顿感浑身气力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抽去,大脑瞬间空白一片,连他什么时候退出她的体内也没察觉到。

望着身下的娇躯止不住的轻颤,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的女子,张明岘眼底划过一抹精光,他细碎的吻着女子汗湿的面额,喃喃道“玉儿,你身上的醉花蛊毒已解去八|九分,剩下的余毒不足为虑,多则半年,少则一两月便能尽数清空。玉儿,你睡一会吧,我去去就来,等我。”

霍青玉眼眸半垂,低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眼角余光下,她看见那厮穿上衣袍,正了正衣冠便大步离开室内。

她依稀听到他的脚步声在门外停留片刻,低声的下了一道令,“夕颜,小心伺候着五姨娘,没我命令,不准五姨娘出屋外一步。”

接着,她听到夕颜的声音“奴婢遵命。”

那厮代表张宿身份的韩字印记原来是纹在了颈后,难怪她一直没注意到。风三有何急事禀告他?太子走了没有?最主要的是,那厮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剩下的余毒不足为虑,多则半年,少则一两月便能尽数清空?清空?怎么清空...在床上躺着不动的霍青玉胡思乱想了几分钟方支起身,摸向散乱于床上的衣裙,摸了一会,她的唇角亦勾起一抹冷笑。

枪支扔在,鱼形玉佩却不见了。

幸好她早有准备,先前在书房,当张明岘提出要她到寒玉苑小歇之际,她就悄悄扯下挂于颈下的双鱼玉佩,握住南瑝手的时候便把双鱼玉佩塞到南瑝掌心,交予南瑝保管。

至于那厮偷走的鱼形玉佩,不过是当初在南阳城天戈书斋掌柜送于她的五六块玻璃制成的鱼形玉佩中的其中一块而已。

那一块玻璃制的鱼形玉佩无论是颜色或式样都与她原有的鱼形玉佩相似六七分。

这赝品玉佩她之所以戴在身上,本是为了引开阿阳的注意力而准备的。阿阳比阿南调皮好动,她每次抱着他,就得防着他的一双小手。

那双小手不是抓着她垂下的长发不放就是抓着胸前的双鱼玉佩乱晃,她烦不过,才随身携带了这块赝品玉佩...没想到今儿个却派上了大用场。

还有这枪,只余一发子弹而已,其余的五发子弹皆被她取出,放于千寻那。

身上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叫嚣着难言的痛苦,这感觉她不陌生,类似她一年前跳黑水崖昏迷了一天一夜在荒无人烟的山谷里醒来的感觉。

霍青玉忍着身体上的不适,从床上吃力的坐起,花了数分钟披上白纱斗篷。

她的时间宝贵,不能浪费,但是她的身上染上了那厮的气味...她又歇息了数分钟,方朝门外道“夕颜,进来。”

夕颜进屋,恭顺的问道,“五姨娘有何吩咐?”

屋内隔壁亦是耳房,耳房外连着一个小厨房,厨房有一灶头炉火日夜不息,烧着一大锅子的热水,以备随时取用。

霍青玉面无表情的道“我要沐浴。”

她服侍过五姨娘几个月,知道些她的习惯。

夕颜走上前,从床尾下层柜子取出霍青玉以前穿过一次的拖鞋置于床下,道“姨娘请穿鞋,奴婢已备好热水。”

霍青玉由着夕颜为她套好拖鞋,扶着她往隔壁的耳房走去。

她让夕颜以最快的速度帮她沐浴完,换上一套她以前穿过的天青色衣裙,就叫她退出屋子。

身上的气力似乎恢复不少,起码她能站得稳,手上也能使的了劲。

寒玉苑不是久留之地!

霍青玉套上原来穿的厚底绣花布鞋,走到梳妆台,拿起一根红绳带将自己一头潮湿的长发扎成一束垂于脑后。

就在她扎好头发没多久,她便听到窗户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异响声。

她似有所感的走到窗边,将半敞开的窗户全部打开,低唤了一声“小花?”

像是回应她的话,她语音刚落,一颗硕大的三角形头颅便出现于她的视线中。

窗户外除了小花,还有不知何时来到的熠。

真的是小花来了!

霍青玉愣了一息,就开心的叫道“小花,你没事吧,你身体好了吗?”

