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系列三:释珈
作者:冷晓沁 更新:2018-05-20

“然,不要……不要……”素白的床上,一个脸色煞白的女孩嘴里不断的喃喃着什么,倏然!她猛地睁开眼,瞬间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个素白的房间!冷汗顺着她的额头滑落下來,她从床上坐了起來,惊魂未定的下床走到洗手间洗了把脸。

自从然出事之后,她就一直在不断重复的做着他被子弹击中的那一瞬间,她看着镜中脸色惨白的自己,微微的垂了垂眸。

平复了一下心情后,释珈走回卧室,看了一眼钟,才5:00,罢了,既然已经醒了,那今天就早点去看他吧。

简单的收拾了一遍后,释珈独自走在寂寥无人的街道上,由于很早,道路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她也落得了个清净。

“老伴阿,今天我们走到6:00,然后回去吃饭,好不好?”

一个沧桑却带满爱意的声音传到释珈的耳中,释珈闻声望去,只见一位年逾古稀的老爷爷正对着坐在轮椅上的老奶奶说话,释珈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因为这个老奶奶沒有丝毫的反应,只是直直的望着前方。

老爷爷体贴的把衣服又往她的身上围了围,自言自语道,“果真是要到冬天了,这天气还真是有一丝寒意,走吧,我们再转一圈就回去吧。”

就这样,老人推着轮椅上的她渐渐消失在释珈的眼前。

他们,一定很幸福吧。

到了医院后,释珈径直走向二楼的病房,走进去后,把刚刚买來的花插到花瓶内,细细的摆弄着,“然,今天我买的是百合花,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插完花后,她坐到床边,注视着他苍白的脸颊,心中划过一抹苦涩,半年了,他就一直这么闭着眼睛,那双鬼魅般迷人的眼睛她再也沒见过。

“对了,然。”她用纤细的手抚摸着他完美的侧脸,“我写了一首歌,现在唱给你听。”

她甜甜的笑着,仿佛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惜,她所做的一切,他都无法看到……

“你曾说过的

永远不会离开

你做到了 我爱上了

我们转换了角色

换一种方式守护彼此

……

身为故事的主演

应该明白所谓的誓言

习惯了用微笑诠释眼泪

我的爱还是这样的卑微

即使曾经再甜再美

也应该明白你所谓的永远

这份爱 究竟被谁掩埋

……”

【注:以上歌词均为本人所编。】

她眼角带泪,却依旧在笑着,一曲终了,悲伤被她演绎到极致,“然,我今天路过公园时看到一对很幸福很幸福的老爷爷和老奶奶,虽说她已经神志不清,但老爷爷却依旧在照顾着她,我不知道他照顾她多少年,或许是一年,两年,三年,十年,甚至更多……”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他的大手,眼中充满了坚定的神色,“以后,我就像这位老爷爷一样照顾你好不好?”

她注视着他的脸,只见他依旧是呼吸平稳的闭着眼睛沉沉的睡着,丝毫沒有要醒來的迹象,她的心微微有些失落,不过,她随即便释怀的笑了笑,不管他醒还是不醒,她就这样,照顾他一辈子了!

以前,她欠他的,现在,轮到她还他了。

“咚咚咚。”

“进。”释珈从床上站了起來,只见南宫暄一身护士服走了进來,“释珈,你今天怎么來这么早?是不是知道林桀然今天可以出院了,激动的來接他啊?”

“出院?今天就可以了么?”释珈淡淡的问道,但眼中却是隐藏不住的喜悦。

“嗯,李院长说,然经过这半年的调理,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现在能不能醒过來,就要靠他自己和我们周边人的努力了。”南宫暄说到这,眼神闪了闪,随即暧昧的说,“我觉得啊,我们其他人都沒有用,只有你才能唤醒他的意志。”

释珈表情淡淡的,虽然南宫暄这番话有些调侃的意味,但还是十分有道理的。

“对了,释珈,你要把然接到瑞兴吗?”南宫暄又想起了一个问題,林桀然从小就失去了双亲,本身又是暗影的家主,平时很少告诉别人他的位置,恐怕连个稳定的住处都沒有。

“嗯。”她用鼻音淡然的回了一句,不想多做解答。

这时,又有两人从病房外走了进來,释珈见到來人一愣,随即又恢复了平时淡淡的表情。

“李叔叔。”她礼貌的说道,随即又对一旁的沈治离点了点头。

沈治离嘴角微扬,给人一种很暖心的感觉。

“释珈丫头,”李振平拍了拍她的肩膀,“就知道你今天会來,林桀然这小子,就靠你了啊。”

说到这,他用余光偷偷的瞄了一眼沈治离,发现沈治离表情转瞬即逝过一个万分复杂的表情,看來,他心中依旧还是多多少少有着释珈的。

“嗯。”释珈仍旧是少言少语,漠然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李振平倒也习惯了释珈的这副模样,也不再说什么,“嗯,丫头,那我和沈治离先去忙了。”

沈治离听到这句话,在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又看了释珈那张淡漠的小脸,眼中深埋着不舍。

【有一种人,只能永远藏在心底。】

中午的时候,阳光普照着大地,接近冬天的天气有了一丝暖意,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出院,是因为她怕他感冒。

“我送你们回去吧。”当释珈推着轮椅上的林桀然,推开病房门的那一瞬间,一道极为熟悉的声音传到她的耳中,她的脚步猛地一滞……

“你……你怎么來了?”

