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作者:半边眉 更新:2018-06-19

陈慕远说要给我安排生日,我拒绝了,因为我曾经答应过达明。我的生日是属于天毅和达明的,除此以外,我不要任何人。 我的生日恰好赶上了周末。

天毅提前打了电话给我,说他和达明午后才会过来。

我在楼下的餐厅订好了晚饭。天毅他们说好了会带酒来。

这还是我搬家后第一次招待朋友。不过,我可以招待的朋友也就是他们了,似乎只有他们,才会毫无条件地接受我全部的所作所为。

这几乎已经是一年的尾巴。几天后就是元旦了。

天毅和达明如约而来。我的住处很容易找到。

他们四处打量着我的房间。

“林曼,我只听说你搬家了,可从未想过你的新家竟然这么漂亮。租金一定很贵吧?”达明好奇地问着我。

“哦,是别人送的。”我轻轻地告诉他,生怕他受到惊吓。

“不会吧?”

“为什么不会?是真的。”

“啊,天哪,什么人啊?”

“你不会真想知道吧。”

“哦,林曼,别吓我了,说实话吧!”

“啊,好吧,那就算是租的吧。”

我看着靠墙而立的天毅,他没有参与我们的对话,但是,他却一直认真地盯着我。我想他会相信的。

“啊,林曼,你今天可真漂亮!”达明的眼光跟着我滑向了天毅,又迅速地收了回来。

“对,我也觉得我最近的气色不错。”

“林曼,你怎么又不来看我了?”

“忙。真的,就是忙。恐怕我最近都不会有时间去看你了,不过你和天毅可以来我这儿,尤其是周末,我那边给你们准备了一个房间,足够你们俩折腾了。”

“真的可以来吗?”

“当然啦。”

“可你不是说这房子是别人送的吗?”

“对呀,可是这儿跟那人没有什么关系,房子送出来了,就不是他的了。这是我的住处,我有绝对的支配权,只有我的朋友才能来这儿,而且,今天还是我头一次在这儿接待朋友呢!”

我看着天毅,他静静地回我一个微笑,那微笑包容着万物。

我的房子面积不大,却几乎应有尽有。达明翻弄着那些磁带和CD盘,而他顺手放到音响中的,恰恰就是那盘校园民谣。《流浪歌手的情人》是我百听不厌的,而那盘磁带恰好就从那儿开始。

“我只能一再地/让你相信我,那曾经爱过你的人/那就是我……”

哦,我几乎不能忍住我的眼泪,我突然间想起达明病倒前的那些个美好的夜晚,那些我随口哼唱着这支歌,而天毅心满意足地看着我的夜晚,再也不会重来了。

天毅轻轻地走过来,坐到我对面。

“林曼,我要送你一张床。”他说。

“可是,我有床呀!”我的确不明白他的意思。

“那不是我送的。我现在不能给你一套可以让你四处疯跑着的房子,可我至少可以送你一张床。”

“可我还是不明白。”

“我要你睡在我给你的床上,这样,你就不会那么害怕了。而且,你也会随时想起我。”

“你让我想你?”

“是的。我不会问你究竟是谁送了你这么漂亮的房子,我相信你之所以接受它,肯定有你自己充分的理由,但是,我不愿你因此忘记我们的约定。”

“我们的约定?不,我永远都不会忘的。不管我的身体在哪里,我的灵魂总是追随着你的,那不是我能够控制的。”

“你那么肯定?”

“是的,只有对这件事,我一直都能这么肯定。”

“可我还是不喜欢你睡在别人送你的床上,我明天就去买。明天,你在吗?”

“我当然在。这是多么幸福的惊喜啊,值得我为它推掉一切!”

约定的晚餐时间到了,楼下的餐厅果然守时,他们派来的服务员迅速地帮我摆放好餐桌,然后,一样样摆上口味统统清淡的菜肴。

这也是我第一次使用陈慕远精心挑选来的餐桌。

天毅和达明不仅带来了红酒,还带来了生日蛋糕和礼物。天毅的是两张乡村音乐的CD,达明的却赫然是一支羽西的口红。

他们起着哄让我涂上试试,我果然仔细描画了一番。达明心满意足地看着我,在蜡烛的光影中,他孩子般清秀的脸庞上满是喜悦。啊,他是多么容易满足的孩子啊,只要我能每周去看他一次,只要我常常记挂着他,只要我能用一用他送的口红,他的幸福感就袒露无疑了。相比较而言,我要的却那么多,那么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