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一阵醋意
作者:于隐 更新:2018-06-19

次日,丁香一觉醒来并没有见着大山,她觉得奇怪,这又不是在家里,平时大山得起早先去地里瞧瞧或是再干些活,然后得去她家盖房子。可这明明在县里,他干嘛不多睡会儿,睡懒觉多舒服啊。

莫非大山买早饭去了?丁香这么寻思着也没当回事,起床穿衣洗漱,还哼着小曲。

其实大山天还没亮就出门了,因为他想到丁香肯定会问钟大娘的家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可他当时没问清楚,钟大娘也不肯说,他便早早起床去河边李嫂子家。

虽然李嫂子和钟大娘一起走了,但他觉得李嫂子家里肯定还有家人。果然,大山清早赶到时,李嫂子的公婆都在家呢,大山一打听,李嫂子的公婆就一五一十把他们所知晓的都告之他了。

原来是钟大娘的大儿子犯了命案,钟大娘的老伴和两个儿子都在吴地主家当长工,本来干得好好的,可是吴地主家的幺子不知何时认识了钟大娘的大儿子,觉得他虽长得貌丑却极忠厚老实,便让其跟随去邻县游玩。

长工给地主家的儿子当贴身随从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可没想到一去邻县就出了事,吴地主的幺子在外嚣张惯了,到处惹事生非,这回在街上带着钟大娘的大儿子一起打死了人。

当然,吴地主家的惯用手段就是把事情推到随从的身上,然后出些钱了事。可这回被打死的家属是邻县有头有脸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肯放过,非要以命偿命。吴地主的幺子见邻县的衙门也不敢包庇他,他只好撇清自己,说是钟大娘大儿子与死者在街上打架斗殴,他根本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为了摘个干净,吴地主家连一文钱都不出,巴不得钟大娘的儿子早些被执斩刑。当时李嫂子的儿子也是吴地主家的随从,而且还和钟大娘大儿子在一起,也出手打人了,只不过吴地主家见钟大娘的大儿子更老实嘴拙一些,便全推在了钟大娘的大儿子身上。

李嫂子的儿子也关进了大牢,不过他只是因此案受了些牵连,顶多关个一年半载的,再受点皮肉之苦,没有性命之忧。而钟大娘的大儿子就倒霉了,尽管官府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随从,主犯不是他,真正致死者一命呜呼的主犯是吴地主家的幺子,官府也希望早早了事,是不会为钟大娘儿子做主的。

钟大娘本已经准备好了大儿子成亲的钱,可是她辛苦为儿子攒下成家的十两银子全花了出去,仍然不够那些贪官分的。她还去吴地主家求助了,却被无情地赶出门来,人家巴不得她儿子赶紧被斩,此案便一了百了,哪里肯帮忙,更不可能出钱,此案一旦拖住了吴地主的幺子就多一分危险,吴家对这形势再清楚不过了。

大山得知此事后便往客栈赶,顺路买了包子。丁香见他带回了包子,笑眯眯地说:“我猜你就是去买早饭了!”

丁香心情还不赖,拿起热腾腾地包子吃了起来,她见大山吃得很慢,还在分神想什么事情。丁香纳闷了,大山平时是那么爽快又痛快的一个人,吃着这么香的包子,他怎么还有心事呢。

丁香笑着拿起一个包子往大山嘴里一塞,“咋了,在路上遇到美人了,把我相公迷得魂不守舍的?”

“咳!咳咳!”大山被丁香这话噎得直呛,包子被他很不雅地咳了出来。

他慌忙用手收拾嘴边的包子,瞅了丁香一眼,笑道:“是啊,确实遇到大美人了,可惜人家不搭理我,我正烦心呢。”

丁香知道大山是在逗她,假装又羞又恼,粉拳直捶大山的胸膛。大山却一手抓住丁香的手,神色也凝重起来,“丁香,昨夜钟大娘来找咱们了,她不让我叫醒你。她家出了点事,我……”

丁香睁大了眼睛,惊愕地看着他,没有打断他,示意他说下去。

大山一股脑儿把昨夜和今早的事都说了,还拿出只剩一些零钱的荷包放在了丁香的面前。

丁香怔愣许久才将这事消化了,然后再默默吃着包子,可是吃着吃着眼泪却流了出来,哽咽地说:“钟大娘苦一辈子,没想到已到晚年不但没能看儿子成亲,没能抱到孙子,却要看着儿子受如此之罪,她心里该有多痛啊。官府草菅人命,权贵欺男霸女,老百姓如同刀俎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任何朝代,为何都会有许多不公?”

