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作者:婷婷仙后 更新:2018-05-21

(疯/狂看'小说 )很大的病房内只有空调散发的适宜温度从鼻间呼出的气息融合到空气中

眼皮下的眼珠转动着缓缓的睁开映入眼前的白色提醒她昏沉的脑袋筱冉举起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牵动了长长的输液管

断断续续的能回想起之前破碎的画面为什么自己会在打点滴呢望着四周的摆设确定这是在医院

她还在暝想的时候穿着白大褂的护士端着盘子将药放在一边的柜子上含笑的对筱冉说:“你醒來了这瓶点滴结束后就可以出院了”

听着流利的英文筱冉反问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

露出惊奇的表情护士站在床边回答她“难道你不知道吗你发高烧是你的老公送你來的一定是度蜜月时不小心感冒了他刚刚才出去守在这里一夜应该很快会回來的”

支撑着坐起身筱冉注意到无名指上耀眼的戒指心想着什么时候被套上的她想要拔掉却因病房门被人打开抬眸的瞬间忘掉了手上的动作

來人戴着口罩递给了筱冉一张匿名信接过后盯着神秘人看了好一会儿对方只简单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显然他伪装成医护人员的身份给她这封信摸索着白色的信封猜测里面的内容

好奇的拆开信封默读着信上的字体随着末尾的句话筱冉无法平静很不理智的拔掉手背上的针孔鲜血往外溅她不顾及抽过面纸捂住踩着拖鞋就往外跑

在医院的门口冷毅拦住着急的筱冉“你要去哪儿”

“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孩子放开我”筱冉拼命挣扎

冷毅一听脸沉了下來“凌筱冉你清醒一点看清楚你现在在哪儿告诉自己允焕死了我们的孩子沒有了”

筱冉条件反射甩了冷毅一巴掌之后颤抖着手红了眼眶低头看了看自己后退了几步抱头低泣手背的鲜血并沒有因纸巾而止住她难过不已

就算心里再否认事实就是事实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倒在血泊当中不管她怎么摇晃呼喊那小小的身子一动也不动冷静下來的筱冉不知道谁替她处理了流血的手背望着坐在身边的冷毅他的侧脸还若隐若现自己的掌印

把自己收到的匿名信过程全都告诉了冷毅她揪着自己的衣角闷闷的说:“哪怕只是一次我想放肆的跟上帝要求只看一眼我想好好的跟他道别一如挥别过去我的人生到处都是遗憾迫于无奈的我苟且活着真的好沒意义

冷毅担忧的目光锁定筱冉下定决心坦白:“其实那封匿名信不能说明什么你不需要放在心上那是有心人试探的”

“什么“筱冉惊愕”是谁“知道这件事的不多有谁拿这种事跟她开玩笑

阿仕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振振的说出:“是我”

从椅子上站起身筱冉不敢置信她流着泪水走到阿仕的面前起伏的胸口预示着她压抑着情绪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筱冉声音很小的问:“为什么”

“我从最初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就遭到了毅的反对可我还是不怕死的违抗他的警告坚持了我的行为你现在的心理不也帮你找回了自己竟然放不下干嘛还要勉强自己”

“那谁准你用允焕做文章的”筱冉歇斯底里的大声质问:“你凭什么这么做我的生活跟你有关系吗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对我”

阿仕摸了摸鼻子看了一眼沒有说话的冷毅后才回答筱冉“因为你毅打破了他所有的原则身为他的好友如果他能找到幸福我很欣慰也会衷心祝福他可是你跟他之间有太多的伤痕不是对你不相信也不是抱着你要离开他的想法而是我想帮你们一把或许残忍了一点希望能是好的结局”

“你少自以为是了像你们这种人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顾旁人的感受有什么资格说幸福给我听好冷毅的幸福与我沒有关系我是我个人我的人生也不需要你们负责”筱冉擦了把泪故意撞了阿仕往前走去

冷毅挠着短发跟上去抓住她的手腕想跟她解释却遭到了筱冉的驳斥“假如生活时戏剧的一部分那么你有够可悲的为了自己的私欲不惜在我的伤口上撒盐也只有你能做得出不要忘了我心口的伤疤都是你落下的我习惯用我的泪水去覆盖伪装的不让别人发现”

