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就计(大结局)
作者:竹葳 更新:2018-04-22

贤妃落马,与其交好的淑妃却坐不住了,暗地里都在传说是贵妃害死了皇后嫁祸于贤妃。皇后是沈家嫡女,沈家自然不甘心,失了皇后的皇子就如雨中的浮萍,很难在后宫立足。

可偏偏沈家算中,准备送进宫的秀女是沈家旁族的,也是贺水镜喜欢的女子,二人已经私定终身,就等安定后择日完婚。

贺水镜是性情中人,自然先占后凑,拐带了女子消失了没了踪影,沈家努力寻找无果之下,记恨上了齐子吟。

认为是故意如此,好让贵妃可以成为正宫之主。

因此,纤云重点观察了沈家送来的几位乳母和产婆。

“云儿,要娘说,你现在身体不适,不该为此操劳,那些人推脱打发了就是了,全都接受了,等于是在家里按了钉子。”权氏十分不满小女儿的这次行为,觉得是十分不明智的举动,现在要做的是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才是,这是头一胎,权氏这个做娘的比纤云都激动还紧张,隔三差五地就来看望,这不,自从听说来了好多产婆和乳母,直接收拾包袱住进了来了。

有娘照应着,纤云正乐意,“要是真的是有人居心不良的话,那么我们打发掉这一波还会有一下次,不如放在明处,好好堤防,说不准还能顺藤摸瓜,揪出蛛丝马迹。”纤云挺着肚子拉了拉板着脸的权氏。

“你哦,真不把当回事,也要顾忌到肚子里的这个啊。”权氏撇撇嘴,扶着她,这个女儿都好,就是决定的事情,谁也说不动,我不说了多少遍了,找个理由把那些人打发走,生产的产婆和乳母她早就准备好了,根本不需要这些来路不明的人。

再说她的宝贝外孙子,能托付给底细不清楚的人照顾,越想越觉得生气,要是生下来后,那些人还在,岂不是真的要让她们来照顾。

权氏想着,头摇得跟碧浪鼓似的,“不行,你就听娘一句劝,都打发走了吧。”

纤云娘是担心她,但是此次明显是对方来势汹汹,而且有意为之,她岂能如此放过,危及到她和她关心的人的事情一概不能放过。

“娘,你也听说了沈家的事情吧,上次我进宫,看到沈家的姑娘最近和淑妃走的很近,没多久就传出来皇后的死是人为,明里暗里都指向贵妃,这其中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还处在子吟封侯的关键坎上,娘,你就我吧,我会的,不拿我的孩子开玩笑。”纤云说着就撒娇起来。

权氏无奈,只得勉强答应了,打心里还是不赞同,此事太过危险,你看看,偌大一个侯府,母女俩说个话,还需要寻个僻静隐蔽的地方,深怕被谁听了去。

“放心,沈家记恨着,肯定会有所行动的。”纤云保证再三,权氏才放过她,脸色才多了一丝笑意。

还吃安胎药的时辰了,郝妈妈来唤,权氏扶着纤云慢慢地回了正屋,药是齐子吟亲自熬得,只要得空,从不加以他人之手,这倒是让想乘机下药的人恨得牙痒痒,一般的毒齐子吟都能敲出来,前几次还会少量砒霜之类的,一个月下来,无人再敢下药。

下药的人一搜查就出来了,但是齐子吟不动声色,夜里出手,下药的人无缘无故就失了踪,知情的人自然心里害怕,没机会下手,她们还算安分。

“这药要喝到时候为止?”纤云每日都喝的好纠结,又辣又苦,难以下咽,即使有蜜饯盖住苦味,时日一长,问到那股味道就想吐。

“你身体有些虚弱,要是现在不调理好,到时候哪里力气生孩子,乖……把这喝了,一口气下去。”齐子吟哄小孩似的把药端到纤云嘴边,药味立马扑鼻而来,好冲!

