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夜
作者:阿镐 更新:2018-04-26

一个名字融进一个世界需要很久很久,而消失,仅仅需要的,只是一瞬间罢了,

北京,青岛,

赵匡乱与恭三儿这两个名字渐渐被人遗忘,或许若干年后有人提起,却沒有任何人记起,这何尝不是最悲哀的事情,

易萤火呆呆的望着窗外,窗户似乎结成了冰,手握着小手,纵使全世界都以为那哥俩死了,但总有人为了某些东西愿意于全世界为敌,

仍然沒有倒闭的燃情,生意不好不坏,

“他们真的死了吗,”花蛇轻声问道,这个问題也不知道这是她问的第几遍,

麻子女摇了摇头,悲哀中带着一丝坚定,这也是她苦苦支撑着燃情的原因,

在绝望与无奈中,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虎头山上,赵匡乱已经勉强能站了起來,也欣赏到了老人留在他身上的杰作,沒有赵匡乱想象的那么的惨不忍睹,甚至赵匡乱有点喜欢老人纹的独特的满背,

一直栩栩如生的孙大圣,只不过比电视上的大圣多了几分戾气与邪气,一身战甲,直视苍穹,咆哮着,总觉得这不甘平凡的猴子会杀出來一般,这真实度,让赵匡乱看的心惊,同时对老人的猜测也越來越多了一点,精通刺青,精通象棋,精通中医,好像沒有这老人不懂的那一门,

窗外依旧下着雪,虽然雪景美的要命,赵匡乱却沒有多的心思想欣赏,只是想离开这地方,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他还有必须要做的,不得不做的,

老人也看出了赵匡乱的心思,但沒有点破,只是跟赵匡乱下棋时多说了几句可有可无的话,

赵匡乱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但也不是傻子,在这里下了这么长时间的棋,怎么说也得摸出了几分道道,甚至有时能跟老人玩一出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把戏,

又是一个比城市平静不下一千倍的夜晚,赵匡乱总觉得自己被这毫无做作的环境影响了自己那浮夸的心,甚至感觉把自己所肩负的一切都要看的清楚几分,要是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赵匡乱相信自己的心态可以到底一种境界,至于是什么境界,赵匡乱也无法捉摸的透,人生这东西,总是会给人一种朦胧感,让人怅然若失,

今天老人丝毫有着很大的瘾,跟赵匡乱不知道下了多少盘,大岳早早睡了过去,打着声音不大的呼噜,倒是跟他那体型很不配,赵匡乱与老人借着烛光,下着一盘死棋,

老人给自己倒了一小杯无名酒,酒香一下子就弥漫了整间小屋,酒香让赵匡乱想到了很多,特别是那醉三手,

抹了抹嘴,赵匡乱动了动棋子,跟老人下了少说也得有一百盘棋,一百战,一百负,而这次,赵匡乱仿佛看到了点希望,也不知道是老人让他,还是赵匡乱歪打正着的走了狗屎运,

老人凝重的看着棋盘,手中转着两枚棋子,陷入了沉思,

赵匡乱也不急不躁的坐着,不经意间透过窗外看到这雪天,那被月光照的发光的雪,赵匡乱一时看痴了,

“赵匡乱,过了这个月,回去吧,你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只需要静养就可以,”老人最终还是沒有走出一步,只是看着这盘棋,淡淡道,

“好,我实在是有些要事要处理,老先生的恩情,我会记一辈子,我赵匡乱虽然沒有什么出息,但绝不是白眼狼,”赵匡乱回过神,有些激动道,不知为何,对离开虎头山,赵匡乱对外面的世界的恐惧打过期待,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有很多人大隐于市的原因,

老人看着一本正经的赵匡乱,笑了笑,端起眼前杯中的酒,小小抿了一口,一脸陶醉道:“恩情就不必了,也不必放在嘴上说,我也想拜托你件事,”

“老爷子说就,,”赵匡乱斩钉截铁道,哪怕这老人是要他的命,他恐怕也会二话不说的交出去,这就是赵匡乱心中的道义,一份一条命的恩情,拿一条命來还,不算太过分,因为这条命是这老头子给他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这条为前提,就是这么简单,

老人看着赵匡乱那副如刀山下火海的模样,摆了摆有些干枯的手道:“我说的是好事,瞧瞧你那模样,我还能把你推进刀山火海,离开时你带上大岳,让他出去见见世面,什么脏活累活交给他便是,”

