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有所精进
作者:婉约的清弹 更新:2018-06-19

现在是淩晨将近六点钟时分,武玄奇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他并没有睡,而是下巴微微扬起,让一双手心脚心向着床尾,以鱼之吐纳法,两腮起伏的修炼。 均匀地呼吸间,武玄奇“看到”了丹田海里的情况。隐约长出两个额角的蓝色小龟正咬着已经泛出一片鳞纹的紫色小蛇那尾巴,周游嬉戏。它们每游完一圈,海中央便会产生一颗晶莹的彩色水泡。

水泡在海水的推动下,飞快上升,一会儿功夫,便已喷发到了武玄奇的胃河中。

胃壁上溃烂的孔洞早已不复存在,到处都是皱巴巴的折褶,附着着湿答答的沾液。无数的水泡由下往上跳出胃河水的束缚之後,便不由自主地撞到这些折褶上。

寻常水泡本该是单薄得一碰即破的,但龟蛇造成的这些水泡却没有,与折褶碰撞到一起,便如珍珠似的镶嵌到其中,放射出微弱的彩光。

不计其数的弱光拼接成耀眼的光幕。光幕似乎包含着强烈的引力,在这股力的作用下,胃河水登时澎湃地翻动起来。

浑沌的河水闹腾起来,本该越来越污浊才是,它们却愈加地澄清。

当整个区域的河水由黄澄澄完全转变为米白色时,有渺渺而令人迷醉的雾气蒸起,弥漫於整个胃部空间。

米色和雾气?!这感觉真有点像是酒呢。没有小龟小蛇的协助,武玄奇现在仍然能力不足,根本无法做到自己内视体内的一切。因此,他并没有“看见”胃里的改变,但却可以感觉得出来,自己又“饱餐”了一顿,胃里又充实又暖和。

胃一舒服起来,武玄奇感知到的世界也明显大不一样了。

小九宝正睡在床边的婴儿车内,感受着他那平静的呼吸,不知道为何,武玄奇忽然觉得跟喝了蜜似的,心里甜滋滋的。

非要跑过来跟孩子一起睡的小黑猫在熟睡中把脑袋换了个位置,过长的胡须似乎不小心触到了床沿,惹得它下意识“喵呜呜”了一声。

这让武玄奇颇觉喜气。用不着眼睛去看,他也能发觉远处那天井间的八株紫竹正在日出之前悄然地舒展着枝叶;连小金鲤也不甘寂寞地时而浮上水面,时而潜水池底。

一切显得是那麽的朝气蓬勃,以至於武玄奇感受着这晨曦的美好,不知不觉竟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被那爷孙俩缠得心累抑或是第一次使用异术人累,直到傍晚才脱身回家的武玄奇扒了几口饭,便澡也不洗地躺到床上去。

睡是睡不着的,渐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後,他就以这样的状态进入修炼。於是,结果便只有睡过了头。

都是懈怠误大事呀!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日上三竿,十点出头,武玄奇就傻眼了。

那些女人都不把我当回事的!明明小九宝和小黑猫早就被人领走了,但他感觉没印象有一个女人唤过自己起来的。

那武玄奇就更加地郁闷起来。他原本还准备今日去给十喜送上些龙眼,顺道去天地人饭庄走走,看看能不能把周大哥的委托给办了。

然则,现在日子已过大半,莫论两件事一起办,光说去看望十喜,怕又是得等到天光乌漆抹黑时才能赶回来的。

这叫什麽事嘛!表示愤慨地念叨着,武玄奇加了件衣服,将周儒溪的手机和名片收拾进裤袋里,便快步走出房间。虽然有些不情愿故意去医院跑这一趟,他却还是认为既已决定了的事,就必须去执行。大不了晚上住一宿旅馆酒店得了!