“我来喂你吧。”齐子吟摇摇头笑着吹了吹汤药。

纤云忙抢过药碗,她才不要了,努努嘴,看了汤药片刻,为了孩子妥协的忍着喝下去,真心好苦,他十分怀疑是不是齐子吟故意弄苦,明明是一样的安胎药,为她喝的越来越苦,而且她不喝的话,他不是一勺一勺的喂下去就是一口一口的喂,这样更苦,上一次纤云实在犯恶心,他就是如此,害的她整整吃掉一碗蜜饯,甜的腻歪死了,导致后来看到蜜饯就害怕。

“吃个甜枣吧。”蜜饯改成甜枣,甜味淡些,但是纤云还算能够吃下去。

齐子吟抿了抿嘴唇,略带点小失望,他都转备好了一大碗甜枣,可惜没有派上用场,冲着拧着脸的纤云乐呵呵地笑着,暗暗想着下次看来要再苦一点。

身体又重了,贵妃娘娘召见入宫,自从怀孕后纤云进宫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是一旦纤云不去,许是也推脱不去,今日是贵妃的生辰,不能不去。

贵妃怀念做姑娘时候吃的饺子,许氏就做了一些,一块带入宫中。

虽是贵妃生辰,刚经过一段乱世,需要喜庆的事情来热闹一下去去晦气,不过请的都是宫中的太太,纤云以身子不适为由,出现露个脸就离席了。

“主子,那些饺子里面被下了毒。”墨惜神色微微带着紧张,低声附耳。

许氏做的饺子是平常家吃的,自然是放入贵妃的寝殿中,上不了皇家宴席。

“仔细瞧清楚了吗?”不跳字。纤云悄悄回了屋,又让墨惜去瞧瞧,并让墨兰守着。

墨惜去而复返,很确信地点点头。

出门的时候仔细检查过,每个都检查过,没有问题才出发的,入了宫一直就没有外面的人接触,贵妃如今的手段,宫里人早早收拾的服帖,哪里出了问题。

晴画也在想同一个问题,突然想到一点姑娘,我们上车之前,奴婢去取披风的时候,食盒是搁在马车里的,那时候可有谁来过。”

纤云心中一紧,那时候她根本没注意到此事,娘一直在嘱咐拿些事宜要注意,哪些不能吃,而且她一直以为在晴画手里,晴画办事她一向放心,哪里知晓晴画中间有这段波折,这么说毒是那时候下的,千算万算,没想到会在是食物里下毒,难道他们的目标是我,毒死贵妃,栽赃与我,一石二鸟,好算计。

纤云先平静下来,前面的生辰宴还有一段才结束,仔细想想对策,直接告诉贵妃饺子不能吃,岂不是便宜了那下毒之人。潜伏多次,狐狸尾巴还是露出来了,只是手段还是一如既往,之前在她安胎药里下毒,现在下毒下在吃食里。

只是若是沈家做的话,总觉得过于牵强,确实让人疑惑。

想不通,纤云就扔在一边,先把当前的问题解决掉。

唤来晴画,仔细吩咐后去了贵妃那里,先通个气。

“刚才看到沈家的姑娘和公主在园子里,似乎要往这处,主子……”墨惜有些拿不住,万一沈家的姑娘和主子起了冲突伤到胎儿办,可是劝七奶奶避开,又眼不下这口气,没做坏事,为要躲着,躲着反而像似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去表姐那里看看,许久不见了。”纤云转身离开,墨兰松了口气。

纤云拉着一紧嫁为人妇的贺水欣小声嘀咕,初略地把大概的事情讲述了一遍,”这次定要帮我,关系到存亡的大事。”

“确定是沈家干的吗?”不跳字。贺水欣很惊讶,他们很少与沈家有来往,无仇无怨地突然来事。

纤云又把最近的风言风语说了大概总之,就是沈家了谣言,或者就是不,也想借此机会再次培养出来一个皇后,贵妃是他们的劲敌,宫中势力大地位稳,宫外还有族人撑腰,还是新晋的功臣侯爵……”

贺水欣忙打断我明白,你是想试探一下背后的人,只要将计就计,背后的人一定会跳出来,好邀功。”

