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邑夫人》试读 三
作者:丁染 更新:2018-05-21

  听至此处,暄故作从容道:“莫非还有人也曾向阁下求过湖珠——”

  “何人亦需用这湖珠解毒,”修泽冷冷将他打断,“王爷竟不知么?”

  昏黄烛火映着座中两个男子,一个仿佛云崖之上的寒冰,漠然冷峻,拒人千里;一个则似渊渟深水,水下如汤如沸,水面却依旧波平如镜。两人不约而同,各自执杯饮茶,皆不去看对方究竟是何神情。

  恰在这时,屏后突然传来极轻的窸窣声,暄与修泽循声望去,却是一尾幼狐——只见那狐轻轻巧巧绕过地屏,停在离暄不远处,身子冲着修泽,却蓦地回过头来,漆黑的眸子定定望向赵暄。两人心中皆是一动。暄想起自己曾见过它——先前的青色背毛已褪去,如今新绒白如初雪——一时间胸中戾气消弭殆尽,竟忘了原本要说的话。

  暄探出手去,指尖轻叩地面,唤它道:“来。”它真如听懂了一般回身向暄而去,只是停停走走,看似有些犹疑。走得再慢,终也还是停在暄脚边。暄不觉便要伸手去抚它,虽尽量将手势放得轻缓,仍令它受了些惊吓——身子微微一缩,小耳贴向脑后,两眼却还是牢牢望着他,又似戒备,又似探究。

  修泽立在不远处,暄的手指即将触上幼狐脊背的一瞬,他忽然也开口唤了声:“来——”

  暄只觉手下一空,心竟也跟着空了一空——敛了心神,暄抬眼再看时,它已跳进修泽怀中,蜷作一团,轻眯两眼回望着他,狡黠、狐媚又淡漠的神色,像极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