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4 章
作者:雾矢翊 更新:2018-04-22

阿菀听说二皇子来了,不由吃了一惊。『樂『文『小『说|

二皇子年纪还小,正养在宫里,轻易出不得宫,可是这会儿人却来到了王府,也不知道是他自己偷跑出来的,还是得了皇后的允许。若是偷跑出来了,以二皇子现在的年纪,能瞒得过人,以后可不得了;若是得了皇后的允许,也不知道他过来作什么。

阿菀忙迎了出去。

才到院子前,便听到了稚嫩中带着愤怒的童声大声吼着“都说了不准叫本殿下胖福!”。

跟着阿菀过来的丫鬟们听到这声音先是惊讶,想到说话人的身份,不禁有些惶恐。

阿菀不由挑眉,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二皇子又怎么得罪她家长极了,长极才会去撩他。长极年纪虽然小,看着也乖巧可爱,但却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二皇子又是个急性子,所以总被撩得蹦蹦跳,幸好二皇子被孟妘教导得极好,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胸怀磊落,并不记仇,倒是有些像孟沣那种疏阔豪爽的脾气,外甥肖舅也不是没有道理。

等到了近前,便见庭院里两个孩子一个站在院子里,一个站在台阶上,一个满脸怒火,一个满脸无辜,形成鲜明的对比。

偏偏此时她家那个甜萌的儿子还很无辜地道:“为什么不叫胖福哥哥?官福哥哥总是这么叫。”

二皇子的怒气果然被转移了,握着小拳头道:“好你个官福,下次再见,我要将他揍成胖猪!”

“打架不好,皇后姨母说不可以的。”长极适时地插嘴道,属于孩子特有的奶声奶气的声音,让人听了心都要酥了。

二皇子果然僵硬了下,然后有些不甘愿地撅着嘴道:“那我以后再收拾他……”

阿菀看得很乐,咳嗽了一声。

长极和二皇子转头看去,见她笑盈盈地站在白玉雕成的栏杆前,白晳柔美的面容衬着廊下开得正艳的夏花,安恬而悠远,那迎阳而绽的鲜花仿佛成了她裙裾边的点缀,让观者的心也莫名地宁静起来,跟着她唇角边的微笑而微笑。

“寿安姨母~~”二皇子很高兴地跑过去,伸出白胖的小手拉住阿菀的袖子晃了晃,“我来找长极玩,母后说了,只要宫门下钥前回去就可以了,你不要赶我好不好?”

谁敢赶当朝的二皇子殿下?这种话应该是孟妘叮嘱的了。

阿菀看向跟着二皇子过来的那群宫人,见伺候二皇子的奶嬷嬷和内侍都朝她点头了,方抿嘴笑道:“既然如此,濯儿便留着吧,长极自己一个人在家,有你陪他玩也好。”

二皇子一听,只觉得浑身都来了劲儿,马上挺起胸膛,拍着胸口道:“放心吧,我是长极的哥哥,会照顾他的。”

阿菀摸摸他的脑袋,见他虎头虎脑的,心里十分喜欢,便一手牵着一个,带他们回房。

回到房,阿菀便让丫鬟给长极换下身上沾了汗的衣服,又吩咐人上茶点。

丫鬟将装在攒盒里的点心摆了一桌,还有羊奶.子和淮山汁、甜瓜汁。

二皇子正好口渴了,捧着甜瓜汁来喝。

等长极换了衣服出来,马上拉着长极开始叽叽喳喳地说话,询问他是怎么和父亲习武的,难道就像刚才那样蹲在那里?可是姿势好不雅的样子……

“这叫扎马步。”长极心里觉得二皇子这个小哥哥真是傻得冒气了,怕他头发短见识也短不知道自己爹爹厉害,不免要给卫烜正名,将卫烜教他习武前的一翻话复述了一遍,听得二皇子差点呈蚊香眼。

阿菀听得好笑,虽然儿子说得不全,但以他的年纪,并不能理解话中之意时却能记得这么多,也实属难得了。

二皇子皱着脸说:“怎么烜叔说的和武师傅说的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长极眨巴着眼睛看他。

于是二皇子便将武师傅当初教他习武的话复述了一遍。

虽说二皇子羡慕长极能和卫烜习武,便去猴皇帝,让皇帝也答应派个侍卫作武师傅教他,可他年纪还小,又是个活泼好动的,哪里能稳下心来打基础?没办法,武师傅只能由着他的兴趣来学,可不就学了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了么,根本就不算是事儿。

