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恶斗,踏破前尘!1
作者:鹅就是鹅 更新:2018-05-20

  听得承天门内的嘶喊打斗声,木龙的心不觉微微一颤,想不到自己久别回宫,偏偏宫中却在此时起了争斗,他不免为这次回宫略感自责,举着四方雨界的手也不自觉地用上了力。

  “龙爷,小六现在就说一下这次的公务…啊…”话未说完,小六尖叫一声倒了下去,只觉得天昏地暗,身子却是站不起来了。

  四方雨界在颤抖,丝丝脆响后,雨界表面竟生生破出数条裂缝,一旁的南雨等人见状不妙,一齐凑了上去。

  “龙爷,您没事吧?”南雨轻声道。

  木龙不发一言,只是上半身扭过,死死盯着承天门的方向,那扭曲不变的身形,恰映照了他此时复杂的心情。一滴泪似乎要夺眶而出,但终究是没有流下来,渐渐的,木龙的双手似乎没了力气,四方雨界摇摇欲坠。南雨等人看在眼里,却是干着急帮不上忙。

  木龙的双手彻底松开了,雨界并不迟疑,急速坠下,南雨等人毫无办法,徒在脸上挂出瞠目结舌的表情。

  “龙爷!”冬雨大喊一声。

  木龙表情黯然地回头看去,却不想,“砰”的一声,那雨界竟生生砸到了木龙的头上,而木龙的反应却着实让人钦佩,他只轻轻像是疑问地“啊”了一声,并没有别的反应。

  南雨等人目瞪口呆状,直到一声巨响传来,雨界坠地而碎,随之而来的是众人的哭喊痛叫以及犬吠声。

  “龙爷,您…”南雨僵硬地开口说道。

  只见木龙一摆手制止了他的话,旋即扭了扭脖子,声声脆响后,呐呐道:“我靠,真他奶奶的疼!”一旁的冬雨听到此言,竟噗嗤笑了出来,但木龙一个眼神扫过,便令他面如死灰了。

  “他妈的,你个老不死的,想摔死我们啊!”嘈杂声中传来一声抱怨。

  “你再侮辱龙爷一句,老子现在就宰了你,滚!”只听得小六怒斥一通后,便抬起一脚重重地踢在了那抱怨之人身上,引得猎犬也朝那人嘶吼不止。

  小六也摔地着实不轻,但他还是咬着牙,定目找寻片刻后,直奔木龙他们而来。

  “龙爷!”只见小六刚跑到木龙面前,便噗通一声,双膝跪地,声泪俱下道:“小六终于见到您老人家了!”一旁的小虎见此,只不屑地冷哼一声。

  木龙只看着小六,却不言语,表情则怪里怪气的,南雨一看便知,必是那刚才一击着实不轻,龙爷怕是疼得有点说不出话来了。

  “六哥,龙爷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你不要激动,还是起来吧!“南雨解释道。木龙心里正夸赞南雨这小子反应还算灵敏时,却不想一旁的冬雨补充道:”是啊六哥,这许多年来,龙爷老是念叨着你,这次与你重逢,龙爷甭提有多开心了,龙爷可想笑了,是吧龙爷?”

  木龙一听便知冬雨这小子在使坏,但又抹不开面子,只得痛苦地抽拉着面部的肌肉,勉强地摆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哎,龙爷,您怎么哭了?”此时已站起身的小六,看着几滴泪瞬间便从木龙的眼眶里翻滚下来,而且看他那表情也似乎有点扭曲了。

  “喜极而泣,这是喜极而泣啊,我说的没错吧,龙爷见到你实在太高兴了!”冬雨大声说道:“龙爷,你就放声大笑吧,好好发泄一下这十几年来的情绪!”

  “闭嘴!”南雨呵斥道,冬雨则一吐舌头,若无其事地看向四周。

  “是啊,十七年没回来了,是有太多的情绪要发泄!”木龙重新转过身望着不远处的承天门意味深长地说道:“小六,你有何公务在身?”

  “对对对,我差点给忘了,大概一个时辰前,我接到宫内急报,说是有人行刺国主,意欲谋反,命我们速去增援!”小六说道。

  “切,就你们,哼,我看到时候别救不了国主,反而自己先被杀了!”已走到他们身边的小虎不屑地说道。

  “你说什么?”小六上前一步抓起小虎的衣襟怒道:“信不信我把你的脸给打肿了!”

  小虎捂着自己早已肿胀不堪的脸,激动地说道:“你想破相是吧,好,我现在就成全你,我现在就让你尝尝破相的滋味!”说着也揪起了小六的衣襟。

  看来两人这一战,是在所难免了,恰在此时,只听得远处砰的一声,抬眼看去,却只见承天门上一个身影滑落片刻后,竟生生掉落在了地上。

  “龙爷!”南雨大叫一声,众人此时才发现龙爷已不在身边了,想刚才看到的那身影必是龙爷了,纷纷将目光抛向承天门处。

  “走!”南雨一声令下,四人高高将雨晨举起,欲奔向木龙处,恰在此时,倒地的木龙噌的一下跳了起来,南雨也赶忙刹住了脚步道:“看看再说!”

  只见木龙抬起右手放到城门上,开始了良久的不发一言的站立。

  “能不能别闹了,没看到龙爷正伤心吗?”小虎说道。

  “谁跟你闹了,少拿龙爷出来压我,我告诉你,我听一个叫狗子的说,这次行刺事件就是你带来的那些女子干的,要是国主有个三长两短,哼,你也脱不了干系,我的虎大人!”小六说道。

  “什么?”小虎抓紧了小六的衣襟道:“怎么可能,几个弱女子怎么敢行刺国主呢,再说这宫内高手如云,就凭她们,早都被镇压了,还需要你们去救驾,哼,我看多半是有人耍你们呢!”小虎说着,用力一推,小六径自向后退了几步。

  “哼,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接到命令才来的,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也于我无害,但你就不一样了,即便不是那些女子行刺,我看她们也脱不了干系,到时候你这国主的红人儿…”小六没有说下去,而是大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

  “笑你妹啊!”小虎摸了摸肿胀的脸轻声道:“妈的,最近点儿怎么这么背!”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震彻了整个夜空,似乎那极深的黑暗也被吓了一跳,泛起了苍白的面容,只见承天门处烟尘飞扬,巨石滚落,承天门上的九个灯笼也不知何时掉落下来,竟自烧了起来,待到烟尘散去,众人都惊呆了。

  承天门连同城楼此刻已是废墟一片,不断还有碎石、木块向下跌落,而此时木龙则稳稳地站立在那最大的此刻燃烧着的金色灯笼面前,目视着承天门内。

  承天门内的打斗声止住了,门内和门外的众人都不自觉地望向了承天门处,特别是那个立在燃烧的灯笼前的娇小的身影。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