“送你们回……家。”他强压住心痛的感觉,说出“回家”这两个字。

“……”她无言以对,只是感觉此时见到他格外的尴尬,外加一种说不上來的复杂心情。

两人已经快六年未见了,彼此的脸上都褪去了稚气,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脸上依旧习惯性的展现给她最温柔的笑,“今天我本來是要看他的,但沒想到今天是他出院的日子。”

他握住轮椅的把手,“走吧。”

他带着睡得格外安详的林桀然大步往前走去,释珈有些不知所措的跟在后面,看着肖译染上一抹成熟的帅气背影,陷入了沉思。

他开车把两人送到了瑞兴,又把林桀然扶到了床上之后,转身就要向外走去。

“等等。”释珈叫住想要离开的他,他脚步一滞,转身看向她,“怎么了?”

“坐下喝杯茶再走吧。”她不知说什么,但是就这么让他离开的确是有些不好。

毕竟,他刚刚还帮了她。

“额。”他笑了笑,随即点了点头,“好。”

烟雾袅袅,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瞬间在房...

间中蔓延开來,舒缓人疲惫的神经,“你的茶艺还是这么好。”他拿起一杯茶,抿了一口后,笑了笑。

“多谢。”她对他客气的说道。

他的眼中闪过一道无奈的光,他苦笑着说,“我们何时变得这么生疏了?”

释珈沉默,余光却时不时的往林桀然的位置看去,她担心他,同时也觉得他要醒过來了一样。

肖译看出她的心思都在林桀然的身上,微微垂眸,掩饰住自己的情绪,“你爱他么?”

释珈回过神,看向他,笑了笑,并不作答。

“但愿你能幸福吧。”

他放下茶杯,站起身,沒有再看她的脸,转身离去。

释珈依旧是沉默着,一直注视着茶水,却沒有喝,只是看着缓缓飘起來的烟雾,夹杂着一股香味,扑面而來。

……

又是一缕阳光从地平线射出,笼罩在林桀然和释珈的身上,自从林桀然出院已经一个月了,她每天都在清晨带着他在阳台上等着日出。

“然,今天的天气看起來好像不错呢。”她浅浅的笑着,帮他锤着腿,按摩着四肢,防止肌肉退化。

做好了一切后,她给他围上一圈厚厚的毛毯,天气越來越冷了。

当毯子盖上的那一瞬间,林桀然右手的食指轻轻的动了动,可惜,她却沒有看到。

待太阳完全升起后,她把他推回卧室内,向往常一样,去给他准备早餐。

谁料,当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她的脚不小心的勾到了轮椅的轮子上,她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一阵剧痛立刻袭上她的痛觉神经,可是,更糟的是,轮椅被她这么一拌,林桀然居然从上面顺势倒了下來!

她顾不得疼痛,立刻用身子给他做了肉垫,生怕他摔在地上。

“呃!”他好沉,压的她快喘不过气了,她推搪着他,却发现他的睫毛微微的动了动!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俊脸,只见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释珈就这么怔怔的注视着他一点点的苏醒过來。

待他完全苏醒后,看到眼前的一幕,呆萌的说,“我们……怎么了?”

由于刚刚醒來,他的声音还有些沙哑,释珈的脸一红,这才反应过來,立刻推开他,想要逃跑,但又觉得不太好,便把他从地上拉了起來。

“你小心一些,你刚醒,腿部肌肉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她扶着他坐到了床上,而他一直看着她,沒有多余的表情。

“怎么了?”释珈注意到他的注视,问道。

“这是……你家……”

“不,这是我们的家。”释珈笑的格外的灿烂,他还是第一次见她笑的如此开心,微微失神了片刻后,才回过神來,“我们……的家?”

“嗯。”她抱住他,有些撒娇的说,“你睡了半年多了,我真怕你就这样一直睡下去,你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

“然,我爱你,等你恢复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林桀然听到她的这些话,反手把她紧紧的拥在怀里,嗅着她的发香,闷闷的说,“好,我的未婚妻。”

……

番外系列三:释珈已完结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