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作者:花苹果1 更新:2018-04-22

“混蛋,欺负人!”

苗舒歌气极了。

但很快就软下来,死缠烂打。

“哎呀,大叔,我会好好表现的,做你的贤妻良母。如果你娶我的话,我会每天替你洗衣服,烫衣服,打扫屋子,替你做饭,你累了,我还会替你按 摩捶背,给你斟茶递水……”

“总之,我一定不会让你后悔娶我的!我发誓!”

云以臻听了满意的点头,说道:“嗯,听起来很不错。”

“你也心动了吧!”

可是,云以臻适时的给了她一盆冷水。

“但你不觉得,如果我需要这些服务,找个保姆就可以了吗?”

他才不相信苗舒歌这么能干,他又不是不知道她有多少斤两,所以,不作期待。

“那我该怎么做你才肯娶我?”

苗舒歌纠结了。

“看你表现,让我开心了,我自然会娶你。”

“那我要怎么表现啊?”

“你自己想,好好努力,让我开心,嗯?”

“哎呀,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就直接点告诉我嘛!”

“好了,再不起来,你下午的课要来不及了。”

&&

浴望这种东西,不碰的时候,不会觉得有那种需要,何况,云以臻也懂得排解。

但自从酒店开荤之后,他发觉自己就开始朝思暮想了,偏偏苗舒歌临近期末考,没时间应付他,他也不忍心耽误她学习。

可是,几天过去之后,苗舒歌在电话里抱怨功课太难,他再也忍不住了。

借复习功课的名义,他把人拐到了他的公寓。

自然的,苗舒歌在他的指导之下,考试险险过关,但也付出了大量的“体力劳动”。

“大叔,那个心肺复苏按压,你的身体再给我练习一次,我还不是很熟练。”

“可以,但你给我什么甜头呢?”

这几天“劳动”太密集了,小丫头见到他就躲。

甜头?

苗舒歌脸色微红,昨晚也是请教问题,他也要了“甜头”。

“你就不能无私奉献一次吗?每次都这么势利!”

他就不累吗?现在她每天都腰酸背痛的,晚上的“劳动”,真比体育老师让她跑三千米还要累!

“我已经无私太多次了,现在该是收回利息的时候了!”

“不给练就算了,反正已经考完了。”

苗舒歌不看电视了,起身打算回房睡觉。

今天刚考完试放假,云以臻接她回来的,她还没带衣服过来,所以穿的是云以臻的衬衣当睡衣。

白衬衣刚好盖住苗舒歌半截大腿,露出来的大部分,白得性感,尤其是小丫头每次晴动的时候,总喜欢用腿勾他的腰。

她的反应,从来都很自然,因为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反而更容易让人疯狂。

云以臻喉结滑动了一下,有些口干舌燥,浴望忽地就涌上来了。

他一直以为苗舒歌是幼苗,没想到,其实她也可以这么性感,这么女人味的,他好像越来越被她吸引了。

难道是因为她的身体满足了他的浴望,所以才被她吸引吗?

苗舒歌去睡觉之前,到餐桌倒了杯微波好的热奶,额前已经留长的卷发垂落下来遮住了她的眼睛,她顺手捋了一下,带到耳后。

云以臻看着她那轻柔一捋,竟觉得妩媚极了,有点移不开目光,心怦怦乱跳,他默默的数了一下。

曾经看过一份调查,说如果一个男人面对女人时心跳能达到110到120之间,那表示这个男人喜欢上这个女人了,两人的荷尔蒙互相吸引。

而他的心跳,114下!

云以臻被他的想法震惊住了!

&&

苗舒歌放暑假之后,一直住云以臻的公寓,白天,她到医院实习,这是云以臻安排的。晚上回来,云以臻还会教她一些基础的东西,帮她巩固基础。

然后,睡觉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会做一下剧烈运动。

他们没有做避孕措施,两人说好,如果苗舒歌怀孕了,那他们就赶快结婚。

苗舒歌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每天都早起替云以臻做早餐,每天都把家里打扫一遍。

打扫还过得去,但她的厨艺实在是……

云以臻给了一次面子之后,就不肯吃她煮的“焦炭”了,为了他的健康,她也不忍心逼他吃。所以,只能自己多煮几次练习练习。但学了一个星期了,还是没进步啊!

苗舒歌觉得很气馁,似乎她真的太笨了。

她这么笨,大叔反悔不娶她了怎么办?

不过,她还没沮丧多少天,她就光荣的升格做妈妈了——她怀孕二十五天了。

云以臻也很高兴,比他料想的还要高兴许多。

所以,第二天一早,他就心甘情愿的拉了苗舒歌去登记结婚了。

从民政局出来,云以臻还特地打电话给宋苍墨,告诉他,他的小表妹被他拐到手,原本想打击一下宋苍墨的,哪知,宋苍墨只说了一句“求之不得”就拽拽的挂了他的电话,让他干窝火。

回来的路上,车子爆胎了,反正离家不远了,他们手牵手走回去。

“老公,我要你背我!”

苗舒歌改口改得快,这才拿红本本,她马上就叫“老公”了,还恨不得多叫几百遍。

“好!”

云以臻弯身,苗舒歌兴奋的跳上去。

“小心点,你肚子里有我们的双胞胎孩子呢!”

两人颇有默契的一致希望是双胞胎,心诚则灵,老天爷不能总是偏袒宋苍墨那个拽家伙的!

“我忘记了,下次不会了。”

“都当妈妈的人了,还总是像个孩子一样毛毛躁躁,还好,有我替你收拾麻烦。”

“大叔,你后悔啦?”

“没有!”

“那你会不会觉得很累?我总是让你收拾麻烦。”

“不会,这样的日子,也很有意思,每天都有不同的惊喜,我从没试过这种感觉!”