丁香虽是同大山说话,其实像是自说自话,心头到底意难平。她知道靠这四两银子虽然能疏通关系,但顶多能让钟家人多探望犯人,至于活命的机会,官府怕是不会给的。

大山攥着丁香的手捏了捏,“丁香,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我们只是小平民,没能与官府斗,也没能与权贵斗,除了尽自己绵薄之力给些钱,又能做什么呢?除非……咱们能找到更大的权贵来压制对方,可是……”

大山说着便叹了口气,心想,丁香若是嫁到权贵世家,这事怕是难不倒丁香。可丁香嫁的是他这么一个泥腿子,却只能白白伤心落泪,毫无办法。

丁香却一下站了起来,惊悟地说:“要不我们去找南公子吧,他爹可是南员外,现如今南家与郑家已有了姻亲,而且南、郑两家都与省里的权贵有些交情,只要南员外肯帮忙,钟大娘的大儿子指不定确实有几分活命的机会。”

大山跟着点头,却又小声补了一句,“南公子可做不了他爹的主,南公子最见不得冤案他应该肯帮忙,可是他爹……,你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就好。”

丁香却狡黠一笑,“南公子不必求他爹,只需求郑大千金便可。”

大山更是懵了,“啥?让南公子去求郑胜男,这……这怎么可能,南公子他……”

丁香不等大山说完,便拉着他出门了,两人急忙赶到南员外府。他们跟看门的小厮说是丁香与大山来看望南公子,本以为要等很久,没想到南云阳很快就出来了。

丁香把这事说给南云阳听,南云阳一听说是吴地主家的幺子在外面惹事打死人便气得牙痒痒,要知道平时他就看不惯吴地主家的几个儿子,只不过吴地主家自知比不得南员外府,所以在南家面前收敛些。

吴家没有触犯过南家,南家纵有看不惯吴家的地方,也不好无缘无故找茬。但南云阳可不是个爱袖手旁观的人,只要能出手时便出手,他这点是他爹最烦忧的,平时没少为他摆不平的事擦腚。

南云阳一口答应要治一治吴家,还要帮忙救出钟大娘的大儿子。

但丁香可不敢由他胡来,也知道他爹那儿怕是过不了关,便拉着南云阳小声道:“你若怕你爹为难,可以去找郑大千金,郑家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她家一出手,怕是没有办不成的事。”

南云阳听呆了,手指丁香说:“你……好你个丫头,你让我去求那个男人婆?你也太小看……”

丁香嘟嘴道:“既然你不愿帮这个忙就算了,你愿意看吴家人无法无天也作罢,反正你爹不会趟这个浑水,而你又不肯求郑大千金。唉,原来你也是个意气用事之人……”

“谁说我是意气用事之人,我是真的打算收拾收拾吴家!”南云阳果然被激怒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此事我自有主意,我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你们等着瞧就是了。”

他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在想,看来也只能求那个男人婆了,既然娶她是娶定了,将来怎么收拾她的主意还没想周全,那就且先试探一下她,看她是不是个有情有义又善恶分明的人,倘若她不肯帮忙,那他将来收拾这个男人婆时就要狠一些了。

不知为何,南云阳想到这儿竟然偷笑起来。丁香拉着大山走了,她相信南云阳会做好这件事的。

大山还有些不明白,边走边说:“丁香,你说南公子能说得动郑家么,因为这事让南郑两家扯进来是不是不太好?”

丁香却摇头道:“此话差矣,其实我这么做可不只是为了帮钟大娘的大儿子,而是觉得南公子总是这么闹下去,会伤了郑大千金的心。只要是女人,无论她是持刀弄棒的女中豪杰,还是小家碧玉般的柔弱女子,都希望自己的男人能疼爱她,郑胜男自然也不例外。为了让他们俩共同去做一件事,彼此有交流,互相了解,我就给他们这个机会岂不是很好?”

大山恍然大悟,拍着脑门说:“哦,我明白了,你这是……在为他们俩牵红线,而且还能顺便为钟大娘家帮个大忙!”

丁香噗哧一笑,“人家都定亲了,哪里还需我来牵红线,不过你说得没错,只要他们顺便能为钟大娘家出些力,我就没白出这个主意。走,我们去买发钗和布匹吧!”