纤云点头,此事不是沈家就是与贤妃要好之人作为。宫中有权势的妃嫔不多,与贤妃交好的就一个淑妃地位还行,要是此事与她有关,她定会出现挑事。

不然只要纤云和贵妃一口否认,只还会知晓贵妃是吃了何物中毒。

所以一定会有鉴证人。

“我到时候会去的,只是不让沈姑娘露脸,这个有点难办。”但是一出现,来捉拿的人肯定不会说实话。

“这正是难办的地方,这样吧,我思来想去,还是就设在贵妃的寝殿附近的院子里,你和端品公主通个气,让她带着沈姑娘,看准了时机,应该没问题。”纤云皱眉,想想有没有其他漏掉的地方。

贺水心长叹一声都快做母亲的人,还如此不得安生,你的日子我看着都累。”

纤云无奈地笑了笑,她也不愿意如此,不愿意整日堤防着那个,警惕着这个,还要算计着各种事情。

二人分别后,纤云回到寝殿,看到贵妃愁眉苦脸地看着桌上两盘子饺子,一盘子有毒,令一盘是特地寻来无毒的饺子,仔细看来还是有区别的。

“此事确定了吗?”不跳字。以为没了贤妃娘娘,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多年的绷着的神情也松懈下来,想不来又发生这事,“在宫中,要说得罪谁,只怕只有淑妃娘娘了,她与贤妃娘娘较好,莫非是她?”

纤云把心中的想法说了一遍,然后把两盘饺子混在一起,做上标记,让贵妃记住。

“待会儿就知晓了,贵妃娘娘,可惜这毒药墨惜暂时也没看出是,这些边角是圆的饺子是无毒的,娘娘待会千万不能吃了。”不然可以装的更像,刚才墨惜拿小鸟做了实验,折腾了好一会的功夫才晕厥,看来是不会立马死的毒药。

贵妃娘娘点头,纤云又补充了一些细节,话还没说完,淑妃娘娘就到了,贵妃娘娘和纤云对视一眼,收敛心神。

果然是她背地里面使坏。

纤云起身行礼,淑妃阴阴地笑了笑,摆摆手示意坐下,看到神情有些疲倦地贵妃娘娘,暗暗期待,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但是纤云却看得清明。

纤云好奇淑妃时候发作,难道是看到贵妃吐血身亡才动手吗,在想要不要让墨惜准备一下类似的药。

“这饺子看着不,不像宫中御膳房的出品,难不成是这位侯爷亲自带来的?”淑妃心中急得不行,面上却表现出一派轻松。

贵妃点点头,小口吃了一个,也邀请淑妃一块吃,淑妃连连摆手摇头,反应特别大,贵妃不由地多看了一眼,微带疑惑,淑妃忙讪讪地打圆场我刚吃饱,实在吃不下了。”

好吧,找的借口还算行,刚才毕竟是在生辰宴上。

“我是来给送生辰礼物的,刚才人太多没赶上,一路追到这儿。”说着屋外的丫鬟抱上来几匹艳红色的锦缎。

“这是我刚刚得到的,你别看样式不起眼,做衣服穿得特别舒服,别嫌弃。”淑妃娘娘笑吟吟地把锦缎递。

贵妃娘娘觉得有些头晕,刚站起来就晕了,泛着白眼,表情狰狞扭曲,身份恐怖,连纤云也被吓到了,莫不是真的中了毒,急的看向墨惜,墨惜投一个安心的眼神。

“大胆,居然敢谋害贵妃娘娘,来人给我拿下!”淑妃得瑟的大声喊道。

纤云哪里肯依贵妃娘娘只是身体不适,按说应该晴御医才对”,“晴画赶紧去请御医。”

“我对药理有些精通,这分明是中毒的迹象,赶紧来人拿下,即使不是中毒,也是你这恶妇害的。”淑妃好蛮不讲理,就是要拿下纤云。

纤云挺着肚子,身体很不利索,又估计到孩子,安静地随来人押着跪在冰凉地地上。

“淑妃娘娘,自问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陷害我,贵妃娘娘有不测,我能得到好处,说句不好听的,最得利的莫淑妃娘娘你。”纤云大声叫嚣道,眼神瞥向墨兰,墨兰冲他的点点,纤云说的更加大声起劲。

端品公主领着沈姑娘,刚走到门口,就被里面的声音吓到,继而二人躲在门外没有进去。

“哈哈……你倒是蛮聪明的,可恨贤妃娘娘和二姑娘居然一直没看清楚你的真面目,才惨死在你们手上,就算我得利有样?现在事情已成事实,你即使再狡辩也无济于事。”看了一眼,已经奄奄一息的贵妃,心中非常解气。

