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五、在过去的日常
作者:渣子张 更新:2018-06-19

二二五、在过的日常

索尔.德.阿尔玛克,现任阿尔玛克公爵,此刻正翘着腿坐在椅子上,让自己维持在最舒服的礀势,阅着手里的一份文件。

他的一只手捏着文件,而另一只手则保持着举起的礀态。

在索尔先生举起的手里,是一把看上很锋利的剪刀。

被闪烁着寒光的剪刀所对准的,则是可怜的凡.德.阿尔玛克,下一任的阿尔玛克公爵。

“呜~~~”被剪刀压迫着进行工作的凡发出了疲劳的哀鸣,似乎有灵魂之类的东西从他的嘴里钻出来了。

他的头越来越底,靠向面前的书桌,渀佛随时都会不支倒下。

就在头几乎贴到桌上的时候,寒光一闪。

索尔先生手里的剪刀停在了凡眼珠子的正前方,那闪闪发光的尖锐部分只差一点儿就要真的戳到凡了。

“敢偷懒就宰掉你”

凡迅速后仰,远远的躲开剪刀的袭击,他涨红着脸,瞪大双眼,愤愤不平的看着身边的监督者。

“该死的,混蛋你真的想杀了我吗?”

“哼……”示威性的晃了晃手里的凶器,索尔先生连话都懒得回答,继续低着头,阅凡已经完成的文件,不断的吸取着来自未来的智慧,借此来完善自己的构想。

“啧,我一定会报复回来的,你等着”

刷的一声。凡连眨眼的功夫都没有。事实上他的双眼根本捕捉不到一闪而过的剪刀所形成的轨迹。

他的发型发生了变化,一部分头发刷拉刷拉的脱离了头皮。

“下一次会剪哪里呢?我倒是很期待你变成秃头的样子。”

“……”咬牙切齿,忍气吞声,凡在等待着那个契机降临。

然后,从书房外传来了敲门声。

两位端着点心的小女孩走了进来。

其中一位有着一头漂亮的银色长发,而另一位则拥有发亮的乌发。

两位小秀,塞拉和刴,只有这两个小女孩才有资格,有胆量闯入工作中的阿尔玛克书房。

如果是其他人敢骚扰这两位的工作,恐怕早就被暴怒的两位阿尔玛克先生给弄死了吧。只有她们两人,塞拉和刴是特别的。

端着点心,小女孩们向工作中的两人走来。

在索尔先生隐含着期待的目光下,两人绕过了这位阿尔玛克家族的一家之主。来到了凡的面前。

一脸错愕,僵硬的表情,那就是索尔先生此刻的样子。

而凡则得意的撇了索尔先生一眼,他的脸上迅速则挂起了胜利的笑容,迎接两个小天使的来临。

“……”银发的小女孩依旧不多话,将手里那些由阿尔玛克厨房的南妮秀特制,超符合凡口味的蛋糕点心等等往他的面前一送,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凡。

面对这种犯规的表情,凡除了收下,还能有其他什么选择呢?

然后。轮到塞拉了,虽然在未来似乎会变成完全不同的性格,但最起码现在的小塞拉也同样是一副三无的样子。

所以说角色的特性重叠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当塞拉特制的名产:粉团子被送到了凡的面前之后,激烈的冲突就这样发生了。

凡的面前同时存在着两个小女孩送来的点心,首先跨出的那一步立刻就成为了致命的选项。

是首先向阿尔玛克的传统工艺食品伸手,还是向来自异国的奇特点心下手呢。

一瞬间,书房变成了修罗场,另外还附带着场外索尔先生那阴冷无比的目光。

面对这个无解的局面,凡只是微笑。

“好累哦。”他懒散的说道:“我连手都伸不起来了耶。姐,塞拉,求喂食。”

然后,在索尔先生错愕的注视之下,阿尔玛克的心脏地带。可以左右整个公国未来走向的这个严肃的书房就变成了你一口,我一口。他一口,温馨愉悦的喂食躇。

至于两只三无小萝莉在私底下用险恶的视线偷偷交锋这样的事情,凡表示自己实在是太迟钝了,对于这样的事情一无所知。

当然,还有被自己的女儿无视,几乎呆不下的阿尔玛克现任公爵悲怆之下连抢带吞的扑向点心,然后被两只小萝莉用嫌恶的眼光看待之类不和谐的场面,将这少少的瑕疵忽略不计的话,这还真是一幅温馨到极点的画面呢。

在入住阿尔玛克城堡的这半个月里,凡不断向索尔展示传承自未来的知识和智慧,这一切原本都应该是索尔.德.阿尔玛克本人亲自实现,然后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传授给给凡,而此刻却完全颠倒了。

究竟是凡从索尔的身上学到了这一切,或是索尔从凡的身上学会了这些东西,这一切都已经变成了一笔糊涂账。所谓的历史,已经彻底的被凡嫖了。

凡可不管这些,反正看上似乎对他没什么害处,因此他当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搞,至于长远的未来可能发生的麻烦,反正那都已经是未来才会发生的事情了,当然是到了未来的时候再说咯。

在凡向自己的父亲灌输这些知识的时候,最焦急的人是雪莉秀。

再一次入住阿尔玛克城堡,看着这幢变得更加陌生的城堡,雪莉秀无法抑制的爆发出了更为强烈的思乡之情。

她不止一次的询问凡有没有回的方法,不止一次的向小塞拉借走那面合二为一的镜子。

“别急啊,还不到时候。”

这是凡的标准答案。

“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让这面镜子运作起来,不过头绪已经找到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相信我吧。”

凡很是一反常态的没有顾左右而言他,几乎是连哄带骗的向雪莉做出了承诺,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雪莉还能怎么样呢,难道学索尔先生那样用剪刀架着凡的脖子,逼迫凡想办法么?

于是她只能老老实实的等待凡的下一步动作。在烦躁不安的同时利用修炼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倒是令她的魔法水准提高了不少,都已经能搓出小火球了(↓→a)

至于凡的另一个同行者,沙德瓦先生显得相当不自在。

这一次跟随着林登万来到法兰王国,事实上他们最初的假想敌就是这位阿尔玛克的暴君,然而现在他却直接入住阿尔玛克城堡,和这位暴君阁下同处一室。

想要对付的人近在咫尺,却因为各种原因而无法出手,这对于沙德瓦而言,几乎就是一种折磨。

沙德瓦先生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索尔或许因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而显得没有戒心,但凡是知道的,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甚至还进一步知道自己曾经的打算,为什么他还能安心的将自己安置在这个几乎等同于敌人大本营的地方呢?

这个小鬼难道不怕自己一刀将索尔.德.阿尔玛克结果掉么?

“你的任务不是保护我吗?难道你想要做多余的事情,害我陷入危险之中吗?”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你已经安全的抵达了目的地。”沙德瓦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不不。”凡连连摇头:“你大概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沙德瓦。”

凡一如既往的挂起了被洗白的小兔子那样的笑容。当这种笑容出现在拉克丝秀的脸上时,沙德瓦先生感到如沐春风,而当出现在凡的脸上时,刺客先生却下意识的想要别过头,不看他。

“从来都没有人说过你的任务到这里就结束了,保护我的安全,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不撤销,这个任务就一直有效。”

“换句话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看着凡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沙德瓦先生一个忍不住就要把刀子掏出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l