熠在一旁道“小花没事。属下在张府西园遇到一件奇事,来寒玉苑的途中正好遇到小花,就与它一起来见圣女大人。”

小花昂高了头,一双竖曈乏着青碧色的光华,温顺的望着她并吐着灵巧的蛇信子,舔了她面颊一次。

小花的精神是不错,看来是没事了。霍青玉心头掠过狂喜,连忙对小花道“小花,快带我去找阿南阿阳他们。”

听到门内说话声,夕颜推门而入,叫道“五姨娘,大少爷有令,你不得出房门一步。”

找阿南阿阳要紧,霍青玉懒得和她多话一句,她一把撩高裙摆,站到凳上,再踩到桌子上,然后一脚踏到窗框上跳下。

见她毫不淑女的拉高裙摆,露出绣鞋和白色里裙,跳下窗户,夕颜急了,疾奔过去,堪堪抓住她一片袖角,尖叫道“五姨娘,不能走...”

可惜的是,她尖叫声乍起亦沉入窗外的暗夜里。

由于角度的问题,她只看见窗户外的小花而没看到站在小花旁边的熠。

熠扬起一手,快如闪电的劈向她后颈,把她劈昏过去。

熠掏出一颗黑乎乎的小药丸塞进夕颜嘴巴里,像是拎小鸡一样的拎起她,道“圣女,请随属下来,属下另有一事要禀告。”

他给夕颜吃了什么?他为何拎着夕颜不放?此时不是多话的时候,霍青玉压住好奇心,点了点头,就跟在他身后走,跟着他走到院侧一处偏僻的小屋前。

她记得没错的话,这小屋是专供夜间看守院门的两个粗使婆子备下的地方,离这小屋不远,就有一道通往大厨房的小门。

这小门白日里是开着的,为了方便下人走动。

熠一脚踢开房门,闯进黑洞洞的屋子,须臾,他便出得屋子,快速的合上房门。

之前听得重物噗通一下的落地声,她以为熠把夕颜重重地丢在地。但是借着微弱的夜色,她瞧见熠的手里仍是拎着一人。

那么,熠刚才在屋里仍的是什么东西?霍青玉抽了抽眼角,话到嘴边又滑下肚。

她不问,熠反而开口道“这寒玉苑隐藏了三个身手不亚于属下的暗卫!属下再入这寒玉苑时,以为会遭到阻拦,没料到的是,属下和小花一进这院里就遇到了千寻前辈,看见千寻前辈将三个黑衣人拖到这屋里,然后...”他说到这顿下,看向小花。

寒玉苑隐藏的三个暗卫?是张明岘那厮早就布置下的人手...

那厮心思之缜密,越想越令人胆寒。胆寒之余,她不由暗自庆幸,千寻的出现,堪称奇迹!

霍青玉眼珠一转,道“千寻呢?他走了?”千寻看到小花,就好像老鼠看到了猫。他和小花之间究竟发生过何事,有机会一定问问他。

熠点头,道了一声“是。”

“你另有一事要禀告,是何事?”霍青玉问道。

熠道“千寻前辈走之前,给了属下“一日醉”的药丸和解药,匆忙丢下一句话,说;昌妈妈没找到,唐妈妈找到了。”

她立即问道“唐妈妈在那?”

随着她的话,熠把手里的人往她面前“噗通”一放,道“这是唐妈妈。千寻前辈已给屋里的人包括唐妈妈下了“一日醉”,没有解药,十二个时辰内他们是醒不过来。属下这就喂她解药”

再次听得重物噗通一下的落地声,霍青玉的眼角又抽了抽,她见熠蹲□下,似要喂唐妈妈解药,阻止道“你把唐妈妈放回原处吧。”

一日醉,顾名思义,便是醉上一日的意思吧。

千寻的行为也挺恶搞,竟将院内监视她的三个高手和唐妈妈藏在了小黑屋里...她没记错的话,她在张府外是这样关照千寻的,“你放好孩子后去找两个人,唐妈妈和昌妈妈。一旦找到人,立即带来见我。”

唐妈妈和昌妈妈二人,前者是张明岘那厮的心腹,后者是拐走孩子之人。只要找到一人,便能问出孩子下落。

小花已来,唐妈妈和昌妈妈二人,对她已无大用。

至于千寻为什么没依照她的命令,找到人,立即带来见她,那是因为那时候她正在...

霍青玉无声苦笑,对熠道“我们离开这里。”

===================

两人跟着小花,走出寒玉苑,往张府以北的方向行去。

半小时之前的剧烈运动,终是留下了后遗症,体力不支的她,虽然心急,却只能一再的对小花道“小花,慢一点,我跟不上...”