阿菀明白宫里人的心态,自然不点破,见自家儿子皱着张包子脸十分不解,只觉得好笑不已。

等两个小家伙吃了些点心,阿菀便带两人去正院给瑞王妃请安。

二皇子过来时就直接闯随风院来了,并未去瑞王妃那儿。

瑞王妃见两个孩子过来,十分高兴,笑呵呵地吩咐厨房做些小孩子喜欢的新式点心,拉着两个孩子说了很久的话,直到二皇子不耐烦了,拉着长极跑出去玩儿,她也不以为意,和阿菀一起跟着出去。

午膳过后,两个孩子一起四脚八叉地瘫在凉席上睡着了。

阿菀坐在床前,拿扇子给他们扇凉,看着两个睡得虎呼呼的小家伙,可爱的脸蛋红扑扑的,柔软可爱,心中一片安稳。

直到刻意的脚步声响起,阿菀扭头,看到穿着一袭赭红色锦衣的男子走进来,朝他竖了根手指嘘了声,又指指床上睡着的两个孩子。

卫烜走过来,看到床上两个睡得昏天暗地的家伙,眉头拧起,抚着阿菀的肩膀问道:“他们吵你了?”

阿菀笑道:“没有,他们很乖的。”

卫烜一脸不信的表情,觉得孩子都是讨债的,两个讨债的加起来闹腾,能将天都掀了。

“行了,这里交给下人就好,你也回去歇个午觉。”卫烜不容分说,将阿菀拉了起来,将她手中的扇子交给了一旁伺候的丫鬟,然后拉着阿菀回房。

等躺在床上,阿菀见他坐在旁边给自己打扇,不由有些好笑,说道:“难得你今天不忙,要不要也一起歇会儿?”

卫烜低首亲了下她的嘴角,气息与她亲昵地交融片刻,声音温和得醉人,“嗯,等你睡着了我就歇。”

阿菀看他片刻,知道他是怕他跟着睡着了,没人给她打扇会让她热醒,所以才会如此。

“我让人送个冰盆子进来,只一点没关系的。”阿菀柔声道,“你也歇一歇。”

卫烜见她如此,遂不再坚持。

等丫鬟将冰盆子送进来,阿菀便笑着靠在他怀里,安心地歇了个午觉。

等他们午觉醒来,便听说孟沣带他家儿子上门来了。

官福活泼地跑了进来,对着正在让宫女伺候穿衣服的二皇子和长极叫道:“胖福你太坏了,出宫来都不告诉我一声,自己就过来找长极玩,再这样下去,咱们就要友尽啦!”

二皇子双目圆瞪,抄起宫女手里捧着的衣服就丢到官福脸上,吼道:“你叫再胖福,就友尽了!”

“胖福别这样,名字只是个代号……”官福笑呵呵地说,笑得有点儿像弥勒佛。

真是个爱笑的孩子。

二皇子气得过去掐他。

表兄弟两个掐来掐去,满室乱蹿,宫女捧着衣服在他们身后追,长极蹲在一旁捧着脸看他们。

阿菀进来看到,无奈地摇摇头,亲自过去分开两个掐在一起的小朋友,又亲自给二皇子穿衣服。

二皇子原本还瞪着官福,等见到蹲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柔静温煦的笑脸,她身上隐隐约约的香息扑鼻而来,清而不冽,香而不媚,不知怎么地,突然就脸红了。

鬼使神差地,二皇子伸手搂住她,认真地道:“我喜欢姨母,姨母和我回宫好不好?”

“不好!”长极跳出来,紧张地道:“这是我娘亲,胖福哥哥太坏了,你自己也有娘亲,怎么能抢我的娘亲?”最后已经是指控了。

二皇子有些脸红,争辩道:“你懂什么?我又不是抢你娘亲,只是觉得姨母很好……”怎么样个好法,却又说不明白。

长极扁着嘴,自己紧紧地搂住自己娘亲的一条手臂,委屈地瞪着二皇子,觉得这个小哥哥实在是太坏了,以后都要叫他“胖福”算了。

阿菀笑了下,没将二皇子的童言童语放在心上,给他穿好衣服,又拍拍儿子的脑袋,让人给他们上了下午茶点。

等吃了下午茶点,三个孩子又冰释前嫌,疯玩在一起了。

到了傍晚,三个孩子依依不舍地分手,一个回宫,一个回公主府。

送走两个小哥哥,长极很欢快地跑去书房找他爹了。

接下来的日子,二皇子都会磨着皇后让他出宫来找长极玩,有时候是皇太子带他过来,有时候是内侍带过来,有时候是卫烜带过来,不过活动范围只有瑞王府。

很快便到了荣王妃的生辰。

荣王妃的生辰并没有大办,荣王只请了一些玩得好的宗室和勋贵子弟过来喝杯酒,女眷中来的也是一些关系比较亲近的,就生怕自己王妃吃亏似的,将其他人都拒绝了。很多想要奉承荣王的人没有办法,又不好冒冒然地过来,只能早早地打发人送来贺礼。