“我知道筱冉我......”冷毅很气恼

不想在冷毅的面前表现软弱可泪水就是不受控制“旁人不知道也就算了我不指望要人同情我难道你也不晓得吗允焕对我的意义沒有他我七年前就活不下去了所有人都可以不知道你不能因为那是我爱上你的证据他是你的象征”

冷毅情不自禁紧紧抱住她吸着她的发香一遍遍说着道歉的话

心灰意冷后筱冉只觉得世界都是黑暗的再也沒有光明让她追逐了她不憧憬着未來的生活即使抱着自己的男人曾是自己所爱的也不能安抚她失控的情绪她如同在十字路口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不安感蔓延无人可以帮她她无法相信一个人

身在国内的冷嘉妍挂断电话后一脸的忧郁她不睡沒有想过后果以为这么一刺激她会有好的效果怪她太天真了吗

愣神当中冷嘉妍沒有注意到冷嘉豪进她家门当冷嘉豪站在她的面前伸出五指在她眼前挥了挥冷嘉妍才一惊好奇看着冷嘉豪“哥你什么时候來的”

“大白天的在发什么呆门也不关你家进小偷你也不会发觉的”冷嘉豪斜了她一眼很自在的坐在沙发上

冷嘉妍嘟嘴紧跟着坐下“阿仕去意大利了我刚接到电话我的计划搞砸了我能不担心嘛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冷嘉豪抓住语句“还有谁”

叹息中冷嘉妍把自己的计划一老一实讲给冷嘉豪听说完最后的时候迎來了冷嘉豪一个白眼和几句责备

显得很冤枉冷嘉妍委屈的为自己辩解“我也是为了帮他们嘛既然我都答应蕾蕾不为难了看在哥用情至深的份上想着我也出点力”

“你是白痴吗你知道孩子对筱冉意味着什么吗做事情怎么能不动脑呢我真想不到阿仕居然由着你还帮着你果然跟你在一起后智商都会急剧下降”冷嘉豪无法平静满心的都是为筱冉打抱不平

冷嘉妍接受批评越听她越觉得奇怪“我说你的反应是不是也大了点我可以理解你把她当成朋友可我还是的堂妹你怎么能因为一个凌晓冉这么凶我我家阿仕都沒对我这么凶过我也有孩子我当然知道孩子对妈妈的重要性我不是让她跟我哥和好他们还有机会的啊”

闪躲的目光聚集在某一处“关键人家不是你你的想法也不能代表是筱冉的心里话我跟筱冉认识的早当她在邻市带着孩子拼命工作的时候你根本就想象不到她的忐忑”

不屑的挑过头“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太偏心了我的计划或许是有失误欠缺太多的考虑但你怎么能把责任全归咎于我呢好歹我也是抱着好的希望才实施的啊谁沒事去戳她伤口啊那个孩子也是我的侄子我难道不想他吗这两年我也会梦到他不是只有凌晓冉的爱才是爱她沒有走之前我当她是家里人的”

心情受到影响冷嘉豪坐不住了“本來我來也沒什么事情我先走了”

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对着冷嘉豪的背影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冷嘉妍沮丧的抱起抱枕反思着自己

坐在跑车里降下车窗冷嘉豪仔细回想冷嘉妍所说的话他抿着唇沉思

沒有多久冷嘉豪还是掏出手机在信息的条框里输入了几句关心的内容按了发送键他手指敲击着方向盘说不上等筱冉的回复扬着视线又看了看冷嘉妍的住所沒好气的摇头口里吐出白痴两个字发动了车子

俞蕾也也因最近冷嘉豪的支持状态好很多已经出院了坐在饭店里高兴的和几个同事聊天当冷嘉豪一个人走进來的时候俞蕾凑近他“嘉妍呢”

他这才想起來自己居然为了筱冉的事忘了邀请冷嘉妍过來吃饭的尴尬的咧开嘴“嘉妍的心情好像不怎么好沒有來下次我们再请她出來吃饭吧正好算上阿仕的份”

半信半疑的俞蕾沒有再说什么留意他一直看手机的小毛病

您正在阅读的《毒宠冷情娇妻第二百六十八章(正文)》章节结束,请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毒宠冷情娇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