见她走一步就气喘数声,熠问道“圣女大人,你身体那不适?可要歇一会再走?”

霍青玉扶住一棵树,拭去额上虚汗,气喘着道“我没事...那就歇一会再走。”

小花顿住身形,蛇头挨着她垂下的一只手臂蹭了蹭她,霍青玉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轻笑道“我没事。”

熠扫向四周,心生疑虑,暗道“张府怎么这么安静?连一个下人都看不见,一盏茶功夫前可不是如此...”

霍青玉趁着歇息的空子,问道“熠,你在张府西园遇到什么奇事?”

霍青玉的问话中断了他的疑虑,熠收回目光,答道“属下跟在雨五身后,追着那丫鬟追到张府西院的朝霞苑,撞见白日里跟丢的一个人...”

等熠说完,霍青玉心头降下一片乌云。

真是人生难料,张明岘那厮的第三个妾,住于朝霞苑的任姨娘竟和刘峰有了男女私情。

难怪香蓉见到她如见到鬼,原来刘峰以她一件染了血迹的青色外衣为凭证,告知任朝霞,他已杀了她。

“杀妹之仇”已报的任朝霞正要与略通易容之术男扮女装扮成一个粗使婆子的刘峰逃离朝霞苑之际,一脸惊慌的香蓉冲进朝霞苑,告诉任朝霞,她看到了“鬼”,从香蓉口中判断出霍青玉大概没死的任朝霞当场翻脸,逼问刘峰。两人争执时,潜伏在窗外听了大概的雨五便闯进朝霞苑,将他们二人捉个正着。

结局是,任姨娘和刘峰被雨五五花大绑的绑在屋内,以待张明岘那厮令下再行处置。

霍青玉叹息一声,问熠“张宿在何处?”

熠答道“属下适才瞧见张宿往书房而去。”

刘峰的事,她不知道倒罢了。既已知道,她做不到袖手旁观。霍青玉对熠下了一道命令“你速去西院朝霞苑将刘峰和任朝霞二人救下送出张府。”

她这命令下的不是时机,搞得熠后悔,后悔自己多嘴的毛病又犯了。

圣女若是有丝毫闪失,他怎么向堂主交代?

熠的心理,霍青玉端模出几分,她笑道,“这张府我住过大半年,比你熟。我有小花护着,不会有事。你去吧。”

熠无奈,只得抱拳应了一声“属下遵命。”

靠着大树歇了十来分钟的霍青玉感到体力恢复不少,对小花道“我们走。”

小花却没依她话继续前行,而是摆动着庞大的身躯,朝着他们身侧数丈远的黑暗处吐着信子,发出一阵嘶嘶声。

霍青玉掏出手枪,指着黑不见五指的一方,轻喝道“谁?出来!”

一道高大的身影徐徐出现,距离她十步远的距离停下,朝着霍青玉一抱拳,道“属下见过五姨娘。属下送五姨娘回寒玉苑。”说完,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他的语气是恭顺的,言语行为却是强制的。

这人的声音熟悉,一时半会的她却是想不起他是谁?

借着昏冥的夜色,霍青玉眯眼瞧着来人,数秒后,她卒然变脸,咯咯一笑,嗲声爹气的道“霜二哥,是你啊——”那个“啊”字,她故意拖长了语音,自己听着,都忍不住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霜二身躯不动如山,他像是一台复读机,又说了一遍,“属下送五姨娘回寒玉苑。”说的同时,他走前一步。

感到他身上散发的敌意,小花移到霍青玉的正前方,竖曈紧盯着霜二,威胁性的拍动着蛇尾。

握枪的姿势不变,霍青玉全身紧绷,食指紧紧扣住扳机,只要他再近前一步,她不介意开枪示警,引南瑝和千寻前来保护她。

霜二的身手,她亲眼见过,他的轻功之高,高到可以抓住两个女子凌空掠过长达三四米宽的小河。

小花是爬行动物,她可没看见小花会飞过。对付霜二,靠小花未必牢靠。

被霜二逮住的下场,或许就是夕颜被熠一掌劈昏的下场,或许她的下场比夕颜更惨...想到这,她清了清嗓音,冷声道“霜二,你敢再向前一步,休怪我不客气!”

霜二道“五姨娘不想回寒玉苑也行,只要你答应属下一个小小的条件,属下立马让道,就当没见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