“大叔,你对我真好。我也会好好对你的。”

苗舒歌激动的在云以臻脸上吻了一下,云以臻微微一笑,心里有些甜。

再次迈开脚步朝家的方向走,如果之前还有些摇摆不定,那么现在,他有信心继续往前走了。

许多年之后,云以臻才明白,结婚,有时候欠缺的只是一种冲动。

无爱不婚,这似乎是结婚的基础,但谁能保证结婚之后就不能产生爱情呢?

至少,当孩子满地爬的时候,云以臻确定自己很爱他的妻子。而且,12年的年龄差距,真心是好,因为当他老了,他的妻子还青春年轻着,他为此骄傲着,得意着。所以,结婚之后的云院长,回家的第一个乐趣,就是把自己的老婆打扮得花枝招展,并且乐此不疲,幸福融融。

&&

一月前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之后,云以臻和苗舒歌飞到了日本度蜜月。

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两人在日本玩了半个月,临回国前,云以臻受邀到医院交流学术。

结束了研讨会出来,云以臻没想到会遇见一个人。

那人,骨瘦如柴,他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他穿着病服,脸色蜡黄,不时的咳嗽气喘。

医学经验,云以臻感觉得出来他的病情估计不轻。

脚步迟疑了一下,还是向男人走去。

白本儒狂咳了一阵之后,捂嘴用的手绢已经沾了星点的血迹。

他得了肺癌,末期,时日无多了。

看到云以臻,白本儒祈祷云以臻没认出他来。

“得了什么病?”

云以臻问道。

“一点小咳嗽,不碍事。”

白本儒说完,又一阵咳嗽,但不想让云以臻看到他病入膏肓,所以,咳出来的血硬生生咽下了胃。

“都这个时候了,面子撑不了台面的。”

云以臻无声冷笑。

“我是医生,你瞒不过我的。”

白本儒无奈的扯了扯干涩的嘴唇,说不出话来。

“还可以治吗?”

“绝症!”

白本儒嘶哑不甘的叫道。

“嗯,滋味不好受吧?”

想到白竹茵和方雪如曾经受过的苦,云以臻对白本儒并不同情。

云以臻的挖苦,让白本儒明白过来云以臻一定知晓了他阴暗卑鄙的秘密。

他无地自容,悔掉了肠子,可是一切已经不可回头了。

自从知道那女人生的儿子不是他的骨肉,他的钱也被那女人卷走之后,他就开始懊悔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消沉了一段时间,每到孤枕难眠的时刻,他就深深的怀念以前和方雪如相濡以沫的幸福日子。他想回头了,可正当他意识到自己有多卑鄙无情想回头的时候,肺癌末期彻底的击碎了他的念想。

他想,一定是自己做的缺德事太多了,老天爷看不过眼要来收他了。

他是活该,这样一副病入膏肓的身体,还有什么脸回去见熟悉的人呢?

都怪自己有福不惜福,如今快死了,也没个人照顾,更加没人给他送终了。

“雪如,她还好吗?”

忍了许久,他终究忍不住问道。

他以为他早已不爱方雪如了,但到了最脆弱的时刻,他才发觉他想依靠的人,也只有她,所以,他不能原谅自己曾经对她的伤害。

“好,非常好,阿姨又结婚了,她的丈夫你也认识的,就是宋苍墨以前的司机老王,老王待她很好,很珍惜她。”

云以臻淡淡一笑,感受得出来白本儒悔恨交加。

白本儒惨白着脸色,几乎脱光了眉毛的眉头耷拉下来,他紧抿双唇忍住咳嗽,但还是咳出了血,直接的就吐了出来。

如果先前他还奢望过回国,回去找方雪如,那么现在,云以臻彻底的打破了他的美梦。

云以臻怜悯的给他递了块手绢。

“你还想知道竹茵过得好不好吧?她和宋苍墨复婚了,生了两对双胞胎,他们家在温泉度假村那里建了个大别墅,过起了幸福美满的日子。你可以放心,宋苍墨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茵茵生了两对双胞胎?”

白本儒一阵惊喜,他真没想过白竹茵和宋苍墨还会复婚,而且,他有四个外孙了。

如果他当初不把白竹茵赶走,他没有设计让方雪如被人强奸逼她离婚的话,那他现在该是最幸福的人了,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会度过一段很幸福的时光。

但如今,连幻想都不可能有了。

他是个人渣,活该凄惨孤老病死。

“嗯,孩子很漂亮很聪明。大的已经去幼儿园了,小的也会走路叫人了。”

“啪!”

白本儒突然扇了自己两个耳光,悔恨的泪一滴滴的往下掉。

“我真该死。”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当初伤害妻女的时候,就该有心理准备自己会有今天的下场。”

云以臻叹息一声,看白本儒垂泪懊悔的样子,有些仁慈的心软,所以,他离开之后,特地拜托医院院长对白本儒多加照顾。

回国之后,他很快就登门拜访宋家,把白本儒得绝症的事告诉了白竹茵。

虽然白本儒的所作所为太卑鄙无耻,让人心寒,但真心的,方雪如和白竹茵都没想过他会得绝症,不久就消失于人世。

“茵茵,你和苍墨去看看他吧!他终究是你的父亲,毕竟,他曾经也疼爱过你。”

方雪如放下了恨,所以,对白本儒仅剩怜悯了。

白竹茵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的心情,儿时幸福快乐的记忆渐渐的在脑海里清晰,终究对白本儒还存有怜悯,两天后,白竹茵和宋苍墨飞抵日本,但白本儒在他们到达之前就已经因为拒绝治疗去世了。

为您精选好看的言情小说,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