离开房间,武玄奇敏锐的感知便察觉到气氛很不对劲。整座宅子静悄悄的,少了往日早上那种人来人往的热闹。简而言之就是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

大家都跑到哪里去了?武玄奇带着疑惑踏上楼梯。把二层的前前後後都找个遍,几个女人的房间没有上锁,但里面却空无一人。

一楼也是如此?!连爱闹腾的小九宝也和自己失去了联系,武玄奇就更犯愁了。小琪应该是去市区工作才对!那大早上的,小妞和小艾带着孩子能上哪去呢?不跟我说一声便罢了,连大门也不锁。

我今天睡得这麽死,如果突然进来个贼怎麽得了。纠结许久,洗涮完毕,他决定去金彪家瞧瞧。说不准是让人请去做客了呢!

看着带上链条的大锁将两扇门板紧紧地扣在一起,武玄奇满心的期望落空了:“没在金大哥家呀!真是的。要出去起码给我留个信息嘛!”

昨天王卫柠那小子没完没了的纠缠与王老在一旁看戏的作态让武玄奇心里有了一丝阴影,正犹豫着要不要去老先生那里走走,他一转身便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武小哥呀!”是金大块推着一辆载着铁筐的代步车走回家来。“怎麽站在这里发呆呢。”

武玄奇跟对方微笑地打声招呼,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金彪闻言,却灿烂地笑了,将代步车停好,边打开门锁,他边道:“小哥多心了!她们早上都去了老先生家。怕是这会儿陆小姑娘正跟老人家在黑黑白白的地盘上拼杀得火热呢……”

真的都到王老那里去了呀!武玄奇不禁皱起眉头。居然还下起了围棋?!

“小程倒是没有在那边待着,她抱着宝贝去逛街了。放心吧!没什麽可以担忧的。”金彪说时,回头来牵代步车。

“什麽时候过去的?怎麽都不通知我一声。”

金大块将代步车放置到後门隐蔽的地方,取出铁筐里的东西,向武玄奇比划了下“进去坐坐”的手势,见小哥又摇头又皱眉的苦瓜模样,他嘿嘿笑道:“是老王喊我来请你过去下棋的!你当时正睡得跟猪似的。所以小艾才决定替你去的!”

看来老先生也在玩曲线救国的把戏呢!想通过各种手段诱逼我收王卫柠为徒。武玄奇摩挲着下巴,在心里发出邪恶的坏笑。

既然女人和孩子都没什麽大事,武玄奇自然也不再迟疑了。同金彪说声稍等,他连忙回家提上大布袋龙眼,锁了门,把钥匙交给大块头保管,便直接朝镇里的汽车站去了。

短途客车上,由於临近中午的缘故,乘客并不多,只有寥寥五人。

武玄奇分别给陆家姐妹和程冉发了信息,便在车上看起小说。以他的本事,这原是件轻松遐意的事情,并不会因为车子的颤动而紧盯着文字,以致於闪花了眼睛。

但当正午的日头透过车窗玻璃,将光芒热情地洒在屏幕上时,武玄奇才明白,车上看书根本就是个技术活。

还得挑时间的呐!他站起身来,揉了揉鼻根,以舒缓着微泛酸的眼睛。定神扫视一番,在车走走停停间,乘客的人数已经增加了不少,还有人从洗手间里出来。

涂脂抹粉的妙龄女郎刚解决完私人问题,面向自己走来,武玄奇正准备回到座位上,不期然一侧身,後背便与她紧密地摩擦了下。

“对不起!”是自己大意,武玄奇主动道歉。

女郎停住脚步,眼光在他身上瞄了瞄。起先是惊艳的表情,接着却鄙夷地讥笑了下。

“切!”这前後的表现,显然是觉得这个男人长得还不错,却穿着非常普通,看来就属於**丝一类的,因而大为不满。

陌生人对自己的看法,武玄奇根本毫不在意,脸上的神色也没什麽变化就坐了回去。

本以为这只是无关痛痒的小插曲而已,可天不遂人愿,他的屁股尚未坐稳,方才走出几步的女郎便又拉着一个男人的手出现在自己面前。

“把手机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