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决定
作者:十绪 更新:2018-05-21

第三百八十六章 决定

十一月也会炙热如火,可对于漫长的未来来说,这一段骄阳的日子也不过是流年中的倥偬一瞬。

黄寺,如果你在……黄寺,如果你还能在我面前看见今天的我。

那一夜很狼狈,在黑暗中呜咽了很久,以最没有想到的方式倾泻出了积蓄已久、隐晦到几不可闻的情绪。

黑暗中的对视,紧拥,简短的哭诉,仅仅一夜,便化去了几年来和赵泷之间纠结出的矛盾与复杂思想斗争。

疲惫中一同回了家,暂居于老房子内,柯元清常来光顾,朱哥诸人搬去了别的城市,听说他们会在三亚安享以后的生活。一直到一月上旬,A市终于彻底平静,赵泷依旧瘦瘦的,两个多月的操劳,即使一直进补不少,可似乎怎么也长不回当初那副相当壮实的样子了。

细想来,赵泷他们进南帮不过三年,要经历多少,才能平平安安的走下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其实不论有没有踏入社会的这些黑暗面,要成熟长大,我们都会牺牲很多东西。这世道,绝对不要去斤斤计较老天赏你的和剥夺走的那些物事。福祸相倚,我从来都相信。黄寺的离开,直到今天我才算彻底醒悟,兄弟、家庭、感情、得失,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是历练,是珍惜,是感恩。走错了路,停下来便是前进。

历时数月的大清洗,赵泷在默不吭声中成功削减与铲除了南帮内的“毒瘤”,也可以说是以前老一派遗留下来的所有的裙带关系。

记得第一次被我所知的南帮内部大清洗还是在徐萧远聪明反被聪明误死的那会儿,赵泷得益于于洛与朱哥在背后的帮手,九死一生的从那些势力里爬了起来。追杀木宇报师仇,而后得到二哥李力民重挺,也不过是明面上的支持。随后还发生被我看见的一幕——赵泷戗杀帮内老一辈!那个时候的我怎会知道赵泷狠辣的手段与坚硬如磐石的心全是被李力民等人逼出来的呢。没有实力的赵泷也只不过是被李力民操纵行事而已,万幸他和黄寺赌了一把,低眉顺耳的同时暗度陈仓。

九哥说的没错,赵泷和黄寺二人在这一系列的混战中缺一不可,他们互补的处事手段和几乎截然相反的性格让他们在这段路程里拉拢、震撼了不少人,即使赵泷常被人斥责为不择手段,黄寺还会被赵泷指责优柔寡断、妇人之仁坏大事。可是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在没有站稳脚跟前,他们谁都不能缺了谁。

黄寺曾说过,看电视剧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比如当年大家一起看《大宅门》,我就只一心投入剧情愤懑医药世家白府的衰落,而他们自身入南帮后,就少有的能聚精会神在外事上,一部历史剧,让他们愣是看到了权贵的运用与更多深厚的人世把握,并且完全带入到自己生活。

狗急跳墙,逼急的兔子也会咬人。有一次晚上吃饭和赵泷喝了点酒,他才透露出一星半点关于他们内部洗精伐髓的事儿。一大批我所熟识的或压根不认识的人被换下马,比如Kiss的石白,都是重点“单位”的老员工。石白原本就是李力民用来提点和监控赵泷的人,赵泷一直把他放在Kiss当做左膀右臂,一是他能力确实罩得住,二也是早前没有证据证实他的“二心”。赵泷主要讲了石白,其他人说了些原因我也没有上心。

“我真的这么些天才知道你肩上担子真的很重。”听完他长长的叹息后,我用了两个“真的”来强调自己的认真。“你什么时候才能卸掉这些压力?”我拍了拍他的肩,他一股脑喝完了一大杯冰啤。

“有压力才会有动力。”他淡淡地一句,呆了会儿,忽然笑了,又双眼凝定地看着我,“你其实不知道,我有点喜欢这种日子了,有时候我甚至不想离开它。”

他说,除了黄寺的事以外,他其实不后悔走这条路。这条路激发了很多人的潜能,他和黄寺甚至鲍伟都是被人逼出来的。他很开心现在的生活,即使站在高处总有人觊觎你的位子,即使现在站在高处的只剩他一个,但是不论什么“政变”他都能胜券在握。呆在这种生活圈子之中,也是唯一一处会感觉到处处还有黄寺气息存在的地方了。