两人来到街上,掏出剩下的钱,实在买不了多少布了。昨日丁香和大山一共带了六两银子出门,这是南云阳送给他们大喜事的礼钱,丁香打算多买些布和年货回家卖一卖,想从中挣些钱。

昨日花了二两买年货和豆子,现在这点碎银子只值几百文,看来就能买几匹差些的布和自家人过年缝新衣需要的布了。

他们俩在挑布匹时,大山打量了丁香的神情许久,说:“丁香,你好像不太喜欢这些布,这没钱的日子你是不是过……过不习惯?你放心,你家的活马上就干完了,这年一过我来年就拼命干活,一定多攒些钱,将来给你买好布做新衣裳穿!”

丁香听他这话心里乐开了花,她不在乎大山能不能攒钱,但大山有这份心,那就是对她的疼爱,她怎能不开心?刚才还嫌这些布匹花色不好,现在却完全不嫌弃了,开开心心地挑着布匹。

买好了布,大山便将布捆起来背在身上。丁香招呼着他说:“走,咱俩到南面那条街给我姐买发钗去!”

大山直愣愣的,“不是替我哥买么,他要送给他中意的姑娘呢,你咋记成是给你姐买了?哦,对了,你是不是想送一支给你姐,那好,咱们就买两支!”

丁香朝他直翻白眼,还戳他的脑门,“你能不能长点心,你觉得你哥看中的姑娘会是谁?”

大山顿悟,跺着脚说:“啊呀,我怎么给忘了,我哥请你代买发钗时你问他那位姑娘喜欢什么颜色,又是什么身段,我当时还真想到了会不会是你姐,咋今儿个又给忘了呢,看来我还真是个糊涂虫。”

丁香挽着大山的胳膊,憧憬地说:“若如咱们所想,你哥和我姐能走到一起,那是再好不过了,你爹娘不再为你哥的婚事发愁,而我姐也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大山嘿嘿笑着,“是啊,你爹娘好几回说想让紫葵招个夫婿回家,那时我还说不如让你姐招个夫婿上门得了,你姐不可能一辈子带着孩子苦巴巴地过吧,可你爹娘还惦记着孙鸿娶你姐呢,没想到这么快你姐就有人喜欢了,还巧得很,竟然是我哥!”

丁香点头道:“你说得没错,我姐招个夫婿上门最合适不过了,免得带孩子到男方家去不妥当,婆家难免会嫌弃这个孩子的,婆媳相处本就难,还夹着个孩子,这日子可不好过,就不知你哥愿不愿意去我娘家当上门女婿?”

丁香此话一出,大山心里咯噔一下,倘若他哥真的看上了海棠,或许也不太愿意当上门女婿的。

更让他担忧的是,他的爹娘能不能同意他哥和海棠在一起呢,会不会接受海棠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至于让他哥当上门女婿,估摸着这是最难的一道关了。

大山心里隐隐担忧着,嘴上并没吭声。到了首饰铺子,丁香一眼就瞧中了一支浅绿色的荷叶发钗,精致玲珑,瞧着特别舒服。

“大山,我觉得这支发钗最适合我姐了。虽然她名叫海棠,或许选粉红更适合些,但村里大多数姑娘都喜欢粉红或艳红,我姐不喜欢和别人一样,这支素雅又别致,你觉得如何?”

大山却没应声。

丁香没听见应声,眼睛便从发钗上移到大山面前,见他不但不回答也不看着她,还盯着对面一位女子不眨眼地瞧!

丁香心里十分不爽,很不悦地踩了大山一脚,小声道:“你看谁呢,她就是你说的所谓的大美人?我怎么瞧着人家男气过重,姑娘家家的还板着个脸,谁惹她了?还有,穿着一身男装想糊弄谁呀,别以为我看不出她是个女人!”

大山回过神来,还从丁香的话里听出一些醋意来,顿时乐了,“娘子,你还有闲心吃醋啊,有这个功夫还不如跟着我看看热闹呢,就连郑胜男都来逛这种女人爱来的铺子了,莫非她也想梳女儿妆,再戴个发钗或簪子啥的?”

大山一想到郑胜男变回女儿装的样子就忍不住笑,就像想到一个男人打扮成女人一样可笑。

丁香这下明白了,原来对面那位皱眉看发钗的人就是郑胜男呀,果然是女中豪杰,看到这些首饰这位郑大千金可是一脸的嫌弃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