“贤妃娘娘陷害多位皇子,此事是圣上明察,与我无关,家中的祖母只是个受害者,你莫要胡说扭曲事实,要我说,害死贤妃娘娘的应该是你才对,贤妃娘娘不懂药理,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毒药,你善于药理,肯定是你嫁祸于贤妃娘娘的。”纤云刚才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故意豁出去说,这样才让淑妃纤云在拼死狡辩。

站在门外的沈姑娘全身一怔,家中的事情她虽的不多,但是偶然间听到父亲提过,想把她送进宫,让她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利用淑妃,表面上较好,但是不能真心相交。她清楚的情急当时爹说到淑妃娘娘时的眼神,狠毒阴寒。这么说爹爹是知晓淑妃娘娘的事情,也皇后娘娘的死与贵妃娘娘无关。

即使如此,沈家也不可能再出一位皇后,看现在圣上对义勇侯的态度就知晓,虽是功臣去只得一个好听的名称,贵妃娘娘也深居简出,不理会宫中的那些是是非非,外戚干政是皇族大忌,可惜爹爹他就是看的不明白,不行,见了两位娘娘,她更加不想入宫,再想到圣上对沈家的态度,她必须把这一切好好和爹说清楚。

转身就走,端品公主轻声询问几句,二人就悄悄离开了。

圣上和御医也即使赶到,怒气冲冲吼道你给我跪下,好好交代你都做了好事?”

淑妃纳闷,刚想开口,圣上一瞪眼,御医忙跪下来禀告回禀圣上,这些毒药确实和宫中几位皇子中的毒十分相似,但是其中混杂了好几种其他的药,臣一时半会不能确定。”

淑妃娘娘瞪圆了眼瞅着桌上放着的好几瓶毒药,些药她已经扔掉了,还会出现,贤妃被抓的那天,她就处理掉了。

“不解释是吧,那就直接押下去吧。”圣上不耐烦地挥挥手,毫不理会哭叫连连的淑妃。

“义勇侯赶紧起来,此事做的不。”此事义勇侯先禀告了他,他才能寻得机会处理了淑妃,虽然早早知晓贤妃的药是来源于淑妃,可惜淑妃在贤妃被抓后,就处理掉了,根本没有证据,他一直没法下手,今日正好寻得机会。

御医开了几幅要给贵妃娘娘调理身子,刚才制造那种惨象的药虽然没有毒性,却伤身子。

两个月后,沈府的姑娘失了踪,整个沈府都在寻找。

“那位失踪的姑娘就是当日在门外和端品公主在一起的,沈家想送女子进宫的心思一直没断,听说从旁族里面挑选出来三四个出众的姑娘,打算在今年选秀的时候送入宫中。”贺水欣叹了口气道。

纤云也心有愧疚,沈姑娘若是有不测,她确实有要担当些责任。

“别想那么多了,总之,现在日子算是太平了,还是把的小日子过过好吧。”贺水欣把纤云拉,抱了抱,刚准备摸摸她的肚子,纤云就叫唤出来。

“啊……好痛”,肚子传来剧烈的疼痛。

“不好,是要生了。”郝妈妈年纪大有经验,忙扶着纤云躺下,唤来产婆。

前面湖边钓鱼的葛天行和齐子吟闻声赶,被权是铁面的关在门外,里面叫声一声高一声低,外面候着的人的心就七上八下的。

“放心,肯定是个大胖小子。”葛天行是人,想了想实在不安慰,就拍了怕的肩膀。

才不管是还是女儿,我要完完全全的云儿,死小子,要是再不出来,我军法处置。

————完————

原本设定有婚后的生活的,但是觉得还是写到这里比较好,到这里此文算是结束了,谢谢大家的支持,虎摸~~~

————————————————————————

某娃:我摊上个爹,我还没出来就要打我,好害怕,我还是不出去了……

某爹:称我好的时候,赶紧出来!(黑着脸)

某娃:娘,你看爹……

某娘:(无力中)……你赶紧出来吧,谁军阀军法处置你,我就家法伺候他。

某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