“会感觉他还在。”赵泷怔怔地看着前方,似自言自语的喃喃,随后闭上了眼。我知道黄寺的离开对他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可他太能隐藏自己情绪,即使有泪,剧烈地流过一次他就再也不会让我们看见。

“所以我很庆幸,很庆幸我是遇见了你们,越长大才愈发知道这世界上能像我们一样的人太少,不是说我们所经历的事,而是、而是能把这种责任一直坚持下去的……”我摇摇头,“也不是责任,从来都不是……可是你们总是坚持的拉住我,竭尽所能的去阻止我错的更深……其实我真不知道你们救我的动力何在,总不放弃我……我现在经常回想,要是每一次让我来面对我自己对你们的所作所为,我真的会放弃我自己。”

赵泷突然一手按上我后脑勺,我猛然一惊,积蓄的情绪一滞,住了口。他说:“不要再自责,他也不愿看到的。”他静静地看着我,语气轻缓,“我们是兄弟。”他嘴角抬起一丝笑,“是要对彼此负责的。”

两个月的时间,A市郊区陆陆续续迁进一些大工厂,陶瓷、造纸……A市新/闻台也不过播出消息数月,由政/府大力支持引进的企业就是建造的快。一边感叹,一边听过来窜门的柯元清说,这次小年赵泷会大手笔封红包给诸位亲近的兄弟,曾经杨烨玖名下的荒废土地,都在他们返回老家前交给了赵泷的。还有朱哥手上的些许权势和商业项目,也由赵泷逐步代理上手……

“赵泷真累。”我叹了口气,柯元清只拍了拍我肩膀,“他心里都有数,眼下你把你自己照顾好就是真安了他的心了。”

小年将至,A市街上也格外的热闹。刚买了大包水果回来,气都还没喘匀,就见赵泷手中一纸房契递来,“这是黄寺给你的礼物。”

“什么东西?”虽不解,但看那白纸黑字红印章就知道其价值,再扫到上面熟悉的一串名字,一目十行间,便已了然。

“这是去年,噢不,实在刚选址的时候他都想要送给你的。”赵泷双眉一挑,“最近我才发现是有多少事需要我来忙,每月月租都要我来收,这种小事,完全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呐。你闲着也是闲着,嗯?”

怪不得。前情往事悉数涌现,一时我全然说不出话来。

“其实……”

“其实,我也有条件的。”赵泷打断我的踌躇。

“这也是黄寺所想要的,你的将来,纵使我能把我的所有都分给你,可是你只是现在这个状态,真的很难靠这一辈子。”

“我明白你的意思。”一笑,“这几个月,你很忙,我也够无聊的了,你们,为我付出的也已经够多了。”

“还好你也才十七。”他抓抓我脑袋,有时候我和他沟通起来太容易也会叫人十分不痛快。赵泷搂住我晃了晃,“李伯那我也早说好了,好歹这一届也是他最后会带的一届了。”他早就给我谋划好了一切。

“那你呢?”乍然决定了,分离也格外艰难。

“我?”他皱着眉,一副没想到出路的苦闷模样,我内心一时挣扎起来,也沮丧,自一个多月前对他敞开胸怀,表现出了对学习的一点向往,他便立马安排了老师带我捡回画笔颜料。

“我都休了一年假了,这还空出小半年,当然是用来打发掉了。”他脸上俱是无奈的笑意。

“嗯。”呐呐出,若真要去实行,我又犹豫了。

“如果决定了,就干脆的去做,磨磨蹭蹭的,将来会更辛苦。”赵泷是打定了主意要撵我一把了。

——————————————————

下一章,噢不,应该说是下一卷预告了。

但是我想说的是,我现在正在修改第三卷,按今天的状况和心态想来,第四卷前面一百多章估计我也想后期慢慢进行修改啊。

因为自己还有留念的缘故,所以下一卷还有最后的小高潮。要是收费的书的话,我后面的一卷内容应该会开新书作为番外去写吧。但是就这样吧,生活富足,只求妥善完成自己当年的心愿。

2014.6.10凌 十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