荣王妃在荣王府的花厅里招待过来给她祝寿的女眷。

来的人并不多,只有二十来个,阿菀和柳清彤便在其中。

荣王妃口不能言,但她只要坐在那里微笑,便是一副让人难以自持到屏息的画,光是看她就觉得满足了,根本不用她怎么招待。

荣王还是担心他的王妃因口疾吃亏,生怕有谁给她不痛快,频频打发婆子过来探望,那婆子被指使得团团转,暗地里擦汗不已,却只能苦逼地去转播现场的情况。

阿菀如何看不出其中的异样,再想起先前荣王使人过来拜托她如何照顾他王妃的事情,不由哑然失笑。

荣王妃性子恬静,不过却是个喜欢孩子的,阿菀带了长极过来,官福和二皇子也过来了,还有几个勋贵府的孩子,让她十分高兴,让厨房做了很多小孩子爱吃的糕点和甜食招待。

以二皇子为首,一群孩子在花园里疯玩,笑声一遍遍地传来。

很快二皇子便带着人跑了进来,好奇地窥探着,当看到微笑地凝望过来的荣王妃时,虎头虎脑的小朋友脸红了,羞涩地过来请安。

荣王妃笑着给他擦汗,又拿了个果子给他。

二皇子眨也不眨地看着荣王妃一会儿,才和长极他们出去玩。

等出了门后,二皇子跳到栏杆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一群小弟们,握紧拳头道:“我以后也要娶个像叔祖母那样的仙女作妻子,一辈子只对她一个人好!”

其他的孩子听了,对他哦哦哦地叫起来,也不知道是在笑他还是在嘘他。

年纪最小的长极懵懂地看着他,插嘴道:“那胖福哥哥你以后可不能再和宫女们拉拉扯扯了,也不能让宫女陪你睡觉觉,不然你的妻子会生气的。”

二皇子瞪大了眼睛,觉得长极这小屁孩子懂个什么,反驳道:“谁说的?”

长极甜甜地道:“我爹说的!”想起他爹说若是他的小虫子被别的女人碰了就要割了它的话,长极心里莫名地觉得这种话不能在人前说,决定私底下去和二皇子说。

他们都这么好了,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啦~~

二皇子顿时纠结了。

他天不怕地不怕,世界上就怕两个人,一个是母后,一个是烜叔。

只要母后板着脸,他便不敢任性了。比起母后,对于烜叔,二皇子总觉得他好厉害好可怕的样子,只要烜叔扫一眼过来,莫名地就不敢放肆了。幸好长极不像烜叔,是个可爱的弟弟。

于是,二皇子心塞了。

而更让他心塞的是长极私底下说的话,以至于后来让他每次见到卫烜时,都会下意识地蛋疼,对漂亮的宫女也不敢多瞄几眼,就怕小虫子不保。

不过二皇子很快又开心了。

因为到了秋天时,母后告诉他,他有个小姨母要从西北回来了,并且还给他带了个小表弟。

当看到比长极年纪小一些的蠢乎乎的小表弟时,二皇子十分高兴。

又有蠢蠢的小表弟可以玩了。

长极也很高兴。

因为终于来了个年纪比他小的弟弟了,而且这个小表弟看起来比二皇子胖福还要笨笨的,跌倒了也不哭,还会朝人笑得蠢乎乎的,只要给他吃的就开心了。

小表弟有个很喜乐的小名,叫包福。

就在长极拉着他娘亲的手好奇地打量小表弟时,然后发现他被人挤到一旁,一个穿着大红色织金褙子的女人将他挤开,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娘亲。

长极扁起嘴,等发现那个小表弟蠢乎乎地站在那儿,也被他娘亲抛弃时,他心平气和了。

“阿菀、阿菀、阿菀……”