“当真,”赵匡乱吐出两个字,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这大岳的一身本事他不是看不清楚,像大岳这样的猛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更别提这样白送了,这可不是天上掉下來一块馅饼,不过赵匡乱心中却一丝顾虑,这顾虑是什么,赵匡乱还真有点说不清,

老人笑了笑,像是会读心术一般:“有什么话说,不需要顾及太多,”

赵匡乱苦涩的笑了笑,摸着头道:“说实话,我怕大岳进入那千奇百怪的社会,会崩塌他的世界观,其实我这人也不干,也有很多不干净的东西要做,也必须做,让大岳跟着我颠沛流离,不太好吧,”虽然不确定这老人与大岳在这里生活了多久,但看大岳那沒有城府的模样,好像是个孩子一般,经不起太多太多的黑暗,,

“你说的对,这也是我看中你的原因,我知道你底子不干净,看你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就能看的出來,但你跟别人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法,我就不提了,但大岳,注定不能在小小的虎头山上一辈子,要记住,在这个时代需要用一些俗不可耐的东西伪装自己,”老人再次抿了口酒,看着赵匡乱,眼神中有些赵匡乱不容拒绝的东西,赵匡乱可以想象的到,老人年轻时是何等霸气的存在,

“好,”赵匡乱又看向棋盘,或许老人也有着他的难言之隐,明白了些什么,坚定道,

老人摸着胡子,欣慰的点了点头道:“沒白救你这个狼崽子,至于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你心里应该比我明白,”

赵匡乱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老先生名为,”赵匡乱终于忍不住问道,的确,这老人太神秘了一点,神秘到连赵匡乱都觉得好奇,甚至怀疑这一场不过是场梦境,

老人把小杯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一副畅快的表情,摸着稀疏的胡子,乐在其中一般,淡淡道:“姓刘名青松,一个中国遗忘的名字而已,”

赵匡乱点了点头,这个陌生的名字在中国有过什么样的传奇,他也只能想想,因为现在的他,还沒有到达了解这个名字的高度,

赵匡乱紧了紧身上的大衣,觉得这深夜越发的寒冷,而老人则比他穿的还有简朴,却坐的铁骨铮铮,赵匡乱是不得不佩服,

“乱子,给我讲讲你的故事,我可不相信一个二十來岁的年轻人会走到这一步,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走出那小青龙村,”刘青松手中握着一子,一直握到光滑,留下了浓浓的岁月,

赵匡乱表情有些悲凉,靠着墙,看着淡淡的烛光,突然轻笑道:“我沒有告诉过你们,我还有个姐,不过她死了,死在了一些我所触摸不到的人们手里,”

刘青松眉头轻轻皱了皱,打量着赵匡乱,叹了口气,人生本是如此,

“我一身怒气的來到这个世界,我想杀了任何人,不过当我拼尽全力都无法触碰到他们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迷茫,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只是觉得我不能倒下,我要是倒下了,谁來报我姐的仇,”赵匡乱或许是第一次这么吐露心声,

“苦命的孩子,幸运的孩子,还是悲情的孩子,”刘青松淡淡道,或许赵匡乱要一直走到最后,才会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所在,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赵匡乱喃喃着,

“活着,”刘青松吐出烟圈,同时吐出这么两个字,

赵匡乱沉默了,

“乱子,总有人一天,你会站在一个高处不胜寒一般的高度,那时候记得想想我这老不死的几句话,如果被我说中了,别忘了我的名字,”

虎头山的深夜,安静的让人觉得诡异,

老人哼着不知名的京剧,满上了酒,触景生情着,

而赵匡乱,只有一会看看那注定是他无路可退的残局,一会看看窗外月光下像是童话一般的世界,笑一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这里傻傻的坐着,向往着那轮明月,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红脸的关公 战长沙

黄脸的典韦 白脸的曹操

黑脸的张飞叫喳喳……啊....

紫色的天王托宝塔

绿色的魔鬼斗夜叉

金色的猴王 银色的妖怪

灰色的精灵笑哈哈……啊…啊

在这熟悉的京剧声中,赵匡乱渐渐眯上了眼,与其在那里感叹着自己颠肺流离的半生,不如想想未知的未來,想想如何挺直腰扛住自己所肩负的,赵匡乱是这么想的,却沒想到半点道道,只有这样不甘的睡了,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