孟妡搂着阿菀又笑又跳,十分激动,死死地不放手。

卫烜和沈罄一起皱眉,到底没有上前分开她们。

孟妡搂了很久才放开,双目喜悦地看着阿菀,眼里满满都是重逢的喜悦。

阿菀也很高兴,笑呵呵地随着她紧搂着自己,也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等那股激动过后,众人终于坐下来说话。

孟妡将已经自动跑去抓着父亲袍子的儿子叫过来,夹着他的腋下将他举到阿菀面前,眉眼弯弯地说:“阿菀,这是我儿子,你是第一次见他呢。”

阿菀笑着摸摸歪着脑袋看她的孩子的脑袋,也将长极叫了过来,给好姐妹看看。

看到长极后,孟妡一把将她儿子往阿菀怀里塞,自己将长极抱了起来,往自己胸怀里塞。

沈罄的眉毛跳了跳,忍不住看了卫烜一眼。

卫烜正看着靠在阿菀胸口的小破孩,眉头也跳了跳。

阿菀抱着小包福,看向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的孟妡,双眼蕴着笑意,只觉得无论时光如何变化,她依然没有变过。

等卫烜和沈罄去了书房里说事后,阿菀让长极带着小表弟到游戏房里玩后,方和孟妡说起得体话。

姐妹俩许久未见,有说不完的话,不过一般都是孟妡在说,阿菀在听,如同她们小时候。

孟妡的话题跳跃很快,前一刻还在说育儿经,后一刻就跳到了朝堂上,转眼又跳到了勋贵后院,或者是在西北的趣事。

“……你知道么,蔡家的旁支流放之地距离阳城很近,我有一回出城时,还无意中救了一个生病的蔡家人,看着真是可怜,不过他们享受了嫡支的庇护,自然也要承受嫡支附带的后果,我也不可怜他们,只是觉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孟妡有些嘘唏。

当初九皇子和蔡家所做的事情,等到新帝登基后,便开始被清算,九皇子被派去守皇陵,终生不得出来。而蔡家的嫡支被满门抄斩,旁支被流放苦寒之地,其中被牵连在内的官员不计其数。

蔡家罪有应得。

嘘唏了会儿,孟妡很快又转移了话题。

两人一直聊到了天黑,直到卫烜黑着脸来赶人了,孟妡才嘟嚷着小气鬼之类的,在瑞王府蹭了顿饭才满意和和丈夫儿子归家,并且明言这几天都会过来寻阿菀说话,显然是嫁了个不爱说话的闷骚,积了几箩筐的话要和阿菀倾诉。

阿菀笑着应允,卫烜再次黑了脸。

等送走了孟妡一家三口,阿菀转身朝站在庑廊等她的男人回以一笑,上前挽住他的手,将自己依在他身边。

秋风乍起,夜风有些凉意。

卫烜将她揽住,摸了下她温凉的脸,沉着脸带她回房。

阿菀一直笑盈盈的,仰头看着灯光下男子昳丽的面容,然后忍不住踮起脚在他漂亮的下颌亲了一记,说道:“阿妡回来了,真好。”

卫烜没应声。

“不过有你在,更好。”她继续说道。

这略带煽情的话,终于让他耳朵染上了红晕,抿着嘴,淡淡地应了一声。

阿菀心里忍住笑,很想对他说,长极害羞时也是这样,抿着嘴,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其实脸已经红了。不过若是自己这样说,他估计又要心塞了。

两人走进房,便见到坐在临窗炕上玩一只做得极为精致的机关老虎的孩子抬起脸看过来,然后朝他们露出了欢快的笑容,跳下炕扑了过来。

“爹爹,娘亲,长极今晚要和你们一起睡~~”长极欢快地说。

卫烜沉下脸,“不准!”

“为什么?”长极搂着父亲的一条腿,抬起脸甜萌地看着他,“小表弟也和他爹娘一起睡的。”

“因为你是男子汉,男子汉不能和妻子以外的女人一起睡。”

长极眼睛转了转,又欢快地笑起来,“那我让娘亲当我妻子,我就可以和娘亲一起睡了。而且爹不是女人,和爹睡没关系~~”

卫烜黑了脸,果然是个蠢货!

阿菀再一次被这对父子俩弄得囧囧有神,不想再听他们可以和谁睡的问题,将他们都赶去了净房洗漱。

没洗干净,今晚哪个都不准上床!

长极和卫烜一起从净房探出脑袋,一副要她过来伺候不然就不洗的神情。

看着那一大一小模样儿相似的父子,默默地看着自己,阿菀心里柔软成一团,笑着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